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1章 被关进大牢02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看清楚这两个牢头的衣着打扮,大烟突然感觉脸好大,看守牢房竟也是云麾军,就是不知道这是第几使。

    据说他们从一排到二十九,总共就二十九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娇爷说的,似乎很是了解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想逃了,我只是帮你们试试这铁柱子结不结实。”大烟收回手,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反正她说的是事实,相不相信是他们的事。

    两个牢头都是不信的,人被送进来的时候就被嘱咐过,这女人是个大变态,力气比牛还要大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们也看出来了,这女人力气的确大。

    那老粗的铁柱子,都让她给掰弯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要瞎折腾,外面有一百个弓手,会时刻盯着这里。”其中的一个牢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烟。

    摸了自己的脸一把,头一次发现原来这么大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她再次问道:“要是大青城主知道我是冤枉的,还知道我救了人,会给我奖赏吗?”

    其实她要的不多,来个一万两就行。

    牢头:“你可以去问城主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傻叉吗?竟然还想向城主讨要奖赏,云麾军里谁不知道大青城主是个抠逼。从来只有他压榨你,没有你占他便宜的份。

    快去向城主讨要奖赏,说不定他们能多个三十妹。

    大烟哪里知道大青城主会是那样的人,瞅着虽然腹黑阴险了点,但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抠索的人。

    下意识就觉得,那应该是个赏罚分明的。

    对她那么狠,那是怀疑她是凶手,再加上云十一挖的坑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大青城主很有钱,库房里有无数珍宝。”怕大烟不上当,牢头一脸正直地补充。

    他这表情,看起来应该像个好人。

    大烟仔细地看着他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他作为一名正直的云麾使,就这么轻易地把他主子的财富流露出来,会不会不太好?

    就连娇爷也觉得奇怪,但真没看出来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大青城主的确是个十分有钱的,就是那个人……小气得令人发指,死女人去讨要东西的话,肯定会要不到。

    本想提醒一下的,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娇爷压根没往别的地方想,认为讨不到好处大烟就会歇了心思,不会出现别的问题。

    见牢头一直盯着,大烟转身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盯得那么紧,她都不好意思下手去掰柱子,还是等半夜睡着了的时候再试着掰一下吧。

    老实打坐修炼的大烟并不知道,因着她这一走,老许家彻底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说大烟是被云麾军带走的,老许头**了。

    在老许头很深的记忆里,出动这等牛掰的军队,通常都是犯了特别大的事情,搞不好会被牵连。尽管夏大夫一直强调不会有事,老许头还是下了决定,要与三房断绝关系。

    还冒雨把里长请来,写了断决书。

    不过写断决书之前,还逼着许老三写了个二百两的欠条。

    谁都觉得老许头这么做很过份,但许老三自己同意了,如此一来外人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许大烟为什么没去柳家,老许头则没去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不管嫁去柳家的是谁,事情摆平了就行。

    老许家大房则一个个一脸懵逼,那个贱人不是被他们下了迷药到送柳家的马车上了吗?为什么会在村里头被抓走。

    如果大烟那贱人在村里,那送柳家马车的是谁?

    他们并不认为那会是许仙儿,毕竟送人上马车的时候许仙儿还好好地待在房间里,可等到晚上都不见许仙儿回来,他们未免就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许老大夫妻俩就在镇上雇了辆马车去县城,不知为何他们总有种不妙的预感,不去柳家看一下,他们没法子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许仙儿是个妮子,在他们看来却是有用得很,甚至比许进财这个大儿子还有用,再加上又是真心疼这个女儿,因此并不希望她出事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急忙去柳家,却连柳家大门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只得了一条消息,嫁进来的的确是他们的亲女儿。

    有关于许家的事情,到中午的时候大烟也知道了个大概,惊讶于许家老俩口的绝情,在情况不明之下就写下了决断书。

    她是该笑话,还是同情许老三?

    “你们老许家真够麻烦的,不过看你现在好像更麻烦。”夏大夫看起来有点担心,但更多的似乎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他的医术在整个县城都是出了名的,早晨天还没亮就让人从被窝里拽出来,一路拎着到官府这里给人疗伤。

    差不多忙到中午才有工夫歇息,来不及多喘口气,就打包了吃的来探看。

    他不多心疼这臭丫头,就是好心疼他家乖孙。

    他家乖孙身体本来就不好,一路上还下着雨,又遇着拦路杀人的,不知受了多少的罪。

    “你就幸灾乐祸吧,小心我俩出不去,到时候没人给你养老送终。”大烟啃着鸡腿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当凶手,你也得有那个能耐才行。”夏大夫毫不掩饰的鄙夷,“听说那凶手是名大武师,你有没有被吓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烟。

    吓尿不吓尿的且不说,听他这意思,那八个傻叉有活过来的?

    “谁醒过来了?”大烟赶紧问道,“有没有替我解释凶手另有其人,什么时候才会放我俩出去。”

    夏大夫一脸古怪:“如果我没听错的话,醒来的那个叫云十八,不过他压根就没提你,把凶手描述了一下,然后又昏迷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其实这样也算是替她解释了,应该要放她出去才是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肯定还要给他们医治,记得提上一嘴,好把我俩放出去,这里头臭烘烘的不说,光线还不好,住着很压抑。”

    夏大夫应了下来,他也不想娇爷在这里头待着,这种地方晦气得很,人没病都得待出病来。

    让娇爷伸出手来他把了下脉,确定娇爷身体勉强还好,这才放心离开牢房。

    等夏大夫走远,牢头上前说道:“我劝你还是不要期望过高,这牢房进了以后不是那么容易就出去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