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章 仙儿愿意嫁柳家03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是不可能分出来的,我刚才就有说过,你要是不想分出来你可以回去,我甚至可以亲自送你回去,咱们家没了你照样也能过得有滋有味。”大烟怂恿着,甚至还用上了点激将法。

    许老三就跟没听出来似的,臭着一张脸说道:“老子没别的意思,只是觉得这事太突然了点,应该做好准备才行,至少得有地儿住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提前做准备,你就能建出个房子来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咋就不能了,做任何事情不是都该提前做准备,然后才去做,谁跟你似的想到就做,压根不等人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给你十年的时间准备,你也整不出个房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能的,老子就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现在能掏出个铜板来,我就信你。掏不出来我凭啥信你,你活到三十多岁,摸过几次铜板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老三就发现,自己又被噎住,回忆了一下后,就无言以对了。

    没有,真没有,一个铜板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下连自己都不信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住女婿家,多丢人啊。”许老三闷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这几天一直沉默的原因,住在老许家他心安理得,毕竟那是他从小长大的家,女婿家再好他也会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“嫌丢人你自己盖房子去,只要你有这个能耐。”大烟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老三。

    看到老驴子一脸便秘样,大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最看不起这种自己没能耐照顾妻儿,还看不得妻儿跟着别人过得好的人,这还没给他头顶戴上顶绿帽子呢,要真给戴了不得疯?

    要不是单氏稀罕他,早让单氏把他给甩了。

    “没能耐就闭嘴,整天就知道叨逼叨逼,觉得这里不好那里不好,自己心里头就没点逼数?”本打算等房子建好住进去,就帮他把封印解了,现在想想还是不解的比较好。

    人至贱,则无敌。

    贱成许老三这样的,她许大烟真心佩服。

    老许家都这样对他了,他心里头还一点怨气都没有,说不准还是觉得那个家好,内心还是想要回去那边。

    玛德,好想弄死他!

    许老三满心委屈,谁整天叨逼了,他白天一个字都没说好吗,也就前天晚上对着单氏说了几句,没想让熊孩子给听了去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数的啊,就是心里有数才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话了还不行么?”一米八八的汉子,就是再装鹌鹑也不像,委委屈屈的样子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    娇爷坐在板凳上晒太阳,手里头拿了根黄瓜,正吧唧吧唧啃得香。

    看许老三那憋屈样,都忍不住要同情。

    差点就忍不住对许老三讲,你被你闺女给忽悠了,这房子是你闺女建的,你闺女出的银子,跟爷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什么,对大烟说道:“刚我去摘黄瓜的时候听说许家人都回全了,还来了几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看清楚点的,结果遇着花痴,差点被恶心到。

    许老三猛地抬头,一下瞪大眼睛,二哥也回来了?

    大烟瞥到,来了一嘴:“很激动?要我送你回去么?”

    许老三:→_→

    为什么那么执心送他回去,总感觉被送回老许家以后就不会被接回来,怀疑会被抛弃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,我得照顾你娘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我怕你憋坏了。”大烟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去的,你娘比较重要。”你以为老子会上当吗?老子是打不过你,可老子脑子不傻。

    你娘没醒前,老子哪也不去。

    大烟看了看四周,没见到大雁跟狗娃,扭头问娇爷:“大雁跟狗娃偷听去了?”

    娇爷点头:“他俩机灵着呢,一听说老许家来了不少人,都跑去看情况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烟想了想,估计大雁怕来人会是伢婆子一类,许家又想着招卖她。

    县城出的事情已经传遍,大雁知道后吓了个半死,要是之前没有逃走,被卖进县老爷府上,那么她现在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瞥了许老三一眼,还是想送回去。

    刚分出来的第二天,老许家就来找事,说三房欠了五十两没给,许进宝娶媳妇要给份子钱,平摊每房一百两,合着就是一百五十两。

    跟抢钱有啥区别,也不知老许家哪来那么大的脸。

    估计这几天便宜爹不吭声还有这个原因在里头,所以才没敢去那边,估计去了那边会被压着要钱,说不准还会写下欠条。

    许老三心里头没点逼数,听俩小的去偷听,就忍不住哔哔:“瞧你把俩小带的,尽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怀念以前的熊孩子,一般说啥都听,不会跟自己对着干。

    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,也不会干。

    现在的熊孩子哟,连老子都敢打,简直要了老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干偷偷摸摸的事情,你就是没什么出息,连妻儿都护不住而已。你信不信你再这样会妻离子散,众叛亲离?”脑子里装的都是大粪,真以为自己是天,别人不会抛弃你。

    这种人就是惯犯,每天都得怼一下,怼到彻底怀疑人生才行。

    许老三:……

    能不能不要说的那么可怕,很吓人好吗?他压根就没想过会到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不过要真到了那种地步,才是真的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或许他压根就不敢往下想,很多事情经不起琢磨,一琢磨就完蛋。

    最不爱听的也是这种事情,每次一听到这个就觉得自己是个人见人厌的废物人渣,什么都做不了,什么都做不好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就很努力,偏偏没人能理解。

    他的心塞有谁能懂?

    “再没出息也把你生出来了,你以为你这把力气谁给的?”死妮子的力气现在比自己的还大,想想就好那啥。

    大烟就发现自己被怼了,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谢谢你咯!”大烟眼珠子一转,话锋一转,“要不要我插香烧纸把你供上,感谢你给我一把力气,让我做牛做马十六年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就想起农忙时父女俩要拉犁,顿时无言。

    谁家闺女都要干活,可当牛马来使的,却是一个都没有……除了他家闺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