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章 老许头的愤怒
    大烟摸了摸肚子,暂时没有解决的打算。

    茅房的木板门本来就不高,垫着脚尖能看清楚里头,大烟捏着鼻子垫脚往里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史氏蹲在坑上,正搭着脑袋使攒劲。

    门是往里头推的,大烟往后退了一步,没有丝毫犹豫,一脚将门踹开,趁着史氏脑袋被门一下拍懵,抬脚把她踹下了茅坑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谁,他娘的谁啊?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史氏大声尖叫,发现自己躺在茅坑里的一瞬间,她差点要疯掉。

    而大烟在史氏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果断跑路,绕到屋边上,顺着自己房间直接窗口跳进去。

    如此迅速,任谁也发现不了是她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喜欢跳窗,而是从大门进去说不准会被人看到,到时候就很有可能猜到是她踹的人。

    以许仙儿的聪明,说不准还猜测到她在偷听。

    果然没过多会许家就炸开了锅,原因很简单,家里有人大晚上蹲坑时掉进茅坑。

    大事啊这是,差不多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茅坑有多脏有多臭谁都知道,史氏是往后倒躺下去的,挣扎起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脏东西,根本没人乐意搭把手。

    丢了根绳子进去,可史氏又蠢又重,抓了绳子竟然还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不到两米深的地儿,还得让人拽着另一头,废了老半天的劲才把人拽出来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一股臭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艹,真臭!”连许老四都受不了,退后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咋回事,拉个屎还能把自己拉茅坑去,把自个当屎了不成?”许老四被恶心得不行,这娘们平日都让人嫌弃得不行,现在更是臭不可闻,简直没眼看。

    史氏委屈死了,又不是她乐意掉坑的,她那会正低着脑袋攒劲,门突然就开了,大门板子拍她脑门上,一下就把她给拍懵了去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坑里,都没弄清楚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自己掉进去的,刚有人使坏踹门,一下把我给顶下去的。”史氏不知道自己还挨了一脚,以为是被门板给拍下去的。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呼地一股大风刮来。

    砰

    茅房门没拴好,刮得一下关上。

    老许头抬头看了看天,大晚上一个星星都没有,皱着眉头道:“行了,估计是风给刮的,快要下雨了,赶紧提点水冲冲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点头,这会风贼大,也都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史氏也一脸懵逼,难不成真是风刮的?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大烟靠在大门抬头望天,老天简直神助攻,竟在这时候要下雨。

    垂目时与许仙儿对上,不由得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大烟姐姐这么晚了还没睡吗?”许仙儿声音柔弱却不见胆怯,又不会显得声小,恰好能让人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大烟仿佛看到一朵正在成长中的毒莲……哦不,是白莲花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

    “大烟姐姐,你我都是女子,应当斯文一些,说话不可如此粗鲁。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仙儿这是为你好,你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气死人不尝命吗?

    许仙儿一脸怔忡,她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的,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面,都不会有人给她气受,哪里会遇到这样的,句句不离‘关你屁事’。

    实在叫她有些受不了,脸色都变了,差点绷不住善良柔弱的表情。

    见鬼了吗?

    自从这次回来,家里的一切都变了,而变化最大的莫过于眼前这人。过去这人如猪般愚蠢,略施小计便会对她言听计从,何曾聪明过。

    她不免疑惑,怀疑是不是被人调包,否则怎么会变得如此难对付。

    往深里想想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人还是一样的人,仍旧是那么粗鄙不堪,蛮横自大,只是脑子好使了些。

    “大烟,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踹的茅房门?”许老大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人踹门吗?谁那么给力,竟然做了这件大好事。”大烟反问,一脸带着幸灾乐祸的兴味,甚至还有可惜。

    那样子看着竟有些遗憾,遗憾没有事先发现,自己亲自动手去踹。

    众人不是眼瞎,自然看得到。

    原本许老大还有所怀疑,看到大烟这表情倒是放心下来,心想估计不会是大烟,否则不会如此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这幸灾乐祸的表情也实在太过刺眼了点,让人看得无语,史氏更是想要撕烂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待在这也不嫌臭,没事的都赶紧帮忙提几桶水,就在这里冲干净了,实在不行去沟里头洗,别直接进屋把屋地都弄臭了。”许婆子是看着大烟说的,那意思很明显。

    不离手的棍子不耐烦地敲着墙,要不是史氏恶心成那样,许婆子估计会冲上去打人。

    大烟只当没有听到,也没有看到,拉了看戏的大雁要走。

    许婆子动作一顿,棍子就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烟头也不回,伸手接住棍子,‘咔嚓’一下掰断,随手又扔了回去。

    吸!

    本来扔的是许婆子,结果老许头用身子挡住,两节棍子,一节砸到肩胛骨,一节则在屁股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大烟回头看了一眼,眼睛微闪了闪,拽了大雁赶紧跑。

    “许大烟你给我站住!”老许头冲着大烟一声暴喝,那声音充满阴沉,让人无端生起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大烟顿了一下,停了下来,缓缓地调转头,满目阴森狠毒地盯了回去。

    来啊,互相伤害啊!

    不知原主曾经遭受过什么,记忆里一点印象都没有,但显然身体还残留着对老许头恐惧。

    可她不是原主,自是不会害怕老许头,不就比瞪眼么,谁怕谁?

    老许头对着大烟那一对看起来极为怨毒的眼神,神色不由得一滞,浑身一僵,气势瞬间被反压迫住,不免心悸,渐渐生起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不过十六岁的丫头片子,竟会产生这种的眼神。

    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自己气势完全被压住,使得连后背都禁不住佝偻几分。

    这妮子不简单,绝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要么置之不理,要么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