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0章 古怪许婆子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单氏不自觉往外面仔细地看了几眼,一脸木讷道:“这会外头没人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嫌弃地看了她一眼,拿着烧火棍偷偷摸摸地走了。

    由始自终没挨打也没挨骂的单氏掐了自己胳膊一把,疼得她直搓掐疼了的地方,都忍不住探头去看,今儿个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。

    许婆子要走夏大夫家过的时候,正好跟出篱笆院门口的大烟遇上。

    “小贱蹄子!”

    一出门就挨骂,大烟表示很不爽,回瞪了许婆子一眼:“老贱蹄子!”

    许婆子顿了一下,摸了摸烧火棍,还是阴沉着脸走了。

    大烟都做好了要抢棍子的准备,结果老太婆竟然走了,有种‘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’的憋闷感。

    不过老太婆貌似从村尾那边回来的,刚上哪去了?

    出门往右转,打算到新屋看看去。

    走没几步不自觉地就回头瞅了一眼,刚好这会许婆子也吊着眼皮子往后头瞅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两张相似的脸,顿时如吃了翔。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张相似的老脸她表示好抓狂,为什么自己要长得像许婆子,每当看到这张脸她都很抽搐,真是哔了狗了。

    回到新屋那边时,又看到单氏一脸白痴样。

    让人打了?

    大烟走过去,踢了踢她坐着的小板凳,快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“大烟,刚出了件怪事。”单氏回过神来,一脸傻兮兮地说道,“你奶来了,特别奇怪,没打人也没骂人,就坐在我坐着的这小板凳上,一直盯着你爹瞅,我说给她热鸡汤喝她都不理。”

    大烟斜眼:“不打你不骂你,这就奇怪了?”

    单氏忙不迭点头:“对对对,太奇怪了。我都做好了挨你奶一顿打的准备,结果你奶都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大烟翻了个白眼,长了一副贱骨头不成?不打还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奶她呀,在担心你爹。”单氏说道。

    大烟都不想理她,被打骂的次数多了,现在不打不骂反倒成了好人,分明是养出了一身的贱皮子。

    不过许婆子不打骂人,的确够稀奇的。

    “都断绝关系了,还跑这里来,有毛病!”大烟又送了她个白眼,说道,“下次来别让她进门。”

    单氏闻言愣住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大烟又强调了一句:“记得别让老许家人进门。”

    单氏:……

    大烟看单氏那一脸傻样,就知道很可能不太懂,最近死里逃生几次,把脑子落鬼门关了不成?看着人好像傻了不少。

    愚蠢成这个样子,不挨打才怪。

    单氏嘴片子动了动,一脸讷讷地不知该怎么说,尽管已经分家出来,并且断决了关系,可看到许婆子就不自觉哆嗦。

    实在被打骂了,一时间还改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娘不会跟以前那么傻站在那里挨打了。”这番话是说给大烟听,也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大烟回她冷冷笑。

    单氏听着这笑声,眼皮子不自觉跳了下,回了一个干巴巴的笑。

    她开始暗暗咬牙发狠,以后一定要立起来,这个家不能光靠大烟一个。看许老三这样,也不一定能指望得上,就是为了孩子她也得扛起这家,拿出当姑娘时的泼辣来。

    “娘说真的,以后不会让人欺负了。”说话声都提高了几个调子,仿佛在宣誓点什么,又似乎在掩盖心虚。

    大烟又呵呵几声,转身朝外走出去。

    她仔细回想了一下,觉得许婆子是有点古怪,就想偷摸回老许家观察一下。

    刚走到阮家门口,让云一给堵了路。

    “眼看天色不早,许姑娘若是无事,是不是该送在下主子回县城去?”鬼知道主子在想什么鬼,都说了骑马回去,结果马送到了却要走水路。

    “还想走水路?”大烟完全是好奇。

    不等云一回话,阮家院子里传出‘砰’一声,两人扭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阮大郎将木盆从地上捡起来,厌恶地冲大烟说了一句:“水性杨花。”说完扭头进了屋子,仿佛多看一眼都嫌脏。

    大烟一脸懵逼:“你有没有听清楚他说啥?”

    云一淡淡道:“他说你水性杨花。”

    于是大烟确定了,还真没听错。她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阮大郎,顶多是得罪过阮子文罢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给我出来,好好说清楚,谁特么水性杨花了。”大烟下脚去踹院门,打算阮大郎不出来的话,就直接进去抓人。

    阮大郎把门打开,厌恶地瞪了她一眼:“水性杨花说的就是你,以前你肖想我小爷爷,得不到就欺负夏玖,才过多久你现在又换了一个,除此以外总有那么多男人来找你,你就是个不安分的……不安分的……”

    云一替他说了:“荡妇!”

    大烟俏脸就是一黑,抬脚踹他:“王八蛋,你找死呢!”

    是不是眼瞎,明显阮大郎看她跟他站在他们家门口说话,以为她跟他之前有一腿,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云一急往后退,躲开那一脚,淡淡道:“你打在下作甚,这并非在下的错,打他去。”

    阮大郎更加厌恶:“呸,不要脸,在别人家门口打情骂俏。”

    大烟拧起了眉头,这货是眼瞎吗,哪看出来是在打情骂俏的?

    的确原主把阮家得罪狠了,可事情都过去挺久了,用得着这么一直看她不顺眼么?

    每次见到都讽上几句,真当她好脾气不成?

    “阮大郎是吧?”换成是阮子文她还会温柔一点,阮大郎算什么东西,“你给我过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阮大郎有点怂,但还是挺直了腰:“你个彪悍粗鲁的女人,除了会打人以外,你还会什么?”

    大烟一脚将门踹开,撸袖冲进去:“会打人就行!”

    似乎阮家就阮大郎一个人在家,大烟冲进去一个多余的人都不见,唯有阮大郎一脸惊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是不敢置信,还是吓着了?

    大烟二话不说,把人摁地上一顿胖揍。

    莫以为她不知道,村里头很多有关于她的谣言,大半都是阮家传的,比如偷看男人洗澡,把娇爷睡得起不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