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5章 阿莲部落05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“我想去试一次,命牌一直掌握在她的手上,我永远不会甘心。”巫舜冷静地看着黑衣女子,这一趟他非去不可。

    父君已经死了,他不想让自己的生命也掌握在他人手中,没有半点自由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浑身一僵,哀伤形于色,连在她怀里的大烟都能清楚地感应到。这种感觉很是奇怪,她明明就没有听到黑衣女子说话,但巫舜就是能看出来,并且还回答了,还似乎都是黑衣女子想说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直接说话,哑巴吗?

    大烟觉得自己有点没心没肺,有人要去送死,自己却想着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帮你?”大烟有点装不下去,就从黑衣女子怀里下来,给自己找了个话题插入。

    完了就后悔了,话题没找对,她想重来。

    巫舜视线移了过来,微有点惊讶,似乎惊讶于大烟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大烟摸了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,讪讪地说道:“我这不是被打了一掌吗,就想装一下,不然很容易露馅的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眼底下闪过一丝笑容,只是不知想到什么,很快又布满忧伤,无比担忧地看着巫舜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那个人不是要我自杀吗?”大烟把自己的狗腿刀拿了出来,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,对姐弟二人说道,“等会我就答应她,说我要自杀,只要她肯把命牌还回来给你,我就往自己脖子上剌一下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闻言眼睛一亮,随即又是满目的担忧与不赞同。

    大烟感觉心好酥软,这个女子心地真好。

    巫舜却看着大烟默不作声,显然是赞同这种做法的,估计在他的心里头,大烟的死活不比他的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这样,不然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不用担心,我这个人最怕死了,肯定不会让自己死。”大烟拍了拍黑衣女子的肩膀,发现这个女子其实个子不矮,至少得有一米七,比她要高上不少。

    她一米六都还要差上一点,跟人比起来好娇小玲珑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,黑衣女子还是不太赞同,蹙着眉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大烟转念一想,其实不去也挺好,毕竟这事挺危险的,冷静下来就说道:“算了,你要是觉得不好就不去了吧,趁现在尚未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话,就见黑衣女子一狠心,猛地抓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点头,要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拿着狗腿刀的手就不自觉抖了抖,怎么就答应了呢?说好的善良不忍心呢?大烟觉得自己是个智障,竟然能提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不是自己多这一嘴,说不定现在都离开部落了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做好了决定后,动作很是迅速地再次将大烟抱起,明显要大烟装作重伤昏迷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巫舜也随手将亮丽女子抓到手中,姐弟二人对视一眼,下定决心朝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大烟发现这个方向并非之前族长那处,而是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等到了地方,大烟发现里面有张巨大的床,床上有个人,是一个苍老憔悴,气息几近全无的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似乎是听到了声音,那人艰难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又回来了。”看到姐弟二人,那人似乎很是焦急,挣扎着要爬起来,却连一点劲都使不上。

    只是说了短短几个字,仿佛就耗尽了所有。

    “父君。”姐弟二人都张了口,只是一个声音低沉,一个张口无声。

    “!”大烟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他们的父君,看起来好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烟把手伸过去,抓住老人的手腕把了一下脉,没多会又皱着眉头收回手,惊疑不定地看着姐弟二人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一个被采补过头的人,而且已经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做的?”大烟发现自己真的没法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猜到了,不是吗?”巫舜冷言反问,眼底下闪过一丝厌恶,不止是针对于她,而是针对了大多女人。

    大烟怔了下,很快就反应过来,整个人就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突然好想回去种田,低调过她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等她过了这劫的,她立马就去开荒田,都不用单氏开口的,直接开它个十亩八亩。

    老人明明快要死了,却始终吊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?”大烟看老人实在难道,不由得多嘴问了下。

    老人就看向巫舜,眼内尽是担忧。

    巫舜就看向大烟,静看着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“直接说话,别玩你猜我猜的游戏,我脑子笨,猜不出来。”最讨厌这种吞吞吐吐,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吗?

    “父君不希望我步他后尘。”巫舜静静地看着大烟,那眼神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你会那么狠心吗?

    大烟一脸茫然,发现自己似乎不太听得懂巫舜这番话,什么步他父君的后尘……是被吸成人干吗?

    她又不是邪修,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玩也是玩双的话,一起进步才有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玩双的,她也不会跟巫舜玩,自然是要跟娇爷的。想到娇爷,大烟又皱起眉头,她好像答应过要早些回去的,结果她好像要食言了。

    “这很简单啊,管好你的下半身就行了啊,你那么厉害,还能让人给阴……”大烟说着又觉得不对,使劲地挠挠自己的头,总觉得这父子俩怪怪的,为什么会有那种怪异的想法。

    想问:你们是不是有病?

    可见老人吊着一口气的样子,还是没好意思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会吗?”巫舜似乎认定了她,只要她答案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我能对天发誓。”大烟立马举起了三根手指头,就要对天说出自己的誓言,反正她没有跟巫舜发生什么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手指头刚竖起来,就让巫舜给折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干嘛,还没发誓呢!

    巫舜情绪忽然变得低落,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,已然毫无声息的老人。

    大烟伸手碰了一下,发现没气了。

    这,这怎么算?

    黑衣女子突然将大烟抱起,放到巨大的床上去,与老人躺在一块,只是一个在床头,一个在床尾,并冲她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她跟死人躺一块,就不能换个地方吗?扔地上也行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