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章 你们竟然吃独食
    一大早有鸡蛋粥吃,被大烟怼得怀疑人生的许老三立马眉开眼笑,几碗鸡蛋粥喝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连带对着娇爷,也有了好脸色。

    大雁胳膊肘子顶了顶大烟,问:“大姐,你说咱爹是属啥的,昨晚上你把他怼成那样,现在还能乐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大烟瞥了许老三一眼,平静地说道:“属驴的呗,牵着不走,打着倒退,你越是说他,他就越犯拧劲儿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……

    死妮子,说话小声点,老子能听见!

    大雁看了许老三一眼:好大的一头毛驴子。

    “等你姐夫把房子建好,姐去买头毛驴回来,到时候你就知道驴是什么样子的,到底像不像了。”大烟没吃那粥,小杨氏煮出来的玩意她不放心吃,宁愿回去再煮。

    被拉出来被驴比的某三黑了脸,说话就不能小声点?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打算建啥样的房子,你有银子?”许老三对大烟发作不得,鬼知道说一句会不会被怼十句,干脆把火气全冲娇爷去。

    娇爷沉思了一下,这人是死女人的亲爹,自己要不要给点面子?

    “有没银子关你屁事?”大烟直接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啥,我又没跟你说,你吱啥声?”许老三说话结结巴巴,声音也降了几个调,实在是被怼得有点怂。

    “那房子是我的,他也是我的,都是我的,你懂不?你问他房子的事,就等于是问到我的头上,我凭啥不能吱声?”许大烟一脸我就是故意的,有本事你来怼我啊。

    许老三指着大烟,气道:“老子还没答应你嫁他呢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奇怪道:“我需要你答应吗?”

    许老三梗着脖子:“我是你老子!”

    许大烟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死妮子,能不能笑得正常一点,你他娘的看着好吓人好吗?许老三认为自己是老子,哪怕怼不过这死孩崽子,也不能输了气势。

    可梗着脖子不到十息,顶不住蔫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想管我可以,只要你能打得过我。”许大烟笑完丢了一句。

    怼得许老三直接石化,整个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人家生闺女他也生闺女,为什么别人家的闺女都听父母的话,他这当人老子的却要打得过闺女才行。

    不由得看了单氏一眼,死娘们,不会生崽子。

    正在喝粥的单氏顿了一下,好歹夫妻十几年,立马懂得许老三眼里的意思,脸‘唰’地一下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该!”生病中的人表示脾气不好。

    许老三就有种被孤立了的感觉,媳妇孩子是一家人,就自己是外人。一个个都不待见他,忘了谁才是他们的天,没有他这个天顶着,他们能活得这么舒坦?

    心底下不禁生怨,看他腿好不了,都不稀罕他了。

    娇爷进来有了一会儿了,房间里太过简陋,他连个凳子都没捞着坐,某个疑似岳父的人还看他不顺眼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。

    好像他就看他顺眼似的,蠢得跟头驴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早饭,你跟我回去吃饭。”娇爷扯了扯大烟的袖子,本来见大烟拿了粥回来,想着大烟是不是会在这里吃,心里头还有点犹豫,见大烟没动碗筷,心里头一下子活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烟表情一顿,狐疑地看向娇爷,心里头莫名有点方。

    娇爷哼了一声:“我放水了,绝对放水了。”

    大烟:……

    看样子应该是放了,某个煮东西总忘记放水的人可能开窍了,可莫名地她心里还是很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啥玩意?”为了自己小命着想,还是先问清楚的好。

    “白菜粥!”娇爷瞥了桌上的罐子一眼,小声补了一句。“我可是放了整整一棵白菜,不比鸡蛋粥差。”

    大烟默默地在心里头想,这白菜是大白菜还是小白菜,估计是小白菜,毕竟没人会用大白菜煮粥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大白菜,其实也没啥,顶多菜多米少呗。

    于是大烟站了起来,放心跟娇爷回去。

    “蠢得跟猪似的,有鸡蛋粥不吃,吃菜粥。”许老三仿佛找到了把柄,立马讽刺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烟在门口停了下来,扭头就想要怼回去。

    说那点粥还不够喂他这头猪,但见单氏,大雁还有狗娃都在吃,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瞧瞧我这脸,白里透红,多健康的肤色。说起来,这平日里肉跟鸡蛋吃得有点多,早晨吃点清淡的才舒服,菜粥正好合适。”许大烟指着自己的脸,不用照镜子就能知道,脸色比以往要红润得多,并且还白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许老三瞪凸了眼。

    天天都见面,压根没注意到这变化,现在仔细看了看,再回忆起一个月脸大烟的脸色,许老三直接就傻了眼。

    以前这妮子可是脸色腊黄,瘦得跟麻杆似的,现在的脸看着又圆又白净,脸色红润得比大房仙儿都不差了。

    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,许老三下意识往另外两个孩子脸上看。

    尽管还是瘦得跟麻杆似的,可脸色却是好的,看起来十分健康,不似以往般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莫过于狗娃,过去的狗娃虚弱得让人担心能不能养活,现在瘦归瘦,却是活蹦乱跳,跑得比兔子还要快。

    再看单氏,刚病了一场的人,脸色并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只是再不好……貌似也比一个月前强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大不孝,竟然吃独食。”许老三低声喃喃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一房人吃独食,唯独撇下他一个。

    好心塞……不,是心痛。

    “吃独食咋了,你未来女婿给的,只让吃不让拿。”大烟把娇爷推出来顶锅,反正吃独食这事瞒不住,毕竟脸色在那里摆着,早点拿出来打击许老三也比被许家其他人发现,再告诉许老三的强。

    娇爷瞪了大烟一眼,这跟他有个鸟的关系,他现在都是靠着她养的。

    有能耐说出来,干啥还要甩锅!?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看着他们吃独食,就不爱搭理你跟你许家这些自私自利的人,怎么着?”娇爷一脸傲气,谁让他看许老三不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