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4章 二百两银子的锻炼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娇爷一脸惊恐地拽紧自己的裤子,使劲摇头:“你别想害我,每次把我祸祸难受了就跑,太不负责任了。”然而话这么说,心里头那种期待是什么鬼?好心塞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说得好像她在欺负人似的,她那么纯洁可爱,怎么可能会做那种猥琐的事情。

    来吧,把裤子脱了!

    小仙女替你检查身体,保证让你每天都棒棒哒。

    最后大烟还是没能把娇爷的裤子扒下来,这一次娇爷的态度十分坚决,敢扒就敢跟她造命,宁愿不活。

    不得已,大烟蔫了。

    蛇血倒在娇爷的背上,奇异般颤动着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干涸,没多久就剩下一层薄薄的血痂贴在皮肤上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起,娇爷已经睡着,似乎睡得很是舒适。

    大烟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,发现娇爷的血液里多了点什么,但又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,只能隐约确定,那对娇爷的身体有好处。

    她稍微迟疑了下,将整竹筒的血都用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始的时候血液干涸的速度与之前一样,后来就慢了下来,直至一个半时辰后,才再一次结成血痂。

    大烟以此来确定,娇爷身体吸收达到饱满程度,无法再多吸收。

    又替娇爷检查了一下,发现情况很是良好。

    不知醒来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,不过大烟猜测,应该会是个好的发展。

    目前还剩下两个竹筒的血,大烟想了想,拿了一竹筒的来自己使用。

    原以为自己能力强,应该比娇爷吸收得快,然而手泡进血里面以后,就发现自己的吸收速度并不比娇爷快,甚至还要慢一点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用手的效果不好,得用后背才行?

    吸收了大半以后,大烟将手缩了回来,上面结了一层薄薄的血痂,没多会变变得干巴巴的,搓几下就往下掉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微有些亮,暴躁的一晚就这么过去。

    娇爷还在睡着,睡得特别的沉,特别的香,大烟帮他把背上的血痂揭下,又给盖了盖被子,这才拿着两竹筒走出去。

    还满的那竹筒自然是周维跟云一的,剩下的一小半她打算用在狗娃身上。

    这么个分配法,其实有些不厚道。

    不过大烟是谁,只是不好意思了一会儿,脸皮就厚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阶段正在试用,多几个人用。体弱的,年幼的,年少的,正值壮年的,正好都试一遍,了解得会更清楚一点。

    不知周维跟云一昨晚折腾到什么时候,大烟过去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回屋睡觉,直接露天躺在茅草堆上。

    面上的青肿消去不少,已经不是昨晚的猪头样。

    云一的气势似乎强悍了许多,不过比起周维来说,还是差了点。

    周维那个样子,似乎卡在了**口上,始终没有办法突破。

    大烟猜测,周维一定感觉很蛋疼。

    “醒醒!”大烟上去一人给了一脚,直接把人从草堆上踹了下来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握日,才睡着就被踹醒,简直哔了狗了。

    这种女人,简直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研究出巨兽血要怎么用了,你们不打算试一下?”见二人火气直冒,大烟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尽管她现在是炼气三层,身体各方面强悍不少,但想要干过这两个人,还是不太可能,所以咧……

    该软时,就软一点,省得被群殴。

    周维‘咻’地一下从地面跳起来,急问:“真的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大烟点头,把一竹筒的血递过去:“我昨晚试了一竹筒的,确定把血滴在后背上可以吸收掉,作用是激发血脉潜能,你们可以相互试一下。建议每人用一半,毕竟吸收有限,最好别浪费。”

    周维就斜眼看着云一默不作声→_→

    云一:“……属下不如主子厉害,属下用三分之一就好。”

    周维满意了,重力拍云一的肩膀: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云一的那口老血就默默地咽了回去,看在你修为堵在那里上不去也下不来的份上,这一次就让给你了。

    大烟只是建议,可不管他们会怎么用,等他们把竹筒接过去,就去窝棚那里找狗娃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看到许老三跟单氏,没想到人没在窝棚里。大雁跟狗娃在里头睡得香甜,连她进来了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大烟没在那里耽搁,弯身将狗娃抱起就走。

    蛇血就只剩这么一点,她并没有给大雁用的打算。

    刚出窝棚就看到周维跟云一勾肩搭背进了新屋里头,估计是躲在里头脱衣服那啥。

    大烟想了想,把血涂身上这种事情有点惊悚,让人看了不太好。

    于是也抱着狗娃进了新屋,不过去的是另外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看到大烟进来,两个在堂屋刚要脱衣服的大男人吓了一跳,直接就把胸口捂上,直到大烟去了另外一个房间,这才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敢再在没门的堂屋脱衣服,两大男人进了房间去。

    大烟试着给狗娃试着倒了点血上去,发现吸收的速度比娇爷的要快一点,不过吸收量却没有娇爷的大。仅剩三分之一竹筒不到的血,已经差不多是狗娃能吸收的极限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大烟总觉得,应该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不光是狗娃,就连她与娇爷,都不仅是如此,似乎还差点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摸石头过河,她虽有着几百年的阅历,却很难说得清楚这是什么缘故,唯一能做的是确定有没有用,作用如何。

    “完事了赶紧出来,干活的人要来了。”大烟抱着还在熟睡的狗娃出来,顺便往两大男人待着的房间踹上一脚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没多使劲,怕把墙皮给震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脚下去,大烟还是发现一个问题,力气好像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房间里头两男人正趴躺在地上聊着,被这一脚吓得,一激灵从地上蹦跳了起来,心口那口气堵得,好想砍死这个臭女人。

    真是见了鬼了,这天下怎么会有这种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干活的人要来,若见到两大男人光着上身躺在这里,貌似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两人就算脸黑如锅底,也默默地穿上衣服走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