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章 跟咽毒药似的
    “干啥呢这是,都不想吃饭了是不是?”许婆子手拿着棍子,吊着眼皮子,没拿正脸看人。

    推搡着的二人停了下来,扭头看许婆子那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时间沉默,都不想去惹许婆子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别在这里碍事,你不吃有人得吃。”许大烟直接给了许仙儿一脚,面无表情地盛粥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倒不是许大烟怕了许婆子,而是不喜欢看到许婆子这模样,每一次看到都有种万匹草泥马在狂奔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为不吭声就行了,谁知道走边上过的时候给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没事别老往外头跑,都是要成亲的人了,给我正经点,实在闲着绣花去。”许婆子眼神冷飕飕地瞟着,哪怕说着话也不正脸看人,而是斜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许大烟斜眼→_→。

    就你会不拿正眼看人,谁给你脸倚老卖老?

    一看你那老脸就不爽!

    许婆子眉毛一横,眼皮子往起一吊,举了棍子就往许大烟身上打,破口大骂:“不要脸的贱蹄子,几天不打你就皮痒了是不是?真当我老婆子怕了你,不敢收拾你不成?挨千万的玩意,有能耐你还手啊,打死我这老婆子……”

    消停了那么久,许大烟都以为这老太太怕了,不敢再惹她了。

    谁想到会突然乍起,还拿了棍子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妈个鸡!

    “我去,你给我等着!”许大烟挨了一棍子,差点气歪鼻子。

    这老太太贼他娘的阴险啊,一棍子不往人身上打,反倒瞄准了装得满满的瓦罐,好像算准了她会护食似的,这一护就让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疼啊,刮着耳朵能不疼么?

    鬼知道她为什么要护着一锅粥,明明人比粥重要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挨一棍子,棍子再甩起来的时候她都跑远了,毕竟傻了才会站在原地挨打。

    “贱蹄子,能耐你别跑啊你!”许婆子追了几步就没再追,停在天井边上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许大烟站在爹娘门口回头看她一眼,想说‘能耐你最好站在那里,等我把东西放下,回头再收拾你去’,但想了想还是没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她跟一脑子有问题的老太太较什么劲,没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冲着许婆子唾了一口,扭头进了房门,下次这厨房她不去了,谁爱去谁去。

    →_→斜眼大雁。

    咦,娇爷啥时候来的?!

    娇爷哼了一声,才不会告诉你,爷是看着你进厨房的。

    天井边上,被许大烟唾了一口的许婆子很生气,站在那里跳着脚骂,然而眼睛却没往三房这边看,反倒歪着脖子斜着眼往厨房里看。

    许仙儿被踹着小腿,疼了好久才缓过劲来,心里头郁闷得不行。只是看到大烟往厨房这边来,忍不住跟过来说几句风凉话,顺便讨回点东西。

    没想到东西没讨回来,还让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人都走了,她留着也没意思,打算回房去。

    路许婆子边上过的时候,迟疑了一下,柔柔弱弱地喊了一句:“奶,你别生气,大烟姐姐她……不值得你气坏身体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会讨许婆子开心,没想挨了一冷眼子。

    “整一副乖巧样给谁看,别以为我年纪大了看不出来,一个个巴不得我这老婆子早死。”许婆子的眼神尖锐,仿佛要把人给扎透。

    许仙儿浑身一僵,嘴角抽了几下:“奶,你怎么会这么想,仙儿打小就跟你亲,巴不得奶你长命百岁……”

    许婆子拧眉打断:“少跟我逼叨逼叨,爱使毒针的都不是什么好玩意,一肚子坏水,心肝都是黑的。”

    许仙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婆子抬了抬眼皮子,一脸不耐烦:“还不赶紧滚,想挨揍不是?”说着就举起了棍子,冲着许仙儿要打。

    许仙儿吓了一跳,赶紧提了裙子跑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许大烟那皮厚的,挨上几棍子没啥事,那老粗棍子打上一棍子,不知道得疼多少天。

    心里头郁闷死,向来挨打的都是三房,她许仙儿何时挨过打?

    都怪许大烟那贱人,把奶给气着了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她都主动忽略了许婆子说她黑心肝的话,心里着还惦记着怎么才能把毒针要回来,那是她用来防身的东西,哪里舍得就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见许仙儿回了房,许婆子往厨房看了一眼,里头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,留在这里也没啥用,就拧着眉头回了上房。

    许春燕跟老许头正坐在那里喝粥,喝得‘哧溜哧溜’声直响。

    旁边晾着一碗粥,上面放了双筷子,毫无疑问是许婆子的。

    “仙儿哪来的毒针?”许婆子一屁股坐凳子上,手上拿着的棍子直接放桌子上,语气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眼神幽深地盯着粥看,就那么一直盯着,一点要拿筷子的意思都没有,仿佛粥里头有什么不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老许头抬头看向许婆子,再看了一眼那碗粥,渐渐地皱起了眉头,眼底深处翻滚着一抹阴沉,面色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鸡蛋粥凉了不好吃,你赶紧吃了,一会去找老大媳妇一起,再到三房说说去,搭上柳家这层关系,老五以后的路会好走一点。”然而很快就恢复温和的样子,低下头继续喝粥,却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许婆子阴沉着脸,盯着粥看了好久才端起来,心不在焉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春燕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却没有觉得有多奇怪,反正爹娘经常都是这个样子,她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不过以前都是三房引起的,这次的引子却是别人。

    想到那毒针,许春燕心里头也发悚,连带着也有点害怕许仙儿。

    “娘,回头你跟大嫂说说,让她好好说说仙儿,玩啥不好非得玩毒针,还藏在怀里头,一不小心扎着可是会中毒的。”许春燕原本想自己去说的,想了想没这个胆子,怕不小心把人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不去想为什么会把人得罪,毕竟一直以来仙儿都是温柔善良的。

    许婆子不吭声,连眼神都没给一个。

    碗里头的粥喝得很慢,有一口没一口的,就跟咽了毒药似的。

    许春燕觉得奇怪,抬头看了许婆子一眼,发现许婆子正在发呆,压根就没有听进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