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9章 谁打的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着,再去琢磨一个厉害点的名字,这种编号太傻。”娇爷直接提到柳家,“你们该认识柳家吧,一门七兄弟,起的名字‘刀光剑影风鸣雷’,不比你从一使到二十九使强吗?”

    周维一脸见鬼地看着娇爷,怀疑自己认错了人。

    眼前这根本就不是他认识的夏小玖,要知道当初得知他有一队这么厉害的云麾军,夏小玖表情那个钦慕与崇拜,还跟他说是不是会很展到很多屎……呸,是云麾使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,说好的钦慕与崇拜呢,怎么就不见了呢?

    日哦。

    色令智昏,这小子完蛋操了。

    不敢相信的周维还是问了出来,当初组建时他可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娇爷一脸鄙夷:“当时我多大?”

    周维不禁呆了下,抽搐着嘴角道:“三岁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大烟忍不住喷笑:“你真特么有出息,成立自己的私军,还跟一个三岁娃汇报。”

    周维一脸忿然,扭曲着脸:“你根本不知道,这小子心智成妖,才三岁就会骗人。”

    大烟呆了呆,扭头看向娇爷。

    三岁就心智成妖?她怎么看他有点智障,有光长身高不长个子的嫌疑哩?莫非长到一定的成度,智商往回缩水了?

    “你别听他胡说,我不过是要了点银子花,被他记恨到现在。”娇爷伸手搂了搂大烟的肩,眼神快速往领子里看一眼,可惜看不清楚,不知道她的胸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点银子吗?”周维一脸愤恨,“那是一万两银子,我家老头一个月的军费,我好不容易领来的差事,让你小子给骗了去,你还有没有点良心,为了这事,我可是被我家老头打得三个月下不了床。”

    娇爷翻了个白眼:“你自己人傻钱多还大方,怪谁?我不过是想要你一百两银子花,谁知道你会那么大方,直接给了一万两。”

    周维被噎了个半死,指着娇爷都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时许老三回来,见周维被气得不行,顿时就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“大,大人,小的女婿不……”虽感觉是娇爷得罪了人,但许老三下意识还是想替娇爷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什么大,赶紧切肉。”周维满目凶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老三。

    不敢得罪周维,许老三只好乖乖地去切肉,顺便给了娇爷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。

    人瘦弱成这样不说,脑子还不太好使。

   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也就罢了,连讨好人都不会。大青城主多大的人物啊,讨好了说不准能有个好差事,还怕养不了家吗?

    一大老爷们,还要他闺女养活,死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奴性!”大烟看着不得劲,满目凶狠地骂了一句,不过凶光是对着周维的。

    这是心疼许老三吗?

    不,这是护短!

    狗屎,其实她是看周维不顺眼,想弄死他是真。

    周维计较了一下与大烟对上的得失,结果并不乐观,甚至还令人感到五藏六府都在一阵阵地发疼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母大虫,能力上升的空间太大。

    要么现在就弄死,要么千万别得罪。

    “今日收获如此之大,该是开心才对。”周维话锋一转,说道,“你娘跟你弟弟妹妹呢,把他们也叫出来,一块吃点。”

    大烟瞥了他一眼,朝大雁跟狗娃招手。

    人就在一旁,装什么眼瞎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你不开心,我们都挺开心的。”娇爷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半个时辰已到,而许老三也在万分努力之下,切下了六七片一分厚的肉。

    许老三都不知道这肉那么难切,等拿刀切的时候简直想骂娘。

    大力如他,切得都好费劲。

    还怕切得太慢,被周维给怪罪下来,没多会手就累得发抖。

    大烟看到,就往周维那里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周维: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歇着吧,一会谁吃谁切。”周维刚夹了一片肉的时候还挺高兴,对上大烟那眼神就很蛋疼。

    这是买了手下么?感觉买了个爷。

    大烟收回眼神,往石板上刷了一点点油,再撒了点盐,然后夹了片蛇肉往上面一摊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就见蛇肉变了颜色,再翻过去煎了一下,一会儿的功夫就熟透。

    大烟把那片夹起来看了看,然后直接给了周维。

    周维:……

    他娘的,会不会有坑?

    别问他为什么没有感到惊喜,实在是这个臭女人太可恶,十有**不会对他好,挖坑埋他还有可能。

    大烟把肉递过去后就不看他,一次夹了四块肉到石板上,继续烫了起来。石板不大不小,刚好能放四片肉。

    周维一直盯着,直到肉快熟了才低头吃自己的那块,差点吓死他,以为这臭女人要坑他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突然就受宠若惊了,这臭女人为什么会突然对他好,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第二锅大烟分给了许老三,云一,单氏三人各一块,大雁跟狗娃合分一块。

    结果许老三受宠若惊了,差点打翻盘子。

    云一看了看自己手里的,再看了看周维的,果断低头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周维后知后觉地发现,云一手里那块貌似煎得比较好,看起来美味许多,于是瞥了云一一眼,满目毫不掩饰的凶光。

    云一:……

    大烟煎第四锅的时候,只剩下两片蛇肉,大烟自己动手切了两片,一起煎了四片。

    这一次煎得很小心,比之前的看起来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煎好了以后,无视周维递过来的碗,又给了大雁跟狗娃一片,自己两片,娇爷一片,坐在凳子上慢慢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味道的确不错,里面蕴含了不少能量,就是弱鸡不能多吃。

    “看我煎了三次了,不会煎别吃。”大烟瞥了他一眼,然后扭头看向娇爷,“前面煎的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我明白。”娇爷白了她一眼,当他没眼睛吗,前面煎的时候她根本不熟练,都没有这次煎的好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自己是个弱鸡不能多吃,可心里头就是好生气。不过不是生气不能吃多,而是生气自己的体弱,连个小屁孩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