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章 挖坑等三房跳
    单氏怔了一下,结结巴巴地解释道:“不,不是,娘的意思是,里头放点白草灰就行了,没必要浪费这棉花,这棉花还是好的,留着做衣……”

    大烟伸手把东西抢回来,塞到包袱里头:“别跟我叨逼没用的,我乐意用啥就用啥,棉花我会还给你,你犯不着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不花你的银子。”最后还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,不用还的,你……”单氏一脸无措,手脚不安地动着不知该往哪放,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母亲,她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给不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她的不对,闺女都长这么大了,她竟从未给准备过女儿家要用的东西。心是酸的,别人家的闺女十二三岁就有初潮,闺女她直到现在才来,都已经十六岁了。

    这是没长好,亏了身子啊。

    大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拎着包袱走了出去,怕再不走会自己忍不住想要揍人。

    路是她自己选的,现在露出这么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给谁看。

    心很疼很酸吗?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有个便宜闺女帮你顶着,让你重新选择一条好走的道,你偏偏撞了南墙也不回头。

    不乐意回头你继续撞啊,装什么可怜。

    鬼知道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功夫,娇爷又会干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,她是一百个……不,是一万个不放心。

    果然不放心是对的,娇爷又犯蠢了。

    水倒是放了,就是放得有点多。

    她其实只需一碗姜汤红糖就行,要是煮着实在麻烦,拿开水冲也差不多一样,而不是一整整大锅,看样子至少有十个大海碗多。

    好,放的料不少,光整姜就有五六块,红糖未知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抠了抠手掌心,水是刚煮开的,她能不能把姜捞出来几块,只留一块切片再放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帮我缝那啥,我有点体寒,这火我来烧就行。”最后大烟还是决定把娇爷撵走,虽说娇爷是好心,可这好心实在令人难以消受,多了总会有种消化不良之感。

    娇爷一脸怔愣地看着锅,眼睛微闪了闪,扔了烧火棍起身就跑。

    爷没有错,爷只是太着急……才会忘了切片。

    再说了,不切就不能喝了?

    死女人,就知道矫情,你以为谁都能喝到爷煮的红糖姜汤吗?

    给脸不要脸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大烟好不容易才喝上一碗自己重新加工过的红糖姜汤,差点被自己感动到泪流,果断将自己从锅里捞起来的几块姜与剩下大半锅红糖姜汤打包,又往怀里头揣了几个月事带,迅速回了许家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不方便得很,鬼知道会不会又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要闭关,浴……血重生。

    再贱!

    娇爷不知大烟正在躲避,正一边缝着那啥一边琢磨着要给做点啥吃,连续七天血止不止那得多虚啊。

    补,必须得补。

    不就是煮要放水么,多大点事,他肯定忘不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大烟没成功闭关,无奈之下浴血奋战,干了一锅诡异无比的鸡汤。

    然后丢盔丢假,继续逃了。

    色令智昏,美色误我,大烟躺床上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可她能怎么办,肚子难受得很,大晚上压根睡不着。起来修炼了一会儿还是感到很不舒服,干脆就出门溜达一会,放放风。

    这时候许家人应该都睡了才对,大房却还点着油灯,几缕灯光从窗缝里透出,几道很轻很轻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,不靠近几乎听不见,更别谈能听清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大烟想了想,反正也没事,不如绕到后面去偷听一下。

    到这会还不睡觉,说不定在闹夭蛾子。

    “柳家是怎么回事,不是说好了看上大烟了吗,为什么会改变主意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是怎么回事,说不准是看那贱人不守妇道,才不高兴要换人。反正我不管,现在我连县城的活计都没了,娶不到玉娘我宁愿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你急什么,又没人说不让你娶,现在不是在商量吗?现在主要是要找清楚柳家改变主意的原因,我觉得这事情并不简单,毕竟当时柳家并没有嫌弃大烟贱人,相反还十分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柳家的意思还是要嫁个人进去,否则就是给他们多一倍的聘礼,他们也不会愿意把柳玉娘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嫁谁?燕子么?不说你爷奶不会同意,就是同意了,柳家也不一定看得上燕子,别到时候两头不讨好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没什么难,他们不是看中大烟了吗?先默认让仙儿嫁过去,到时候给三房下药,等人都毒晕了,把大烟捆上送马车上,柳家自然就会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那贱人精着呢,不一定会上当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有什么关系,实在不行到时候想法子把那贱人拖住,将小贱人送马车上也一样,反正那小贱人个头不小,嫁人也勉强合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烟默默地听着,抠了抠手掌心,忍了又忍才没用拳头去砸墙壁,要不然这土墙能被她几下砸穿。

    还以为劝说不了就会放弃,没想到正憋在大招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偷听到,说不准到那时真会中招。

    是她让柳家过来搞事情的,这算不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?

    其实她应该警告柳家别来打许家姑娘的主意,那样就……不对,就算柳家肯罢休,许家人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有坑,不管她挖不挖。

    没有柳家这门亲事,说不准现在正在考虑把她姐俩卖哪家赚钱多,因为他们需要准备聘礼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干涉,聘礼说不准要翻倍。

    抠着手心又听了一会儿,直到里头的人不再说话,已经要各回各的屋睡觉,大烟才小心翼翼地离开屋后。

    晚上水喝得有点多,路过茅房的时候打算进里头蹲会,不料里头有人。

    “三房那俩死崽子,还真是讨厌,给老娘洗个衣服都不乐意,就该让大房算计去……啧啧,才十岁的小妮子就嫁人,说不准在床上就让人给弄……”茅房里头蹲了个人,嘴里头碎碎念,不停地骂骂咧咧,也不知是不是便秘难受给憋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