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7章 毁灭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大美女,下手要轻点,会很疼的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阿莲族长反应过来,无比愤怒地朝大烟一掌打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掌比之前那一掌要重十倍,哪怕大烟有着蛟龙蜕,被堵在原地没有任何缓冲力,不死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会被打扁,成为一坨肉酱。

    大烟觉得自己是在作死,她刚有点用力过猛,一时间连翻身都有点难,一时间有那么点后悔。

    非亲非故的,自己管那么多干嘛?

    好贱!

    然而就在大烟以为自己终于要把自己作死了的时候,一根红绳飞了过来,卷住她的腰,将她一下子拽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那一掌打在地面,直接打出一个坑来,青石板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呕!

    拽得太猛,腹部猛地紧收缩了一下,她没忍住恶心了一下。

    扭头看那地板,眉毛止不住在抖。

    卧去……

    幸好刚才自己被拉开,要不然真要完蛋。

    不过她是不会感谢巫舜的,要不是因为帮他,她也不会面临如此危险。

    救她是应该,不救他上哪要命牌去。

    哼

    “你!”阿莲族长一脸震惊,显然没有想到有人会在她眼皮底下救人,甚至这个人还是巫舜。

    对于巫舜有这种能力,阿莲族长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看向大烟,眉头又皱了起来:“你竟然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大烟冲她吐舌头:“没受伤又怎么着,来打我啊,略略略……”

    阿莲族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外族女子真该死,阿莲族长挥掌朝大烟打去。

    然而更让她惊讶的还在后头,在她看来只是个容器的巫舜突然浑身的气势就产生了变化。血滴子随即飞了出来,一下就将她的攻势挡住,逼得她不得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阿莲族长满身杀气。

    一旁的巫舜也是浑身杀气,边上的大烟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顾不上胃里一阵翻滚,果断爬走。

    离远了些才站起来,又继续走了好几步,这才转过身来看。

    卧去,这母子俩算是对上了?

    大烟不知什么感觉,只觉得怪怪的,母子面对面,却都浑身杀气,一副恨不得对方死,甚至要先下手为强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得不去怀疑,他们到底是不是母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亲的么?”大烟忍不住扯了巫瑾一下。

    巫瑾紧张地看着哪二人,欲言又止,似乎在担心,又在忌惮点什么,眼底下有种十分复杂的感情,压根没注意到大烟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算了,她还是不问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偷练的武功?”阿莲族长惊疑不定,迟迟没有动手,巫舜瞬发的气息让她无端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不论是他,还是之前数任族长,都只是将巫当成容器来使用,储存他们力量的容器。只是因为他们经过修炼以后体内会有很精纯的力量,但本人却无法使用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可惜她的运气不好,这一任的巫资质不好,她将对方吸干了,也未能让自己有再大的进步,甚至早年受的伤,都未能痊愈。

    若不是疼爱阿丽这个女儿,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巫早就被自己使用,哪里容得他蹦哒到现在。

    本以为只是蹦跶得欢实,不会有什么危害。

    不曾想巫舜打破了她的认知,竟然有了反抗的力量,并且这股力量还令她感到惊惧。

    一时间有了决定,巫可以继续培养,但这个贱人不能再留。

    可惜能量被子母扣锁住,她没有办法吸收,否则打到只剩一口气再吸收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想要反抗吗。别忘了本族长是你的母上,能给你所有一切,也能两你的一切收回来。”阿莲族长忌惮地看了一眼血滴子,这个武器让她感觉到莫大的威胁,试用去用身份去说动巫舜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。”巫舜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是?”阿莲族长胸口一跳,紧紧地盯着巫舜,怀疑巫舜是不是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非我母上。”巫舜一脸冰冷地看着她,“我的母上早在生下姐与我那天,被你杀死,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,被你拿去喂狼。”

    阿莲族长猛地瞪大眼睛,无比错愕地看着巫舜,这件事除了她以外,根本没有人知道,哪怕是他们父君都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巫瑾也是满脸错愕,甚至一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一天,我苦练了十五年。”巫舜不再隐藏,凝聚力量,毫不犹豫地将血滴子朝阿莲族长打去。

    战斗一触即发,瞬间就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烟看着好害怕,果断拉着黑衣女子往外跑,在她看来黑衣女子不见得能有多厉害,留在里面只会帮倒忙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亲生母上,十月怀胎把你们生下来的,差点还丢了命,你为什么就是不信?”阿莲族长刚与巫舜交过手就发现,这个才刚二十岁的小贱人,竟有如此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让阿莲族长感到忌惮,试图去说服巫舜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。”巫舜语气很是坚决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什么不是?”阿莲族长一脸震惊,心头猛地跳了几下,有了种不安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并非我母上,反倒是我杀母仇人。”巫舜面色很是冷淡,眼底下闪过一抹仇恨。

    这件事若非他偷听到,一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阿莲族长试图狡辩:“你听谁说的,简直荒谬,本族长怎么可能不是你的母上,你……”

    巫舜打断:“你不是!”

    阿莲族长一看巫舜的那个样子,就知道巫舜已经认定,说得再多也无用,蹲时无比愤怒: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巫舜冷淡道:“五岁时。”

    阿莲族长一脸骇然,以为藏得极好的秘密,不曾想这个贱人竟然五岁时就知道。

    巫舜不会跟他解释是怎么知道的,挥手将血滴子打了过去。阿莲族长连忙提武器去挡,两人瞬间就战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估计是屋里打不开的原因,二人打着打着,就从从屋里打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部落人的很快注意到,不少人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烟看着感觉不太好,又拉着巫瑾进屋里,从头到尾都没有帮忙打架的意思。

    被拉来拉去的巫瑾: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