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章 夫妻俩又挨打
    不过这锅他不背,谁的锅谁自己背。

    许老三已经被打击到,视线在媳妇孩子脸上来回扫,越看越是心塞,连鸡蛋粥都喝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心里头难受,又有种说不出的难堪。

    “大雁,狗娃你俩听着,中午到姐夫那里吃肉。”娇爷丢下一句话,拉着大烟赶紧跑了。

    再不跑他会忍不住发飙,坦白这事都是大烟干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觉得说出来大烟不一定会难为,但他还是想帮忙先顶一阵子。

    俩人溜得倒是快,留下来几个既无语又心虚,顶着许老三那质疑目光,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心里头既别扭得很,又有种莫名的舒坦。

    若非要用言语来形容,那应该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你这么不好,感觉简直不要太爽!

    等不到许老三平复心情来说些什么,许婆子就带着金氏来了三房,把大雁跟狗娃都撵了出去。

    本想躺着休息会的单氏,不得不坐到一边老实听着。

    “三弟妹,大烟那事你考虑咋样?”金氏直接了当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能咋样,你又不是不知道,大烟跟夏玖好上了的事,这孩子拧得很,我就是想管也管不住。”单氏早就考虑清楚了,柳家那情况再好,只要大烟不同情,谁也作不了大烟的主。

    瞧着娇爷也不是很差,又已经那啥了,凑一块过也挺好。

    金氏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你是大烟娘,你咋管不着?要我说你就是心太软,由着大烟糊来,咱是她长辈,还能害了她不成?”

    单氏低着头不吱声。

    许婆子抬了抬眼皮子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你是猪吗,还是脑子让狗给吃了,她不同意你就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吗?”

    单氏捏了捏还疼着的右胳膊,干巴巴地说道:“妮子心狠着呢,你在她跟前哭闹她当戏看,还能高兴得啃掉好几根瓜。上吊也没用,她当咱是累赘呢,说咱早死了她好早点甩包袱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:……

    金氏:……

    许老三揉了揉胸口,那个疼哟,这些话可不是假的,真是那死妮子亲口说的,还是对他说的。

    那几天他又哭又闹,要死要活的,那妮子就是那样啃着瓜笑眯眯地看着,还问要不要帮他找根绳子好上吊。

    完了他冷静了下来,她还一脸遗憾,巴不得他死啊这是。

    好心塞,塞得很痛!

    再想到刚才知道的真相,差点泪奔,死妮子是早就嫌弃他这个爹了,多狠的心哪,老早就撇开他一个吃独食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许老三低着头,一下又一下地捶着自己的胸口,里头实在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啥毛病?”许婆子瞥眼。

    许老三难受得说不出话来,‘哽唧’了两声又继续捶,那力气看起来像要活生生把自己捶死。

    “孩他爹心里难受,是让大烟给气的。”单氏眼里含着泪,哽咽着抽泣道。“妮子长大了,翅膀子硬了,说啥也不听。说得多了急了,还要打人,刚还要跟她爹打架,多亏夏玖给拉走了,要不然还不知道会闹成啥样呢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:……

    金氏:……

    这话要她们怎么接,本来还想着给支个招,孩崽子再不听话,总不能看着爹娘上吊不管?谁知道不提这茬还好,一提这茬还勾起了这俩的伤心事,这一哭二闹三上吊估计是没法用了。

    瞧夫妻那样也不像是在做假,估摸着是真事。

    “呸,整出这么要死要活的样给谁看?自己养出来的狼崽子,活该你们受这罪。”许婆子一唾沫吐地上,一脸讥讽与不屑。

    金氏皱起了眉头,尽管她心里面也鄙夷得很,可她来的目的可不是看三房的笑话,而是要说服三房把大烟嫁柳家去。

    “娘,可别忘了咱来的目的。”金氏扯了扯许婆子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管不着,你有能耐你自个说去。”许婆子瞥了她一眼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估计是腿有点痒,用棍子蹭了几下。

    金氏傻了眼,这……这咋能不管呢?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一起说服三房的吗?再说了,这大烟要是嫁到柳家去,凭着柳家跟县老爷的关系,老五想要个好前程,不是更容易一些吗?

    偏生许婆子就不管,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小腿。

    “娘你不能不管啊!”金氏就急了,又拽了拽许婆子的袖子。

    哪曾想许婆子不但没打算管,还抬手就一棍子敲了过来。

    哎呦!

    一棍子敲得不轻,金氏手直接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娘你干啥呢?”金氏有了气,语气也不多好。

    “让你手贱。”许婆子抬了抬眼皮子,完了突然就拿棍子冲着许老三去,一边打一边骂骂咧咧。“捶,我让你捶,长了一身贱皮子的下作玩意,要不想活了当初咋不让野猪顶死算了。瘫在这里狼狈粮食,还得让人给你端屎端尿……瞧你生出的狼心狗肺的玩意,活该你……”

    画面转变得太快,金氏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那一棍棍打在许老三身上,光听着声就觉得好疼,一下一下的听得她浑身一抖一抖的,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,那啥,我先回了,等大烟回来,你还是得说说她,柳家那可是顶好的地方。”金氏受不了要跑,跑之前还不忘叮嘱单氏一番。

    单氏不说什么反对的话,一脸讷讷地点头。

    金氏见单氏点了头,往许婆子那里瞅了一眼,忍不住又是一抖,顶不住赶紧往外跑。

    饶是看习惯了的单氏,看着这一幕也禁不住眼皮直跳,整个脖子都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许老三皮粗肉糙禁打,换别人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。

    许老三心里头难受,挨了顿爆打,身上可劲地痛着,反倒感觉心里头好受了点,就抱着脑袋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认打,随便打。

    许婆子就跟个疯婆子似的,打了半天不见许老三吭声,一副气歪了样子,扭头就冲着单氏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贱娘们,看到自个男人挨打也不吭声,这心毒得哟,是不是想着男人死了你好改嫁?做你的千秋大梦去,看我不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出手够狠,骂得也够难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