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6章 脑子里有根针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娇爷一脸惊喜:“你终于答应给我当通房丫头了?”

    狗屎!

    下面是不是就会说夜壶赏给她去倒了?大烟眼角直抽抽,都不想吐槽了,只想怼人。

    “等你什么时候三妻四妾,我可能就会去给你当通房了。”真有那个时候,一定把他小牛儿切下来泡酒。

    “等爷三妻四妾,还能稀罕你一个?”娇爷用鼻孔看她,然而为何感觉胯下好凉?小牛儿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于是用眼睛瞧了一下,瞬间汗滴滴。

    大烟:呵呵

    娇爷**了双腿,目光凶狠地瞪她:“笑什么笑,浴桶呢?”

    大烟顿住,浴桶它……其实是一个比较蛋疼的东西。

    想它的时候,它不在。

    不想的时候,可能它就会在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,咱去烧瓷的地方,我给你定做一个比浴桶还要好一百倍的东西,保证让你天天舒服泡上澡。”大烟说完就有些后悔,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。

   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想给弄个水池子,就这货怕冷的程度,到时候还不知得给烧多少的热水才行。

    却见娇爷眼睛一亮:“什么东西好一百倍?”

    大烟已经在后悔,所以……不想说,打死也不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娇爷掐了她的腰一把:“快点说。”

    大烟一脸严肃:“你看,咱们买的东西有点多,不如先把东西送回家,回头我再跟你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娇爷抬下巴,信你才有鬼。

    不说爷掐死你!

    大烟面无表情地转身,背着满满一篓子的东西往河边走,仿佛没有看到腰那里正在作妖的手。

    不疼的,一点都不疼,你可以使劲点。

    狗屎,很疼好吗?

    不过为了以后不烧那么多热水着想,大烟还是决定把刚才那件事忘掉,绝逼不去建什么狗屁水池子。

    等把东西放到竹排上,大烟商量道:“要不你先回去,我去找抠脚大汉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娇爷微微一笑:“去吧,你这个月的饭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大烟呵呵哒:“……还是算了,等改天的。”

    想不明白了,为什么她会怕这么个弱鸡崽,还真是邪了门。

    不过她家娇爷做出来的东西,简直一言难尽,不见得有毒,也不会吃死个人。就是会感觉有点恶心,又或者十分难吃。

    他这人还特那啥,做饭的时候不爱让人帮忙,你若硬要帮他,他估计会炸毛。

    讲真就是跟银子过意不去,都不能跟自己的胃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你刚说的,比浴桶还要好一百倍的,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回家再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给你做饭吧,保证会让你吃得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快别介,做饭这种粗活还是让别人干去,你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比浴桶好一百倍的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经过我的多番思考,确定以及肯定,那东西是个中看不中用的,回头咱还是去买浴桶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说!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大烟是打死不想说的,那只在她腰间作妖的手她也是不敢扯开的,眼珠子转了转,抱着娇爷的脑袋啃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招百试百灵,简直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果然,人安静了。

    娇爷觉得自己是真栽了,虽然有点不甘心,可小牛儿的疼让他觉得,可能脑袋也是这么给疼坏掉的。

    不然怎么就稀罕上这女人,明明就很差劲。

    周维那个王八蛋说得没错,这女人是真的挺欠揍的。

    不温柔不贤惠,还粗暴外加满嘴谎言,说话不算话,都不知她有哪点好,又是哪里吸引的他。

    只知道打小就厌恶女人靠近的他,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不觉得讨厌,甚至在被扒了碰了的时候,也没觉得恶心,只是有那么点生气还有点羞耻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大概……是真的脑子进了水。

    你说周维是谁?

    大青城主那位老大爷呀,蠢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不知许婆子是什么意思,在昨晚大烟他们去县城的时候,又去了一趟窝棚那边,还是老样子盯着许老三看,不骂人也不打人。

    单氏已经暗暗咬牙,不让老许家人进来。

    可新屋的院子没建起来,没有围墙也没有篱笆,想进直接就能进来。

    只是去倒个脏水,回头就见许婆子坐在那里,也是吓了一跳的。

    等下午大烟回来的时候,单氏就告诉了大烟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大烟心底下更是好奇,不过更觉得怪异的是,许老三居然还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莫不成真的心存死志?

    可给检查了一下发现,体内是真的一点死气都没有,可见不是那么的想死的,再来一次定然不会再去寻死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给他看看脑袋吧。”说不准真是脑袋进水了呢。

    “看看吧,别打,说不准掉水里的时候碰着脑袋。”虽然脑袋上一点伤口都没有,但单氏还是有点怀疑了。

    只是担心大烟会打人,就忍不住说了一下。觉得许老三本来脑袋就不好使,再打就得成傻子了。

    单氏其实怀疑自己脑袋越来越不好使,就是被许老三给抽的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过要报复回去,还希望许老三早点好起来。

    大烟其实有检查过许老三的脑袋,不过仅是检查了一下表面,确定是没有一丁点伤口的。

    说不准脑子进水,也说不准长了东西。

    大烟动作很是小心地将灵力输进去,脑袋是人体极为重要的部份,容不得半点马虎,她怕灵力一个没控制好,把许老三变成傻子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从眉心一直往后探去,在到达后卤门之前,都没有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,神经甚至比别人的还要大条一些,只要不是遭遇破瓢,哪怕让大锤子砸也不见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奇怪,好像有东西。”然而后卤门那里给她的感觉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小时候没有长好还是怎么着?

    大烟停顿了一下,先放弃了别的地方,专心查看后卤门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灵力探知回来的消息告诉她,那里面有一根小小的异物。

    应该是针形异物,比一般的绣花针要粗长一些。

    大烟找准地方,扒了开许老三的头发往那处头皮看,那处头皮颜色是黄褐色的,只有绿豆般大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