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6章 兜里没银子01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娇爷承认自己说过无数次那样的话,可那根本就不是他的真心话,主要是那些女人太烦太臭,他不乐意看到才那样说的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那样的话太好使了。

    “那种骗白痴的话,也就你会相信。”娇爷翻了个白眼,“爷要是那种看脸的人,直接拿镜子照自己看不就好了,还用得着去看别人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太有道理,他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可你也不能眼瞎,看中这样的啊。”大青城主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表里不一,面上看着像个女人,内里却是个糙汉子,还不知羞耻的人,谁见了都想上去踹一脚,脑子让门挤了才会稀罕上。

    大烟黑了脸,她这样的怎么了。

    小仙女有着玲珑的小身板,甜美的小圆脸,往大街上那么一站,只需微微一笑就能迷倒万千少男,不是眼瞎的都想拐回家好吗?

    盯大青城主看足一刻钟,大烟得出个结论,这位抠脚大汉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于是大烟撸了袖子,抽出一根棍子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想打我,来吧,咱们打一架,有仇当场就解决掉,省得背后来阴的。”总觉得抠脚大汉的修为跟她差不多,她早就想打上一架,看看这世界的武师是什么层次。

    大青城主一脸夸张表情,用‘你是不是有病,这样的女人也看得上’的眼神看着娇爷。

    看得娇爷心头火大,也好想跟他干架。

    大烟使棍子蹭蹭后背去痒,很是疑惑地回忆了一下,还记得昨日刚看到这位大青城主时,那深邃如无底洞眼的眼神,明明就应该是强大腹黑,甚至可以说是阴险狡诈。

    只是一夜未睡好,被火烧了屁股,就成了这副傻鸟样。

    娇爷一脸好奇:“你哪来的棍子?”

    明明记得昨日被关进牢里时,这根棍子让人给没收了去,怎么他只是恍了个神,这棍子又回到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大烟平静地说道:“出牢房的时候顺手拿的。”

    娇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像你奶吗?去到哪都不离棍子,一言不合就要拿棍子打人。

    大青城主很是高冷地说道:“本城主不跟女人打架!”说完又是甩袖,边走边吩咐,“来人啊,给他们安排两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被甩了一脸风的大烟:……

    她目光一直盯着,总觉得这抠脚大汉知道点什么。

    抠了抠手掌心,莫明感到好痒:你丫回来,说好了要互相伤害的,你竟敢抛下小仙女跑了。

    抠脚大汉:日,好吓人!

    他可是听云十八说过,他们八人用尽全力都无法挡住的那把红伞,被这臭女人一石头给砸飞出去。

    用彪悍都不足以形容这女人,简直就是人型凶兽。

    他自己亲自带出来的人,有几斤几两他是知道的,就连他自己亲自对上,也不一定能拿得下他们八个。

    这臭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,与之对上有八成可能是险胜。

    输倒是不会,可险胜也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况且这人还是夏小玖的亲媳妇,要不小心把人给打坏了,往夏公府去告上一状,那可就乐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暗自抹了把汗,还好夏小玖现在不敢得罪他。

    去住房的路上大烟感觉不是味儿,想问问娇爷是什么身份,张了张口还是什么都没问,自觉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皇子皇孙,就不会多麻烦,尽管有可能被公主惦记上。

    不过娇爷若是想要离开她的话,她可能……大概……应该……是不会离拦着的吧。

    不是非要对方不可,不是吗?

    有关于几位公主选驸马一事,她倒没什么惊讶,扒墙角的时候听大房提了那么一嘴,说是许老五想去精选。

    可惜就是人长得不怎么样,学问还不太好,第一轮就刷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听说阮子文也去了,还没被刷下来。

    估计阮子文能过好几关,毕竟书念得不错,性子还行,人也长得好看。

    若运气好,说不定能当上驸马。

    不过实话说,大项皇朝的驸马挺多的,听着都不觉新鲜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当驸马吗?”大烟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你要是想去的话,我可以送你去,凭着你这张脸,肯定会被选上。”

    娇爷咬了她一口:“你想甩开我找别的男人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大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可能……大概这货不是那么想当驸马的。她其实应该放心下来才对,不然她得小心自己的脖子,怕是会被咬掉。

    吸,好疼!

    要点脸行吗,一大男人一言不合就动口咬人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夏公府吗?”娇爷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把自己的身份说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哦。”大烟很是老实地回道,“出了黑山县,我就只知道大项皇朝的皇帝姓项,别的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娇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烟问:“你要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娇爷嘴角抽搐:“你个土鳖是不是每天就知道修炼,别的事情从来就不管?”

    大烟有些茫然:“这天下有比修炼还重要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有,爷比修炼重要多了!”娇爷怒目瞪着她,此刻是一点要说的心思都没有了,因为他觉得就算是说了,死女人也不定会在意。

    有种感觉叫心塞,他正在品尝着。

    大烟→_→:说着话呢,咋还生气了呢?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你比修炼重要多了。大好的天气生什么气呀,走,咱们出去逛逛,给你买个大浴桶去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,上次你就说给我买大浴桶,结果没买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情况不妙啊,出了那么大事连个开门做生意的都没有,我上哪给你买啊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总算承认你打从一开始就是在骗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,我那是在哄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大烟有点捉急,哄人是件技术活,一不小心可能小船会翻。今儿个是十三,县城又戒备森严,十有**没卖桶的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承认自己是在骗人,得找个借口忽悠过去。

    “完了,我突然想起,我兜里没银子。”大烟眉毛竖了起来,很是不爽地说道,“怪那抠脚大汉,无端把咱们抓过来,吃了那么多苦,费了那老大的劲,却连个补尝都没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