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6章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史氏被盯着后背发毛,一刻也不敢停地往家里跑,最近她越发的懒,已经被警告了好多次,她隐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跑那么快干啥,你娘呢?”老许头正站在院门,不知在想些什么,看到史氏跑回来,立马拧起眉头。

    这个儿媳妇他是一点都看不上,又懒又脏。

    “娘,娘在三哥那边呢。”史氏缩了缩脖子,赶紧往边上躲了躲,维维诺诺地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老许头的眼睛眯了起来,厌恶地瞥了史氏一眼,抬步朝大烟新屋那边去。

    果然才走没多久,就见许婆子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老许头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,面色阴沉地盯着,心底下翻涌着什么东西,却无人得知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感觉到了不对劲,许婆子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不由得僵住,很快又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站久了腿有点发麻,抖了抖腿,这才往老许头这边走来,却啥也不跟老许头说,只是哼了一声,就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许头深深地盯了大烟家一眼,转身跟着许婆子走。

    盯着许婆子的后背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对老头许的这种眼神,许婆子很是敏感,不自觉就有些发僵,但还是没有回头,继续慢吞吞地走着。

    人活到头,都这个岁数了,已经没啥好怕的。

    大不了就死呗,没啥放心不下的了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一下子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回到家见到史氏坐在那里吃黄瓜,衣服还是没有洗,许婆子的眉头一下子就竖了起来,提着棍子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懒婆娘,一天到晚懒得跟猪似的,吃饱了就睡,连自个都不收拾,瞧你那屋脏得,猪窝子都比你那屋干净……”当初怎么就给老四娶了这么个媳妇,乍瞅着还行,从生了孩子坐月子起,就邋遢得不像样。

    说了不听,打也没用,一天比一天邋遢。

    本来老四是长得最好的一个,现在瞅着一点都不像样。

    许婆子越想越气,打得越使劲:“再不好好收拾,让老娘闻到你那屋的味儿,就让老四把你休了,娶个干净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史氏就仗着自己一胎生了俩小子,觉得自己是个大功臣,才直起腰杆子来的。

    一听到许婆子说要把她给休了,立马就蔫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说老许家的日子不太好过,可她也不能被休了,再找婆家的话很难再找到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收拾,我现在就去收拾。”史氏抱着头,一点都不敢还手,挨了几棍子以后实在疼得不行,赶紧往自个房溜。

    许婆子也没去追,就堵在门口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史氏抱着装衣服的篓子出来,看到许婆子堵在那里,肥躯立马一抖,差点扭头跑回房去。

    怕挨打不敢出去,磨磨蹭蹭半天也没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墨迹到啥时候?”许婆子吊起眼皮子,一脸不悦。

    “这,这就去。”史氏一咬牙加快脚步,朝许婆子堵着的门走去。

    许婆子这才慢吞吞地挪开,但冲着史氏就是两棍子,很结实在打在史氏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疼得史氏差点把篓子给扔掉,赶紧往水沟那边跑。

    许婆子没追,只是骂骂咧咧了几句,这才晃晃悠悠地回上房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许婆子,老许头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想到什么,老许头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多会就到了大烟家门口,眯眼看了里面一会儿,直接走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,人都在夏大夫家等着吃饭,单氏想回来拿个篓子,没想到要出门的时候会遇到老许头,顿时就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与老许家人有着同一感觉,都比较害怕老许头这个人。

    虽说一直出手的都是许婆子,但不知为什么,看到老许头就不自觉地感觉到害怕。

    老许头也看到了单氏,面色阴沉地看了她一眼,之后就如没有看到她一般,在院子里转悠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完以后,又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每间屋子都仔细打量过,甚至伸手摸了把墙,面色越来越是阴沉。

    不过老许头什么也没说,看完就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老许头出去,单氏这才松下一口气,后背都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这个公爹总是一副阴沉的样子,让人看着就可怕,以前不知道不是亲生的,就没有想太多。

    自打知道不是亲生的后,见到就不自觉仔细瞧下。

    越瞧就越感觉不对,不自觉就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新建的屋子里头什么都没有,单氏也没有锁门的意思,随意掩了一下门口,就赶紧去了夏大夫家。

    没多犹豫,就把这事跟大烟说了。

    大烟也没说什么,估计老许头是心里头不舒服,被抛弃的野种不但不瘫了,还在大青城谋了个职,留在家里头的妻儿也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估计老许头心里头就跟猫抓了似的,特别难受。

    对大烟来说,他难受就难受呗,跟自己有个毛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管他干嘛,好好过自己日子就是了。”迟早要把老许头跟许婆子之间的秘密全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好就是能从许婆子口中探出来,这样比较清楚一点。

    只是许婆子那人……

    大烟一阵嫌弃,翻脸比翻书还要快,而且嘴巴也太严实了点,不想说的事情,她一个字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任你怎么问,就跟没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别人不想说的事情,还会找个借口,或者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这老太婆就是不吭声,明摆着告诉你,就不是想说给你听,直白得令你无语。

    “会看牛不?会看的话,这几天你有空就到镇上看看,不行就到县城里头看,尽量买头好点的牛回来。”大烟有些肉疼地拿了十二块纹银出来,放到桌面上推过去给她。

    看到十二个纹银,单氏眼睛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“这纹银,还真是好看,看着比银簪子还要好看。”单氏很少见过纹银,这还是第一次把纹银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估计也就你拿纹银跟簪子比了。”大烟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单氏神色讪讪,她就没怎么见过银子,除了这纹银以外,她见过最多的就是银簪子。

    就是许婆子头上那根,平日里还不敢多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