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0章 族长之子05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今日他晋升大武师,本应是大喜的日子,结果连点波浪都没起,直接就被忽略了过去。

    扯了扯嘴角想乐一下,然而乐不起来。

    那臭女人就是个坑,感觉被坑惨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深夜,忽然下起雨来。

    听到雨声的大烟猛地一下子坐直,雨水给她的感觉不太好,总会想起那一把飞在她脑瓜顶上的血滴子。

    摸了摸手上的指环,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出来,又试着把指环摘下来,顺着窗口扔出去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像极回旋镖,在外面转了一圈又飞回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这次意外没有直接飞回手上,反倒打到她的额头上,完了才套回手上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好疼,这玩意有毛病。

    一气之下,又摘下来扔出去,并且迅速将窗户关上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没动静。

    大烟不免好奇,打开窗往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一抹红色映入眼眸,鲜艳欲滴,令人难以移目。

    大烟:“!”

    娘咧,有厉鬼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大烟觉得自己被吓到,赶紧把窗口关上。一只玉白的手伸过来,毫不费劲地将窗扶住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估算了下,估计就是把窗掰断了,也是关不上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就很大方地,把手松了开。

    “晚上好啊。”大烟呲牙露出一抹笑容,冲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巫舜手朝大烟伸了过来,缓缓摊开手心,一只指环安静地躺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哟,它怎么在你那里?”大烟讪讪一笑,立马将指环拿过来,并顺势戴在食指上。

    “路过,它飞了出来。”巫舜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在疑惑,记得他离开时她仍旧待在村中,指环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。

    没想到过来一看,竟真是她。

    如此,也正好。

    大烟闻言微笑着的神情出现一丝裂痕,心头有一万匹马在狂奔,那种感觉实在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她扔得有那么准吗?开玩笑的吧?

    “走吧,既然来了,一起去。”巫舜的手并没有收回去,而是继续举在那里,目光很是冷淡地看着大烟。

    “那啥,挺晚的了,我打算睡觉。”大烟把自己的手背到后头,鬼知道要去什么地方,打死也不要去。

    跟这个人在一起,她没有任何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如果床碎了,你是不是就不想睡了。”巫舜把手收回去,很是平静地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烟眼角抖了抖,“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?现在大晚上的,又下着雨,外出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巫舜抬头看了一眼天,淡淡道:“下雨不好吗?”

    大烟心头跳了跳,但还是果断地说道:“不好,我不喜欢这种湿哒哒的感觉,心情会各种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巫舜的神情有些冷,手又伸了过去:“是你自己爬出来,还是我拖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大烟默默地想了想,还是自己爬了出去。

    早知道扔个指环能砸出个人来,她是宁愿戴脚趾头去,也不会把指环往外扔。

    好想骂人,这事也太凑巧了点,简直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好多东西都让她给扔床上了,爬出来才想起来这事。

    要是回来得晚,不能便宜周维。

    那货要是看到她没在,床上又有一堆东西,说不准会没收掉。

    巫舜一个眼神看过来,吓得大烟连忙解释:“我床上有不少东西,我得早点回来收好,省得让人给顺走了。”

    巫舜冷眼抿唇,伸手将大烟抓起,顺着窗口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砰,人直接就落到床上。

    大烟:“!”好可怕。

    那个谁,收完东西,是不是可以不出来?

    大烟收完东西压根不想出去,坐在床上琢磨着怎么逃跑,突然一根红绳飞了进来,卷住她的腰往外面一拽。

    一眨眼,人已经到了外头。

    方便快捷,都不用她走。

    卧去……

    大烟吓坏了,想起巫舜之前说的,又壮起胆子:“不是说以后听我的吗?为什么你总那么粗鲁,你再这样……”小仙女就休了你,让你滚蛋,很圆润地滚滚滚蛋。

    巫舜低垂下眼睫,冷淡道: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大烟瞪大了眼睛,简直无法相信,这种事情也能忘记。不,不行,像你这种人一定要记住,不然没法跟你相处了。

    “作为男人,说话要算话,下次不能这么任性,知道吗?”到嘴的话却变得温和,连重点的语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巫舜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大烟头皮一阵发麻,果断闭上嘴,一声也不吭了。

    雨下得很大,巫舜松开手中的伞,微弯下身将大烟抱起,一步一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大烟被他的动作惊动,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神,挣扎着要下来:“那啥,我自己走就行,不用你抱。”

    巫舜没有松手,只是很淡定地说道:“你讨厌雨水。”

    大烟想说她是讨厌雨水,但她宁愿在大雨中崩溃地奔跑着,也不想让他抱着走。

    特别是顶上还飘着把血滴子。

    不自觉地就抬头看向巫舜的脸,毫无意外地就对上他的面具,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的脸吗?到地方让你看。”巫舜顿了下,很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大烟在心中呐喊:不,我一点都不想看。

    可就是没胆说,怕被弄死。

    其实她想回去睡觉,这绝对比珍珠还要真,只是想来对方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还下着雨,你这是要带我上哪去?”大烟干脆就换了个话题,都已经在路上了,总不能连目的地都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“去见我的母上。”巫舜蹙了眉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大烟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她都没有想过要跟他发生点什么,又怎么可能会有见他母上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?大烟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不怪她如此,尽管巫舜喊她为妻主,甚至给了她……信物,可她没有在巫舜的眼中感觉到丝毫的情意。

    相反她敢肯定,倘若她敢说休他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肯定拔剑。

    这种人根本就是冷心冷情,心肠比谁的都要硬,绝非带她见长辈那么简单,搞不好还得把小命掉了。

    突然又想起不对之处,刚他说什么来着……

    母上?

    大烟拧起眉头:“你母上是?”

    巫舜语气不是很好,冰冷地说道:“阿莲部落族长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别问我为什么,我其实很憔悴,不想解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