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8章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“谁让咱们是邻居呢,不相互帮忙,实在对不起你啊,是不?”大烟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大烟的手劲很大,把阮大郎拍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阮大郎:……

    相互帮忙你大爷,你个凶残又混账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奇怪么,你这人变心够快的,前不久还稀罕我家小爷爷,上到哪都说我家小爷爷是你的,结果没两天就带了个男人回来。”阮大郎眼珠子转了转,好奇地看着大烟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谁让娇爷比你家小爷爷好看。”大烟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阮大郎眼角直抽抽,就因为长得好看,所以就变心那么快么?这凶残女人果然有水性杨花的毛病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遇到一个比你家那位还要好看的,你是不是又会变心?”阮大郎最好奇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关你事?”大烟问他。

    阮大郎讪讪地摸了下鼻子,的确不关他的事情,只是他实在好奇啊。

    “跟你没关的事情不要问太多,我找你过来是有事。”大烟瞥了一眼鸡肉,这小子吃得还真快,两斤的鸡肉,眨眼的功夫就快吃光,还是一边说话一边吃的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阮大郎眼珠子转了转。

    “我家要开荒,你们家有空帮忙不?给工钱,剩下的水泥也送你们家,让你们也弄块这样的水泥地出来晒稻子。”直到现在才将目的说出来,大烟有些无奈,觉得阮大郎这小子挺能瞎扯的。

    “工钱?多少工钱?水泥还有多少?”阮大郎立马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工钱自然是别人怎么出的,我家也是怎么出,至少剩下的水泥,应该够做出这么一大块来的。”大烟指了自家屋前足有六七十平的水泥地。

    阮大郎顿时眼睛一亮,工钱都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这个水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,我回家问问。”阮大郎迅速抓起最后一块鸡肉塞嘴里,蹦起来就要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大烟又跟变戏法似的,将剩下的荷叶拿起来,再递过去的时候已经又装上了许多鸡肉,比刚才的还要多一倍。

    阮大郎瞪大了眼珠子,揉了揉眼睛,又使劲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做到的?”阮大郎结结巴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妖怪,变出来的。”大烟说道。

    “!”阮大郎。

    别开玩笑,虽然看起来真的很妖很吓人。

    抓起来一块尝了尝,味道跟刚才的一样的,不由得瞥了大烟一眼。

    神神秘秘的凶残女人!

    “给我等着,我现在就回去帮你问。”阮大郎把鸡肉包紧了些,扭头就往家里头跑。

    大烟拍拍屁股站起来,转身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其实屋里现在几乎没什么东西,连凳子都没有几个,只是打扫干净了而已。

    单氏看着很是满意,虽说这是闺女的家,但只要闺女过得好,她这个当娘也高兴。

    先在这里住着,等许老三领了工钱回来,再建个房子。

    尽管屋子已经很干净,单氏还是拿着扫把满屋子转,看哪里还不太干净的,再仔细扫一下,要不然就拿抹布擦一下。

    “明天一块买家具去。”大烟大手一挥,一脸豪气,“挑好的买,赖的不要。”

    说完暗自摸了把口袋,还有五十多两银子,应该够吧?

    不知娇爷那还有剩没,视线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娇爷回瞪她一眼,看你大爷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吃了鸡毛了?所以才这么炸毛。

    “床买好点的,不能躺上去就嘎吱响的,最好是那种怎么折腾都没声的。”大烟刚说完,就发现单氏一脸怪异。

    瞥向娇爷,也是一脸怪色。

    只有小仙女是最纯洁的,都没有想歪去。

    大烟抹了把脸,一脸认真地说道:“床响影响睡眠不好,质量差的还可能会塌,禁不住力气大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解释过后,那两人的脸色……

    大雁皱着眉头:“到时候买了怎么弄回家,一路走着搬回来吗?”捏了捏自己的手,感觉自己的力气还行,可要走那么远的路,似乎有点顶不住。

    大烟想了想:“阮家有牛车,实在不行就买个驴车去。”

    一头成年毛驴六七两银子,比牛便宜,买了也方便。

    单氏愣了下:“不是说要买牛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这么一回事。”大烟想了想,问道,“多养个毛驴会很费劲不?”

    “费什么劲?白天往外头一拴,吃饱了往家里头牵,等种了稻子还有稻草,到时候让它们晚上吃稻草,都不用去割草的。牲口多了,粪也多,庄稼够肥。”大雁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大烟就点头:“你们不是要买小牛犊子吗?那剩下来的银子拿去买毛驴正好。我刚跟阮大郎说,让他们家帮忙开荒,这荒地不用你们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单氏张了张口,又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开荒这事是她提起来的,做的人却是大烟,她怎么都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可又不知怎么反驳,毕竟自己的胳膊不行。

    就是买了大牛回来,家里也没个扶犁的,算起来还是请人的划算。

    等到来年春天时,说不定孩他爹能请假回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许大烟!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外头阮大郎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烟看了他们一眼,就朝门口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爷同意了,说只要你把水泥给我们家就行,都是邻居,不收你们家工钱。”阮大郎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爽快,不过也没耍什么心机,老实传话“我爹让我来问你,你们家要开多少荒田,开哪边的。”

    大烟早就打算好了,田就挨阮家田尾那边的,也就是从天堑河上游靠水沟那边开始,暂时就先开个十亩的。

    不能不给钱,毕竟有点多。

    听到大烟说要把田开在他们家田尾那边,阮大郎整个人都僵了。

    那么多地方不去,水沟那边也还有大把地儿,为什么要挨着他们家的,他一点都不欢迎。

    还要开十亩,你们家就剩下女的,会不会太贪心了点?

    他爷还以为顶多就两三亩,才大方不收钱的,听到十亩不得掉眼珠子啊。

    阮大郎作不了主,赶紧回去传消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