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2章 昏迷不醒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她不习惯依赖人,也不喜欢被人依赖,明明很多事情自己就能做,为什么要去依靠别人。

    又不是娇爷,凭啥老让她‘怜香惜玉’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我说得太过份,你爹才想不开。”娇爷有些惴惴不安,没想过许老三这样的人会去自杀。

    明明先前单氏快要死掉,都不见许老三找死。

    大烟就瞪了许老三一眼,要找死不去死远一点,瞧把这一个个吓的,特别是她家娇爷,漂亮脸蛋都白成纸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交给我,你去做饭吧。”大烟把猎物递给大雁,“少做点,有人不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大雁猜测这个有人说的是许老三,就往许老三那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去帮忙?”娇爷心虚得很,就想多做点事情补偿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大雁被吓着了似的大叫一声,抓了猎物赶紧跑,“大姐夫你留在那就行,千万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被嫌弃了的娇爷:……

    大烟想说点安慰他的话,又实在昧不下这良心。

    “大烟,你快看看你爹。”单氏实在担心,忍不住催促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烟觉得这话来得正好,不用再说点什么昧良心的话,顺势过去给许老三检查。

    “不用急,他没事。”看过后发现只是水喝的有点多,肺部并没有多少水,压根就没多大事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……”单氏喃喃过后,一阵害怕,忍不住又开始抹泪:“大烟啊,这样是不是不太好,你爹他都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大烟眉头又拧了起来,心底下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什么叫不太好,难不成她做了那么多,还成错的了?

    “你想那么多干嘛?是嫌现在的生活不好,又想回老许家继续当牛做马吗?”屁大点事情就抹眼泪,看着就烦人。

    单氏张了张口,呆呆地不知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大烟翻了个白眼:“你们脖子上的脑袋是当摆设的吗,为什么不知道动脑子想想?”

    单氏:……

    大烟继续道:“都说饱暖思淫欲,你们吃饱喝足了以后脑袋里装的都是大粪吗?”

    单氏:……

    大烟快要被他们气死,人活成这样为什么还要活着,老早就该死了好吗?

    想想又觉得不对,早不去死现在死→_→

    莫不成这对夫妇俩想要拿捏她,故意以死相逼,好让她妥协。

    要不然为什么不去后山吊死,或者干脆喂野猪,而是跑到天堑河跳水。

    不知道鱼尾村这一段有八爷在吗?

    看到有人跳水,还是她的家人,八爷能不把人救起来?

    要不跟八爷说说,以后见了别救?

    “等他醒了,你跟他说想死跑后山死去,那样死得比较干净,尸体还正好能喂野兽。”就不惯你们这臭毛病,哭几声就能解决问题的话,这些年你哭了那么多为什么还活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单氏瞬间石化,差点眼泪倒流,她家妮子心肠好硬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说别担心瘫痪去不了,我可以让八爷背着他去。”大烟还嫌她受的打击不够,又给补了一下。

    单氏彻底不哭了,一脸呆滞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丑拒!”大烟拉着娇爷往外走,“别理他们,咱们到村子里转一圈,找人去把石灰岩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娇爷问:“今天咱还回县城吗?”

    大烟看着他问道:“你想回去住那碎尸房?”

    娇爷寒毛竖了起来,拒绝道:“不,打死也不要!”

    大烟:“那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娇爷:……

    其实他是想住客栈去,尽管客栈也不干净。其实他没想回城,只是怕不回去大青城主会寻人,以为她会关心那八个白痴。

    不回最好不多,客栈看起来再好,也不如自家好。

    “再等几天,等把石灰岩拉回来,把屋里屋外都仔细刷一遍,咱们就能住进去。”

    走出没多远大烟回头看了一眼,还特意往阮家边上的木桩看了一下,“咱们家不打这种不结实的木桩,直接建成三米高的围墙,大波浪形的那种,浪低的地方打一溜儿水泥柱,光线好还结实。”

    娇爷不傻,琢磨了一下就知道了个大概,显然是赞同的。

    然而回头看一眼已经建成的房子,内心无比纠结。

    房子是再普通不过的泥砖房,哪里墙壁刷上厚厚一层水泥沙,再抹上白灰,也改变不了它内里是泥墙的本质。

    现在要把围墙弄得结实,让人感觉很那啥。

    “你说咱这房子是不是建错了,我怎么觉得应该去买青砖才对?”娇爷本来觉得这是暂时住的地方,就没想弄得太好,听大烟这么仔细说过以后,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在这里住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于是后悔了,不该那么随便。

    大烟停顿了一下,纠结了一会儿,说道:“没事,泥砖墙房子能住上一百年都不会出问题,我又不会闲着没事往墙上踹,不至于会不禁住。房顶上盖的是好瓦,等再把墙刷好,住着跟青砖墙房没区别,还很厚很隔音。”

    娇爷信了她的邪,觉得是这么个理。

    村里人这些天都挺忙的,田里头的草都挺多,还长了不少福寿螺,忙着拔草跟捞福寿螺,腰一弯就是一整天,一个个累到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往村子里转了一圈,只有张家跟刘家乐意帮忙。

    大烟也不亏待他们,给他们十斤石头一文钱的价格,还教他们做简单的木轱辘车,能赚多少就看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就是路程远了点,一天也只能两个来回。

    不过木轱辘做得好,相互配合一下,每个人一个来回就能拉五百斤,就是五十文,累点一天就能赚一百文钱,相对在外面扛一整天的包也只能赚二十文钱,已经好很多。

    做木轱辘车不是那么好做的,想要结实好使一点,至少得花上一天时间去制作打磨,石头要后天才能去拉。

    县城里的事情还没解决,大烟倒也不急。

    只是银子这玩意一点都不禁花,兜里总共就只剩下七两银子,等房子刷好入住还要买家什,她还是想法子再赚一点。

    “娇爷,咱去坑抠脚大汉一把?”大烟跃跃欲试,不坑没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