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7章 兜里没银子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爷信了你的邪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娇爷很生气地把大烟关在了门外,门板差点拍到大烟的脸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,关什么门?”大烟伸手推了推门,门从里面拴上,推不开。

    “昨晚没睡好,我很累,要继续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烟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如此美丽,你竟然要睡觉?

    大烟迟疑着缩回手,朝自己那间房走回,然而进房间里溜了一圈又走了出来,回到娇爷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天气那么好,你睡什么睡,跟我逛会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也行,你出来待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明明就还待在门后边,非得说自己要睡觉,大烟眼珠子转了转,干脆出杀招,“这种房间你也敢睡,忘记里头死过人了吗?”

    娇爷:……

    大烟声音很是渗人:“忘了前几天的灭门大案了吗,住在你这个房间里的几个人被碎尸,肠子什么的都挖出来扔地上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门哗啦一下打开。

    娇爷面带惊惧地从房间里跑出来,显然有被吓到,整张脸都是苍白的。

    “血,那地上有血。”

    指的是门里头的地面,一块颜色很深的地方,可以看得出那里曾经有过一滩血,尽管被清理过,但因为时间长了的原因,并不能清理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关上门后,房间里显得阴暗,听着大烟的说话,不经意脚下那块地面,娇爷着实被吓得够呛,一股寒意自脚底下冒起。

    就想起那一具具恐怖的尸体,仿佛就在身后般。

    大烟一脸懵逼,她只是想小小吓唬一下,把人给吓出来就行,可没想把人给吓坏。

    谁知这房间真死过人,还真是晦气。

    那抠脚大汉是不是故意的,给他们安排了这样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怎么那么小,大牢里也没少死人,昨天晚上待在牢房里可没见你吓成这样。”大烟拍了拍他的背。

    其实她只是想安慰娇爷一下,没想让娇爷更加害怕。都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,就见娇爷的脸色更苍白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曾在死过那么多人的地方睡过,娇爷的脸色真好不了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死女人为什么要说起这个,不说这个他还能好好的。她明知道他这个人矫情,还这么说,她是不是故意的?

    “哎,你不会真吓到了吧?”大烟感觉不妙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我真的想咬死你,明知道我胆子不大,你还一直说。”娇爷恨恨地瞪了她一眼,好久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这个房间他是不想进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这官府里的房间,他都不想进。哪怕里头没有死过人,他都会怀疑那里头曾经有过一具或者几具恐怖的尸体,待在里面给他十个胆都敢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大烟摸了摸鼻子,忘记娇爷是个凡人,很少遇到打打杀杀的事情。

    换了别人,估计也不敢住,哪怕还有个伴。

    突然就想起昨日的事情来,不知当时娇爷有没有吓尿。然后就觉得雨下得那么大,衣服都是湿的,说不准真吓尿了她也不知道哦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那么小,昨天有没有被吓尿?”好奇了,所以就问了。

    结果挨了娇爷一脚,还有一瞪眼杀。

    踢着小腿肚了,抽搐得真疼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还没说呢,你到底有没有被吓到尿裤子?”见娇爷气呼呼地跑,大烟赶紧追了上去,心里头实在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娇爷回头瞪了她一眼,“爷就算会被吓尿,那也得尿你身上,绝对不尿裤子!”

    大烟顿住,寻思了一下这话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你丫吓尿就吓尿呗,干嘛要尿她身上,好不正经。

    估计娇爷也觉得这话不对,脸色变得有些红红的,跑得更加快了。

    不过再快也没大烟快,没多会就让大烟给追上。

    “二位这是要上哪去?”出到官府门口时,让人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逛逛,不行吗?”娇爷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守门人迟疑着要不要放人,这两位倒是刚从牢里头放出来,可城主都还没说要把他们放回去。

    正好一名云麾使路过,示意让他放行。

    守门人松了一口气,立马侧身让到一边:“二位请。”

    那名云麾使扬声道:“二位可以在县城随便逛逛,但最好不要离开县城,城主随时可能会找二位。”

    哦了,可惜他们一点都不想见那抠脚大汉。

    尽管早就料到如今的县城会显得冷清,却没有想到会如此的萧条,大街上几乎连个行走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,也是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逛街?”娇爷的语气算不上多好,刚说到逛街的时候他还略为期待的,结果是这么个场景。

    好心塞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到柳家铁铺看看去?”大烟建议。

    昨日她把许仙儿扔上马车,不知后来怎么样了,有没有被锁起来。

    娇爷没了主见,听她的去了柳家。

    结果连柳家也关着门,里头一点声音都没有,敲门也没人来开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去哪?”娇爷瞥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烟想了想,眼睛一亮,“走,咱回家看看去。就八爷这速度,来回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娇爷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但还是没给她好脸色:“随你便。”

    大烟跟八爷之间有契约,刚到河边就让八爷给感应到,拖着竹排划拉了过来。它现在就是个‘纤夫’,没事就待在河里头耍,偶而会让主人帮忙扔到对岸去。

    不过对岸的巨兽都很厉害,它王八壳子再硬也不顶事,十次有九次都一无所获地被追杀回来。

    喔喔

    看到大烟,八爷立马兴奋地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大烟听到它的叫声面色就是一变,浑身直掉鸡皮疙瘩,这声音听多少次她都忍不住变脸,跟特么那啥**时候的叫声一个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人,养什么样的王八。”娇爷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烟。

    她快冤枉死了好吗,八爷叫声这么浪跟她有个鸟关系。

    喔喔

    八爷感觉很是无辜,为什么要讨厌它的叫声,明明它的声音是龟中最好听一个,很多雌性都喜欢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