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2章 谁打的05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“大烟你说啥,我刚没听见。”单氏刚其实没听太清楚,因为注意力没在这,只隐约觉得是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大烟一看单氏那个样子,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不过大烟不打算说,也不打算教单氏怎么去除那股暴戾,很淡定地将刚才说过的话,又再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是有点可惜,不能劝人打回去。

    说起来许老三这也算不是法子的法子,大烟心里头再不痛快也只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毕竟就算换作是她,能不打那俩老的就不打。

    要么说就怕坏人变老,老人变坏呢。

    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,经不起多少折腾,搞不好一鞋底抽过去人就没了。没爽到还摊上人命,才特么恶心人。

    单氏听清楚后,立马就起了脾气:“娘又不傻,都分出来了,各过各的日子,凭啥还得傻站着挨打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爹还敢揍娘,娘就不跟他过,反正和离书收呢着。”单氏说这话的时候是瞪着许老三的,两只眼睛都在发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老三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,他家媳妇儿还是那么泼辣……不对,现在不止泼辣,还有点心狠。

    对吼,和离书!

    他娘的,当时脑子进水了吗,怎么就签了那么个玩意。

    暴躁一瞬间,差点就脱了鞋底。

    都怪这熊孩子干的好事,想打死这熊孩子。

    “对,好好收着吧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用上。”大烟看了许老三一眼,别以为她没有看出来,刚他又想抽她。

    这回许老三真想抽人了,可对比了一下力量,还是垂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垂头不足十息,立马又站起来,朝周维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内心开始变得暴躁的许老三只得打拳,认真起来不止是形似,就连气势也像了几分,隐约有气体在流动。

    大烟看着倒是惊讶了,这许老三果然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单氏原地转着磨磨,总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,怀疑是不是得知许老三很快要离开,所以才想要抽许老三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大烟刚想再去切点蛇肉,一旁娇爷的手就掐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,你为什么不让我睡,为什么不让我睡……你是不是还惦记阮子文那个臭小子,你跟我讲……”吃多蛇肉的娇爷红着眼,两只手狠狠地掐着大烟的脖子。

    只是看起来很使劲,掐脖子的力度却不大。

    大烟‘吧唧’一口亲上去:“乖哈,等养好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娇爷红着眼,狠狠地抹了把嘴巴:“全是油,恶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大烟又‘吧唧’一口,娇爷抬袖继续擦,见大烟又要亲过来,伸手一把将大烟摁倒下来,脸正好压在他胯那里。

    “吸!死女人,你想要我命。”娇爷低声咆哮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玛德,戳着眼珠子了。

    等大烟恋恋不舍地捂着一边眼睛直起身子时,就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,单氏后里拿了根烧火棍,追着许老三喊打。

    狗娃跟大雁都盘腿修炼了,坐在火堆前很是安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维跟云一竟然打了起来,二人身上的气息浮动不稳,隐约有了晋阶的迹象。

    大烟摸了摸棍子,把棍子往地上狠狠一插,撸袖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打架呀,她喜欢!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一阵阵拳打脚踢声传来,娇爷理智恢复了一下,默默地看了眼插在地上的木棍,一米左右长的手腕粗棍子,如今只剩巴掌长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这块地夯实过的。

    那边本就不太睡觉得着的阮大郎趴着窗口,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,冲着这边大吼:“一群疯子,半夜三更闹什么妖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娇爷扭头看了一眼,弯身捡起一块石头砸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蛋,睡不着数自己脚趾头去。”也不管石头砸到哪,直接破口大骂,“去你大爷的,爷自己的媳妇自己都舍不得管,要你个瘪犊子来管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再他娘哔哔,信不信爷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大郎。

    阮大郎一脸茫然,自己刚才说啥来着?好像是叫他们别吵。

    他娘的,真是疯子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阮大郎气得把窗狠狠关上,只是不到半刻钟,又忍不住悄悄打开。见那三人斗得不分上下,难分难舍,浑身血液都在沸腾。

    到底是吃只了一片,不跟隔壁那群那般疯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大烟抖着胳膊,拖着腿回来,一脸满足坐到娇爷边上,往娇爷脸上吧唧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乖,别吵我,一会我再收拾你。”大烟说完就开始打坐修炼,刚那一架打得她神清气爽,虽然浑身内外都在疼。

    不过也得了点好处,就是她终于可以晋升炼气三层。

    娇爷:……

    正欲要发火,听大烟这么一说,随着大烟一屁股坐下,那口气就堵在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爷好生气,可不可以咬她一口。

    那边周维跟云一也消停下来,云一直接趴地上起不来,周维脚踩在云一背上,手捂着一只眼睛,疼得直吸凉气。

    两人都有所收获,但感觉还是差了点,都未能晋升。

    “日哦,本城主的眼睛差点让你给打瞎了。”周维一脸mmp,都说打人不打脸,这一架却打得脸疼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先动手打的脸,后来就逮空就往脸上打。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两只眼睛都差点让你打瞎了好吗?”云一一脸哀嚎,一大老爷们,被打得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维半信半疑地松开脚,将云一掀翻过来看。

    嚯!

    “你咋成这个样子了?”要不是亲手把人给打倒的,周维都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得力手下,好兄弟。

    瞅着脸都变形了,哪还有半点人样。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是不是没脸见人了?”云一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……比猪难看点。”周维很是迟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一。

    日哦,本使都还没找媳妇呢,比猪难看还能找到不?

    周维突然想起一件事,他本来跟云一打得好好的,相互只是利用武技切磋一下,以此好好吸收从蛇肉得来的旺盛能量。不知怎地,突然间就冲过来一个人,之后就乱了套。

    那个冲过来的,是谁来着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长歌完结文《农家悍媳》,欢迎收看。

    推荐长歌完结文《农家悍媳》,欢迎收看。

    推荐长歌完结文《农家悍媳》,欢迎收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