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6章 隐藏着的秘密04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大烟回去的时候心有点颤,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,禁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尽管偷听到的消息量不大,可也足够惊人的。

    至于老许头跟许婆子是怎么走到一块的,她没有偷听到自是不知,但显然老许头从一开始就知道许老三不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也是从一开始,就背着许婆子,想各种弄死许老三。

    只是许老三实在是命硬,脑袋顶了针都没死。

    不过由始至终老许头都是没有承认的,都只是许婆子一人说,大烟自己揣测来的结果。

    最令人震惊的是,许婆子一直都是被逼迫的,她从来就不曾对老许头动过心,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都是为了保护许老三。

    大烟突然就有种……被人泼了一盆狗血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种保护方式,真心奇葩。

    然而想到许老三的种种行为,大烟不自觉停下了脚步,神情诡异般沉默。

    一个劲的保护,或许抵不住许老三一个劲地作死。

    对的,许老三就爱作死。

    翻遍脑海里的记忆,许老三虽然特别听许婆子的话,任由许婆子打骂,但其实最怕的是老许头。只要老许头一声令下,他绝有可能连许婆子的话都不听。

    为啥,受虐狂吗?

    可能是脑子有病……是哦,他脑子里有针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是被虐多了,产生了一种叫……那是什么来着,大烟一时想不起来,总而言之是有了心理阴影,所以才打从心底下怕了老许头,多少年都没有办法克服那种心理阴影,下意识就会去听老许头的话,仿佛不听话就会被虐打。

    大烟越是这么想,就越觉得有可能。

    倘若真的是这样的话,就怪不得许婆子会如此。

    哎呀,好复杂!

    大烟一拍脑门,感觉没听来什么,反而被泼了一盆狗血,还忍不住要去追究这狗血的来源。

    这酸爽的,简直了。

    本想回窝棚看看许老三醒了没,要是醒了的话就聊聊的,但想了想又拐了回来,回旧屋找娇爷去。

    大晚上娇爷没睡,正跟周维在聊着天。

    也是看到周维,大烟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决定走水路送本城主回大青城没有,本城主说过可以承诺你一件宝库里面的宝物的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之前没有把人说服,周维心里头很是不甘,试图再说一次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适合做梦。”大烟说道。

    周维一听,又没戏,心塞塞的。

    交个不谈钱的好朋友不好吗?为什么非要从他这里赚钱,这种女人不止麻烦不小气,都不想跟她交朋友了。

    不过心里头这么想着,周维还是没走,琢磨着有没有好的说法,能把这臭女人给劝动。

    “滚吧,现在不是你想让我送,我就能送你的问题,哪怕你现在给我一千两也没有用。”大烟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八爷到现在都没回来,缺个拉船的。”

    周维的脸色就不太好看,感情他这一晚上都白纠结了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样的臭女人,明明靠的是一老王八,还在这里穷嘚瑟。

    不要脸!

    “麻溜滚吧,我两口子要睡觉,别在这里碍事。”大晚上不睡觉,在这里磨磨唧唧的,看着烦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维。

    感觉用不要脸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臭女人,简直就……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周维起身就走,不留在这里碍人眼。

    云一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,转过身皱眉问:“今晚我家主子住哪?”

    大烟斜眼:“你问我,我问谁?我家新房里又没有床,要不然你们进去打地铺?前天你们爬树上睡的,昨晚躺的草垛,今晚打地铺应该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云一什么想法都没有了,面无表情地转身继续跟上前面的。

    昨晚的草垛睡得怎么样且不说,前天晚上睡树上是够酸爽的,半夜感觉头顶上有东西,伸手抓了把发现是蛇。

    虽然是没毒的,可那树他是不想再睡。

    至于草垛……

    早晨他们看到上面有虫子在跳,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。没有的话可以拿一点,在屋里头打地铺睡。

    摸了摸怀里的二百两,明天还是不要放水了,来他们家做客连床都睡不上,抠唆到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不知那王八什么时候回来,他其实想做竹排回去,骑三四天的马,屁股会疼死。等王八回来,他得劝劝主子,男人的屁股比八百两重要。

    况且还有那什么心法,赶紧得了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那臭女人就是个脑子有病的,鬼知道什么时候就翻脸,到时候别说一万两,就是十万两也不一定能买的到。

    去到大烟家新屋,云一发现来草垛抱茅草的不止他一个,还有黑着脸的大雁,旁边跟着困得有点迷糊的狗娃。

    这时窝棚突然传来压抑的声音,还有摇床‘嘎吱’声,只有耳朵灵敏的练武之人才能听得到,只有大人才能明白其意义。

    云一:……

    “晚上好呀,也打地铺吗,真巧!”云一面无表情地打了声招呼,并让开地方让大雁先抱。

    可怜的娃,被父母抛弃了吧?

    云一感觉心里头瞬间被治愈,也就平衡多了,人家弟弟妹妹都没地方住,也得跟着打地铺,他们俩外人又算的了什么。

    大雁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,弯身抱起一把茅草就走。

    狗娃乖巧地跟着,不吵也不闹。

    云一就感觉好没脸,自己一个大人竟然对两孩子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只是等云一抱着茅草跟着进屋,亲眼见到大雁将一块一百多斤的水泥板轻松搬到门口挡上,表情立马就顿住在那里,眼珠子瞪溜圆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了三十妹,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,挺有潜力啊!

    “你们睡觉安静点,不要跟我爹娘那么吵。”大雁无比严肃地说道,“就算你们很吵,怕吵到我跟我弟弟睡觉,想撵我跟我弟弟走,我跟我弟弟也不会走的,今晚睡定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大人真的好烦,自己吵还撵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撵自己?好自私。

    都说了不怕被吵,结果还是被撵了出来,连已经睡着了的狗娃都没有幸免,大雁现在正一肚子的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