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5章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老许头人活到老,一直最在意的只有许婆子,对儿子的事情并没有那么上心,自然也就能够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又听许婆子这么说,心里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心底下偏执成狂,眼底下隐约在酝酿着什么。

    许婆子不理老许头怎么想的,吃饱了感觉人特别的精神,连午觉也不睡,直接出外头大树下乘凉去。

    彼时大烟家还在吃着,一个个胃口都好得很。

    单氏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鸡,吃着感觉浑身都是力气,突然就心中一动,问大烟:“大烟,你说开哪块的田来种比较好?”

    大烟想了想,说道:“靠天堑河的那一溜儿吧,要不然就水沟的另一边,不过水沟过去那块靠后山,种了庄稼很难说会不会有野猪下来祸祸。”

    只是天堑河那一溜儿,都是村民留着不敢种的,就是因为靠近天堑河。

    提起天堑河,单氏还是有点发悚。

    “天堑河里真没妖怪?”单氏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妖怪是没有的。”大烟瞥了她一眼,指了指桌面上的鸡肉,“不过天堑河那边有很多巨大的野兽,每一只都跟这野鸡似的,比咱们这边的野兽要大好多倍,十几二十倍都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单氏眨了眨眼睛,长这么大不是妖怪吗?

    妖怪好多。

    盯着碗里头的鸡肉,面色又变了变。

    大烟淡淡道:“河那边的妖……呸,巨兽不会过来,但后山的野猪却很难说会不会下来糟蹋庄稼,你自己得想好,考虑好。”

    靠天堑河那块的田也没多宽,能开大概二十米宽的,还得剩余出十米左右宽的河岸。

    不过那块地方够长,能开出千米长的来。

    从巨石头那边开算起,到水沟,估计有六十亩。

    若是单氏胆小一点,只敢开十米的,那就是三十亩,数目也是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貌似单氏的目标不大,只想开个两三亩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靠河岸那边的吧。”单氏说着迟疑了下,“离老许家那块远点,咱不跟老许家人挨着。”

    大烟点了点头,这是自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看单氏的胳膊,摇头道:“你要急着开的话,那就请人来帮忙吧,你的胳膊这两个月还不能太使劲。”

    单氏的胳膊已经好差不多了,现在完全没感觉到疼,有时候都忘记自己的胳膊受过伤,使挺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被大烟提起,才想起这事。

    伸手揉了揉胳膊那里,真是一点都没感觉到疼。

    “请人多费钱,娘胳膊没疼了,应该没事吧?”单氏嘴里头说着,心里头却很是担心,毕竟开荒要很大的力气,要是把胳膊使坏,以后可咋办?

    大烟将巨大的鸡腿骨扔在桌上:“花不了几个钱,少吃几顿肉钱就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单氏:……

    好像他们家是天天吃肉,一个个吃得满面油光,才几天的时间就长了不少肉。

    这么说着,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可这都是大烟赚来的,花闺女赚来的钱,单氏总觉得心里头过意不去,怕会把闺女给累着。

    夏大夫提了一句:“开荒靠锄头挖,那得挖到啥时候?不如到镇上看看有没有牛,去买一头大牛回来。”

    单氏闻言眼睛一亮,但想到什么,又不自觉得黯淡下来:“一头大牛至少得十两银子呢,哪买得起啊。”

    夏大夫瞥了大烟一眼,十多两银子根本不算啥,这臭丫头能耐着呢,不过从后山扛两三头野猪的事。

    再不济……

    看向桌面上的鸡,一条鸡腿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夏大夫面色古怪了下,可能单氏猜测到但不敢相信,夏大夫却是十分肯定,这鸡就是对岸那边的。

    夏大夫年轻时胆大,爬对岸看过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眼差点把他给吓尿,一头羊长得比大牛还要粗壮,野鸡壮得不像话。他爬上去那地儿,离一条蛇近了些,差点让一条碗口粗的蛇给咬着。

    之后他再也没敢去,一眼都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大烟在思考,若是买牛的话,这牛拴在哪里比较好。

    又看了娇爷一眼,有牲口的话,可能不会太干净,这货能不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娇爷:……

    嘛意思,看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无比高贵的娇爷瞥了大烟一眼,擦了擦手站起来:“我吃饱了,回新屋那边看看去,没出问题的话,今天该完工了。”

    估计是生着大烟的气,都不跟大烟说话的。

    大烟眨了眨眼睛,下了决定,这两天就到镇上去看看,买头大牛回来。

    味不好?臭死丫的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长廊的瓦完全盖好,不看大屋光看院子的话,能隐约看出这新院子的高雅来。

    可惜那几块空地,不会拿来种花,而是用来种菜,甚至有可能种点药材。

    单氏他们住的那窝棚,直接用来当牲口棚。

    勤快点可能没多大味儿,要是懒点的话,味儿肯定会有点重。

    不过乡下人家都这样,挺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说大烟家的房子建好,史氏扒着门口往里头看,刷了石灰的屋子,光看着外头就觉得白净,尽管盖的是黑瓦,可那瓦也是黑色中最好的。

    越看越不得劲,不免就有些嫉妒。

    本以为三房分出去会过不下去,没想到一个个过得滋润,还住到了新房子里头。

    这房子若是他们老许家的多好啊。

    史氏狠狠地呸了一口,也不知许婆子什么毛病,自己不过来要点好处,也不让她来,跟傻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正叨念着,许婆子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史氏僵了一下,回头看去,果然是许婆子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听说三哥他们家房子盖好,我过来看一下嘛。”史氏说话的时候一脸讪笑,防备地看着许婆子手中的棍子,生怕会挨上一棍子。

    许婆子冷笑着,盯着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史氏笑容僵了又僵,没多会就实在笑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衣服洗了?”许婆子幽幽问着,手中的棍子已经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这就去洗。”史氏顿时冷汗一冒,扭头就往老许家跑,肥胖的身子跑得比兔子还要快。

    许婆子眯着眼睛,盯着史氏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