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7章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单氏过了个眼瘾,也摸了个遍,这才不舍地把纹银推回去:“你先收起来吧,娘连牛都没摸过,哪里知道啥样的牛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道:“要不然买牛犊子吧,牛犊子比较便宜,三四两银子就能买到,养到明年春天,差不多就能使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大烟也赞同买牛犊子,可不是现在就要使来开荒么?

    突然就想到阮家有牛,转念一想,不如问问阮家大爷,有没有空帮忙开荒,她每日给些工钱。

    不过估计有点难,毕竟两家关系不太好。

    对了,阮大郎!

    让这死小子去做,不然不让他过来串门,见他一次打一次。

    啊啾!

    阮大郎刚把这亩田的草给拔完,正要洗个手回家吃饭,突然就打了个喷嚏,而且鼻子特别的痒,不自觉伸手揉了下。

    忘了一手泥,顿时揉了一脸的泥,还差点吸进鼻子。

    阮大郎:……

    好像不太妙,让人惦记上了?

    朝四周看了看,瞅着天色已经不早,感觉不太得劲,赶紧把手洗了,又洗了把脸,这才往家里头跑。

    到了家门口的时候不自觉停下,往大烟家门口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伸长脖子往里头瞅了眼,一脸艳羡。

    许大烟那个女人虽然凶残了点,可也是个有本事的,要是自己也能跟着学点本事,自己家肯定也能这么好。

    又想到他家小爷爷,不知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虽说能靠着小爷爷富贵,可阮大郎还是觉得自己有本事的好,就像许大烟这样。

    钱可能不会太多,但想吃肉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瞅啥?”远远地大烟就看到自家门口有个人,就扔下其他们快步跑了过来,发现是阮大郎,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这手劲大的,阮大郎差点让打懵。

    “瞧你一副脸青唇白的样,还没吃饭?”大烟挑眉。

    “哪有你闲的,我才干完活回来,连门口都还没来得进,吃哪门子的饭。”阮大郎回过神来,翻了个白眼,扭头就要往自己家走。

    不说饭还好,一说他肚子好饿。

    大烟扯住他胳膊:“走那么快干嘛,我逮了只大野鸡,请你吃鸡肉。”说完就如变戏法似的,拿出来一片荷叶,上面放了一块香喷喷的鸡肉。

    阮大郎咽了咽口水,防备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大烟朝门内努努嘴:“进去说?”

    阮大郎心头暗骂,死凶残女人,又拿肉来诱惑他,他要是不答应的话,是不是就会拿拳头来威胁了?

    “等着,我先回家说下。”阮大郎狠狠地瞪了大烟一眼,甩开大烟的手就往自家跑。

    大烟挑挑眉,这小子还不错。

    这时娇爷已经走上前来,看了眼阮大郎的背影,一脸不爽地对大烟说道:“又是阮家人,你是不是还对阮子文念念不忘?”

    念念不忘?大烟:→_→

    “鸡肉吃多了不舒服,所以喝干醋?”明明这鸡肉没含多少能量啊,为什么要喝醋咧?难道喝醋能助消化,大烟一脸茫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娇爷冷冷一笑,就不理她装傻,直接错身进门去。

    明天一早他就到镇上去买床,后天是好日子,燎锅底就能入住,到时候一定要跟她分床睡。

    分开就不惦记,肯定不惦记。

    死女人,真以为他非她不可吗?

    大烟就不知道娇爷在气点什么,想着等晚上睡觉的时候再问一下,现在她要把开荒的事情敲定。

    开了荒后,就没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就可以专心修炼,闲着没事到对岸浪一下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心头一轻,不自觉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又想知道什么事情?”阮大郎进院一屁股坐到大烟的对面,伸手摸了摸被太阳晒得到现在还有些发热的水泥板,眼中闪过一丝艳羡。

    这比夯地好多了,谷子晒干以后,都不会有什么土的。

    “想要?”大烟斜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又不傻子,为什么不想要?”阮大郎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想要的话,我可以送你点水泥,不过你得帮我个忙。”大烟见阮大郎这个样子,就觉得这件事应该不难,毕竟对他们家来说,好处还是挺多的。

    阮大郎先是眼睛一亮,然后一脸防备:“你又想做什么,不会还惦记我家小爷爷吧?我可告诉你,我家小爷爷正在去皇城的路上,说不准就会成为驸马的,不是你能惦记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娇爷正好出来,把后面的听了去。

    顿时面色一变,狠狠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大烟(⊙o⊙)…

    “呸,你他娘想哪去了,我怎么可能惦记阮子文那种弱鸡,我找你是……呃……”大烟说着感觉不对,赶紧看向娇爷,只见娇爷已经气得转身跑了,跑了……她好像忘记娇爷也是弱鸡,好像要完蛋。

    要不要去追?

    大烟想着自己还有正事,跟娇爷的事情可以晚上再说,再且娇爷又是个男人,应该不至于会太小气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瞎说话,把我家那口子都给气走了。”大烟朝阮大郎翻白眼,挥拳头不客气地说道,“下次再说瞎话,我揍你。”

    阮大郎一脸狐疑:“你真不稀罕我家小爷爷了?”

    大烟一脸认真:“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,我那会不过是一时脑袋发热,现在我不是有了对象么?你还这样的话,我会报复你的,一定会报复你的,跟你讲千万别不信。”

    阮大郎梗着脖子:“你以为我怕你打我啊?来啊,有本事你打死我。”说完伸手夺过大烟放在前面的荷叶包,很生气似的狠狠地把鸡肉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他早想这么做了,味儿真香。

    大烟微微一笑:“不,我不揍你。等你以后娶了媳妇,我天天在她耳边说你跟谁,跟谁有一腿,跟谁不干不净,又跟谁那啥啥啥……”

    阮大郎:“!”

    小样儿,还治不了你?

    敢在她家娇爷面前搬是非,不整你跟你姓。

    阮大郎差点噎住,伸长脖子才把卡在喉咙的大块鸡肉咽下去,目瞪口呆地看着大烟,真没见过这么恶劣的人,偏生他还不得不受了这威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