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章 以后别做饭
    许婆子实在打累了,连拎着棍子的手都是哆嗦的,顶了一张谁欠了她八百两银子的臭脸,头也不回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俩小的扒窗口往里头一看,爹娘倒在地上吐着血,看起来伤得好严重。

    叫了几声都没应,吓得他们赶紧往夏大夫家跑。

    夏大夫家。

    许大烟怀着很大的期待,将锅盖掀开,往锅里头看去。

    是白菜粥没错,还是放水了的。

    “大白菜!”许大烟垮了脸,拿着锅盖的手都抖了。

    “大白菜怎么了,大白菜煮的粥就不能……”吃了?往锅里头一看,那两个字一时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白菜粥是咋了,看起来似乎好诡异。

    娇爷:(⊙o⊙)…

    许大烟现在正在考虑,要不要一锅盖拍死娇爷,你要用大白菜熬粥没有任何问题,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大白菜的感受。

    有整颗扔进去的吗?

    “菜,你洗了吗?”许大烟深呼吸了几口气,这才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要洗吗?”娇爷一脸茫然。“平常你不都是把外皮扒了,然后直接切了吗?”

    许大烟反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切?”

    娇爷:“……好像忘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在扒不好的外皮的时候,他还想着要切一下的,但拿水冲了冲以后就忘了,直接丢进了锅里。

    下次,下次他一定会记住。

    瞟了大烟的脸一眼,心情一下变得不美妙。

    哼,女人就是矫情,整颗大白菜放下去咋了,是很难吃还是能毒死人怎么地?量足足的,你就吃你!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快点吃饭!”娇爷挥了挥勺子,死女人死矫情,不吃使勺子拍死你。

    “你良心会痛不?”看着那颗完好的白菜,她捂着胸口好生纠结。

    “早让狗吃了!”娇爷一脸阴森森。

    为了证实浪费粮食是一件十分可耻的事情,娇爷给自己盛了一小碗,然后给大烟还有夏大夫各盛了一大碗。

    敢不吃试试?信水信爷下顿还煮!

    许大烟一边喝着粥,一边盯着大白菜看,不知道里面熟了没有,说不准把外面的扒了,里面的还能拿来炖肉吃。

    其实粥的味道不是很怪,就是吃着感觉特别扭。

    心里头谨记,不能让娇爷下厨。

    然而娇爷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?

    “那块地已经整出来了,马上就能挖地基,你是怎么打算的,建成两层小楼,还是六间房?”娇爷眼珠子滴流转,小口小口地喝着粥,说着房子的事情却惦记着许家今早的鸡蛋粥,考虑要不要明天也煮个鸡蛋粥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着办!”许大烟对房子没什么要求,亮堂点就行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想后悔。”娇爷眼睛一亮,眼睛转了转,打起主意来。

    大烟心里头一突,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不过是建个房子而已,难不成还能整出什么夭蛾子来?

    想了想,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乎,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好歹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时间,对娇爷一些习惯夏大夫是深有体会,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主意,指不定有人要吃瘪。

    不过迟疑了一下,夏大夫就淡定了,不打算提醒什么。

    有些人,太过自信,他乐得看热闹。

    不管了,喝粥,喝……粥。

    粥刚喝到一半,大雁跟狗娃如旋风般冲了进来,皆是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“大姐不好了,奶把爹娘打了,都打吐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躺在地上,叫他们没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你快去看看,爹娘是不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烟眉头皱了起来,朝夏大夫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大夫咕噜几口把粥喝完,一抹嘴背起药篓子,说道:“走,一起去看看,毕竟是你爹娘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对许老三跟单氏挨打不以为然,又不是第一次这样,挨打那是经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夏玖拿筷子敲了敲大烟的碗:“赶紧喝完去看。”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干了这一碗白菜粥,这一次就算罢了,求下次不要再做饭。

    顾不上把碗收起来,三人带着俩小的匆匆往许家赶了过去,估计人伤得挺严重,俩小的吓得六神无主,都忘了要留下个人照顾。

    刚进许家大门,就看到许婆子在上房堂屋逛荡,见到人就甩眼刀子。

    大烟撸袖作势要揍人,许婆子一扭头冲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连门也关上。

    “我呸,欺软怕硬的老东西。”要不是惦记着许老三跟单氏的伤势,非得冲上去砸门不可。

    不一定要揍着人,把人吓尿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奶长得挺像的,不会老了也这样?”娇爷明显一脸嫌弃,实在看不惯许婆子阴阳怪气的样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大烟嘴角直抽,坚决否定。

    说话间已经到了三房门前,几人齐齐往里头一看。

    嚯!

    真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出手还挺狠,看样子是要把人往死里头打。”夏大夫先给许老三检查,发现伤得挺严重,整个后背看着都不对劲,肉皮都是浮着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还看不出有多严重,但事实上已经伤狠了。

    然而夏大夫捋了埒胡子,叹声道:“不过你爹皮粗肉糙,凭着你奶那点力气,打不出大问题来。内伤没多严重,就是外伤厉害了点,养一个月都不定能养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能把人打成这样,你奶这是拼了老命啊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正看着单氏的情况,倒是运气好没伤到右胳膊,可情况也不太好,的的确确被打出了内伤。

    这一下伤了元气,没三个月都养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把人打死了倒好,半死不活最是烦人。”真不知那老婆子哪来的力气,竟然把人打成这样。

    明明从来就不下田干活,家里头的活也不曾干过,每天不是待在房间里就是树底下唠嗑,一点力气活都没有干过。

    不会是打人打出来的力气?许大烟无比抽搐地想到。

    许老三刚醒来就听到大烟那一句话,恨不得继续晕着没有醒过来,死妮子心狠呐,这是巴不得爹娘早死啊。

    心又开始痛了,身上再痛也比不过心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感觉神清气爽不?”许大烟看到许老三醒来,不问怎么挨的打,又伤得如何,只问他心里头的感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