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4章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不管如何,毛都已经拔了,就打了水把收拾干净,裹上荷叶再裹上泥巴,放之前烧石头的窑子里烤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去了大青城了吗?大青城好不好玩?”大雁洗干净手,往大烟身旁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感觉手掌疼得很,抬起来看了看,起了水泡。

    大烟余光瞥到,眼角抽了下,这是使了多大的劲?

    “没啥好玩的。”大烟说着话的时候,看着姐弟俩一脸期待,想了想说道,“不过大青城看起来很好,几乎家家户户都是青砖红瓦,路上都铺了小石子,下雨天路也不会坏,踩上去很干净,不会沾了满鞋子泥巴。”

    “商铺有很多,卖东西的也很多,有很多东西可以买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听着,一脸向往,都好想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烟眼珠子一转,又说道:“不过我觉得吧,房子看着跟咱县城的也没啥区别,就是颜色不太一样。街道上卖东西的人虽然挺多,可卖的东西也跟咱们县城没区别,那里有的咱们县城也有,就是数量少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商铺也是一个德性,光卖包子的就有五、六家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:……

    本来好想去的,听到他们大姐这么一说,感觉似乎又没那么希冀。他们又不是没见过青砖红瓦的房子。

    买卖的东西若是一样,他们费那老鼻子去大青城干毛?

    “水路好走吗?”大雁关心的是这个,水路注定他们能不能去大青城,若是水路不通的话,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出黑山县。

    “不太好走,走不到三分之一的路,有两条百米高的瀑布横在那里,很容易就会被瀑布冲进河里,特别危……”险,大烟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感觉后背有人,扭头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虽然特别危险,但下次你还去,是不是?”娇爷问道。

    大烟想说不的,可她那么诚实的人,怎么好说谎。

    “必须的啊,我那么厉害,又不会有危险,为什么不去。说到这个……”大烟无比纠结地说道,“我本来给你买了个浴桶的,就是心血来潮,想给你接点洗澡水,结果让瀑布给冲走了。”

    娇爷: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压根就不信她买了浴桶,认为这是她找的借口。

    大烟举三根手指头保证:“这是真的,我在靠近城主府那家铺子买的,还花了一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娇爷宁愿不信,可见大烟一脸认真的样子,不自觉又信了点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真是有病,买了浴桶为什么不回来,跑瀑布那里接什么水。”娇爷瞪了大烟一眼,“没把你冲瀑布底下,还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大烟问:“你这是真心话吗?”

    娇爷一脸肯定:“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大烟沉默了一会儿,叹口气:“算了,吃**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是她的不对,不应该去贪图那点灵水,否则那一两银子买的浴桶就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早该想到行不动的,若能行得通,那里不可能没有水兽。

    或许也有,在不底下没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那里水面上连只野鸭都没有,她就不得不去怀疑,其实水下面也是没有水兽的。

    窑鸡已经烧了挺久的,估摸着差不多已经熟透,大烟就把火给辙掉。

    等差不多凉了就能敲开,尝尝这鸡的味道。

    娇爷找话与大烟说:“明天要是不下雨的话,房子就彻底建完收工了。”

    大烟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娇爷想听的不是这个,他想知道她昨天为什么不回来,他从昨天上午就开始等,等到后半夜都没有等到她回来。

    见大烟没有说的意思,娇爷哼了声,干脆自己问:“你昨天为什么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昨天呀?”大烟想起昨日那惊心动魄的事情,眉头就皱了皱,并不想让娇爷知道这些,就说道,“昨天有点事情要做,所以没有回来。想告诉你来着,可离得那么远,没法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娇爷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大烟:“……问那么多干嘛,吃鸡。”

    大烟说完就去敲鸡外层包裹着的干泥巴,不跟娇爷说是不是想娇爷担心,更不想娇爷想太多。

    有关于巫舜的事情,她一点都不想提。

    “吃你个大头鬼,不说拉倒,好像我很想听似的。”娇爷冲着她直翻白眼,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这时干泥巴被敲开,一股香味透过荷味传出。

    娇爷:……

    算了,不吃她个大头鬼了,还是吃**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香,光闻着就要流口水。”单氏看向大烟,小心问道,“大烟,咱给你奶也送点去?”

    大烟切鸡的动作顿了下,说道:“你可以让人去把她给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单氏叹气道:“你奶那个人,就是你把她给拽过来,也不一定会留在这里吃的。”

    大烟想了想,切了块又长又厚的鸡柳,用荷叶包着递过去。

    单氏接了,又递给大雁:“大雁,你快给你奶送去。”

    大雁: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要她去送,她一点都不喜欢奶奶,她只想留下来吃鸡。

    可惜没人去照顾她的感受,不想去也得去。

    大雁不高兴地跺跺脚,还是转身跑去送了。

    快去快回,她要吃肉。

    收到鸡柳的许婆子没什么表示,甚至连眼皮都不抬一下,挥了挥手就让大雁走。

    大雁更生气了,不过惦记吃肉,就什么也没说,扭头就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孙女来给你送鸡肉,你很高兴?”老许头看着那一大包肉,心里头分外不舒服,像梗了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最孝顺的还是老三家几个。”老婆子打开荷叶,发现是没有骨头的鸡柳肉,还挺大的一块,至少得有二斤重。

    这年头谁都不爱啃骨头,就爱挑纯肉吃。

    看到那么好的一块鸡柳,许婆子心情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老许头不好受,老脸都扭曲狰狞了下,眼底下闪过怨怒。事实就是如此,哪怕老许头不想承认,论几个孩子,还是许老三这个贱种比较孝顺,连带着生的小贱种,也有些孝顺。

    反倒是他与许婆子生的,一个比一个自私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最看中的老五,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