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8章 谁打的01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“用这个,做石板烧!”那个巨兽肉实在太好吃,哪怕烤成那个样子,也仍旧令她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才想起来一件事,她连口铁锅都没有。

    脑子都让娇爷给吃了,竟一直想不起来这件事。

    等新屋可以入住了,她首先就要去弄口大铁锅回来,不说能天天吃上炒的菜,偶而能吃上一顿也行。

    天天吃炖菜,够腻歪的。

    云一松了一口气,立马道:“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要怎么做?大烟其实觉得如果有铁板的话,可能会更加方便一点,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,她只有一块扁平的石头。虽说不用打磨就可以直接使用,可也得烧上半个时辰才行。

    要是没尝过那点巨兽,可能他们都会很有耐心地等。

    可尝过以后,瞅着石板的目光就有点那啥。

    “等吧,急不来的。”大烟抹了抹嘴角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馋得要死,恨不得抱起生肉啃。

    对了,八爷那夯货。

    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不知是还在吃巨蛇肉,还是怎么地。

    周维瞥了她一眼,想出来的白痴方法,还得预热半个时辰,天都黑下来了好吗?

    谁家这个时候没吃饭的?

    下午出去浪了一圈,又过了吃饭的时间,都饿到能吃下一头牛了。

    “切肉吧,都切成一分厚那样,熟得比较快。”大烟拿了匕首要切肉,余光瞥见许老三往这边看,立马就招手,“看啥看,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一脸不好意思,他刚从昏迷中醒来,只是听到声音才往外看,没想到他们都在折腾吃的。

    至于吃什么,他不知道,也不好意思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上,比谁都要饿,要是过去肯定得让他们听到他肚子咕咕响,感觉会很丢人。

    毕竟大青城主在那里,他想给人留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“腿还使不上劲?”大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许老三是扶着门框的,已经有一个月没站起来,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腿,刚站起来的时候有些不习惯,不过不至于迈不开步。

    “还,还行,挺好的。”不过许老三的确感觉挺好的,两条腿都特别有感觉,也很有劲。

    只是不习惯而已,走几步应该就没事。

    “那还愣在那干啥,过来切肉。”你以为叫你过来是让你享受吗?做梦,这是让你过来干活。

    力气大切肉正合适,还省了她去费那个劲。

    许老三不觉得大烟有说话的权利,就看向周维,得到周维的同意他才敢过去。

    周维:……

    “过来吧,帮个忙,顺便一块吃点。”周维顿时就心花怒放,在这臭女人身上得不到的便宜,从她爹身上要回来就行。

    这还是臭女人送他手上来的,太他娘的痛快了。

    许老三果然眼睛一亮,急切地往外走,内心可谓无比澎湃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鬼知许老三有多急,上身往前,两条腿却忘记迈步,结果就是砰一下,摔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摔得那个结实哟,怀疑地面是不是被砸出个人坑来。

    大烟捂眼,真特么丢人。

    估计许老三也觉得自己丢人,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,试着往前迈了一两步,习惯了一下,这才咧嘴傻乐。

    那个样子……真像地主家的傻儿子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大人,请稍等片刻,小……小民先去洗一下。”许老三不知该怎么说话才对,结结巴巴的,说完就眼巴巴地看着周维。

    周维顿时感到头疼,有种不太好的预感,可能不是拿捏住臭女人的把柄,而是给自己找了个别扭。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,这里没有大人,不用局促。”日哦,本城主等着吃肉,你丫能不能速度快点。

    许老三鞠了个躬,然后走路有点别扭地转身走了,估计是去洗手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玛德,奴性!”大烟骂了一句,把刀插在蛇段上面。

    周维眼皮一跳,觉得自己好像被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窝了个去了,人是你送来给本城主奴役的,凭什么生本城主的气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普通人的正常反应,见到主子就应该恭恭敬敬,战战兢兢,你……”云一面无表情地看着大烟,“若非与九少爷关系匪浅,会被打死。”

    大烟瞥眼:“说得好像你能打死我似的。”

    云一淡淡地瞥了她一眼:“我一个人自是不能,但云麾军有二十九人。”

    周维从心底下补充一句:还有本城主。

    大烟摸了摸下巴,嘿嘿一笑:“然而事实上我是个有粗腿抱的,你们都拿我没有办法,我甚至就是揍了你们,你们也得认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云一:……

    主子,快打死她!

    周维:本城主能怎么办?人家不止有粗腿抱,连自己的腿也是很粗的,本城主有个毛的办法,都绝望了好吗?

    “你是云麾军第一人吧,最厉害的是不是你?”大烟对云麾军还是很好奇的。

    “本使自然是最厉害的。”这一点云一很是骄傲,若非足够厉害,就不会有机会跟在城主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本屎?”大烟面色不太好,对周维说道,“你给你的云麾军起的什么狗屎,为什么要叫云麾使。第一屎,第二屎,第三屎……听起来就很影响食欲,就不能起个高大上点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周维跟云一是琢磨了许久,才明白此‘屎’非彼‘使’,顿时脸色如翔。

    都等着饭吃呢,就不能讲究一点?

    云麾军都有自己的名字,第几使不过是编号,不幸死后会有人继续顶上。组建之初就是这么打算,虽然大青城一直以来都很平静,云麾军不曾有过死亡。

    可自己呕心沥血的创作,被人如此诋毁,周维此刻只想静静地吐了会儿血。

    不吐血能怎么办,宰了这个臭女人吗?

    不由得瞪了娇爷一眼,你看你什么眼光,找的什么女人。

    娇爷很无辜啊,又不是第一天认识,心里头难道就没点逼数?这女人是那么好相处的吗?她最爱做这种破坏气氛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她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哪怕云一不说出‘本使’,她也会提到‘使’去。

    其实很多时候,他也地被恶心到。

    有毛法子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