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章 发烧了?
    “我就没想明白这许大烟是啥意思。”柳三摸了把脸,上面火辣辣的疼,刚让从屁股踹了一脚,脸先着地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他们三房跟其余人不合?”柳四摸了摸胳膊,‘咔嚓’一声把打脱臼了的地方装回去,疼得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,哆嗦着说道。“还是咱们柳家好,不管兄弟再多也齐心,没那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共妻的好处,要不然凭着他们的条件,早娶到媳妇了。

    可也有一点不好,他们兄弟几个太壮实了点,女人太娇气会受不了,受得了他们的女人他们又看不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看上眼一个合适的,人家却看不上他们。

    愁,太愁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这许家绝对不能放过,提出来要换亲的是他们,现在受苦受难的却是咱们兄弟几个。”柳鸣面色难看,若非许家给信他们去鱼尾村那破地方相看,就不会看中许大烟,也就没有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兄弟几个闻言皆点了点头,许家三房他们暂时是不敢惹的,毕竟有那凶残女人保着,其他人就不能轻易放过了。

    再且那凶残女不是说了,欢迎他们去搞事情……

    不,是让他们必须去搞事情。

    大爷的!

    当初许向东可是信誓旦旦,说许家的一切事情他都可以作主,许家的姑娘他们家看上了就可以带走。

    结果不但带不走,还惹了一身麻烦。

    不管柳家兄弟几个怎么纠结,大烟带着大雁直接离开了县城,还是走的水路,只花了半个时辰就回到了鱼尾村。

    从天堑河上来的时候,大雁的腿还是抖得跟面条似的。

    河岸那边时不时就跑出个黑影来,不是都会往结界上撞,有些只是伸长脖子往这边看,可黑灯瞎火够吓人的。

    感觉像见了鬼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都走到小水沟那了,大雁的腿还是抖的,回头看了一眼天堑河,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装个高手,在她爹想要揍她的时候把袖子一撸,吓得她爹再也不敢揍她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对了,偶而打打猎也不错。

    并不想拿命去搏,她还想多活几十年,直到老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决定好要跟我混了没?”回来的路上大烟就要淡定得多,反正对面的巨兽不能过来,在这边的自己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决定好了,我要学。”大雁怕啊,但还是咬牙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以前挨那么多打都没死,大不了以后小心一点就是。

    大烟一脸失望,本来还等着大雁放弃的,没想到会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,一会回房我教你!”转念一想,其实也没什么,或许三房这俩孩子有点本事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没有生存能力的熊孩子,只能依附着父母而生,不管父母说什么都要听,否则就会被说成是叛逆。

    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想,叛逆是因为他们不认识,可在这个家里叛逆的结果就是……

    许老三蒲扇大的一巴掌,抽得你满脑袋星星在转。

    等大雁跟狗娃都有了独自生存的能力,还用得着害怕许老三吗?到时候她这个冒牌货就可以功成身退,管他许老三跟谁相亲相爱去。

    至于单氏……

    不太担心,反正有俩熊孩子照顾。

    大烟告诉眼前这便宜妹妹,既然要学,就一定要认真学,否则永远干不过许老三,因为许老三资质比他们都要好。

    为了能干得过许老三,大雁挥着小拳头保证一定会努力学。

    阿啾!

    许老三这一晚上不知打了多少个喷嚏,总感觉后背有些发寒,忍不住往身上扯了扯被子,明明现在就已经是三月底,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黑山县这个地方,三月底已经热了起来,再凉也凉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自己摸了摸额头,怀疑是不是发烧了。

    摸了几下摸不出来,干脆伸手去摸单氏的额头,比较一下冷热,结果发现单氏的额头比他的还要热。

    许老三:……

    “孩他娘,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许老三有点不放心,伸手推了推正睡得迷糊的她。

    “你又抽哪门子的疯?大晚上不睡觉想干啥,你白天睡够了不困,我可是没睡困得要死,没精力跟你掰扯。”单氏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感觉是有那么一点点发热,不过没太在意,自打胳膊受伤了以后,她晚上睡觉时都会有点发热。

    本来胳膊都快好的了,这两天家里头犯事,被推了几下又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怀疑这么继续下去,自己这胳膊别想好全,以后说不准这右胳膊就废了,很难再使上劲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发烧了,你咋不当回事呢?”许老三又伸手摸了一下,拧着眉头道。“小心烧厉害了,把自个烧成傻子。”

    单氏:……

    虽说是关心的话,可她实在没法感动,被烦得不行就爬起来喝了点水,摸了摸额头感觉没多大事,又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许老三不放心啊,推了一下:“喝水管啥用,去打点水来,拿块湿布敷敷,一会我替你换。”

    单氏就没想理他,小心避开右胳膊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许老三:呃,好心还当耳边风了。

    心里头不高兴,心想:你要不是我媳妇,我才懒得关心你。

    估计单氏是真困得不行,刚躺下去没多会就睡着了去,一旁满心担忧的许老三看着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想睡又不敢睡,怕媳妇一不小心烧成傻子。

    又恨自己的腿不管用,要是腿好使的话就去打盆水回来,好生给敷敷额头把烧降下去。

    盯着自己的两条腿,就想着打通经脉的事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一回事,想着想着就感觉身体里头似乎有一股气,在身体里头转了转,然后进了肚子那里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屁股突然跟针扎似的,猛地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不是腿不管用,他都直接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下真心疼,赶得上那天他得了疝气后屁股疼的那一段,好在并没有疼多久,要不然他很难躺得住。

    伸手进裤子里摸了摸屁股,感觉好像没多大事。

    完了用摸完屁股的手去摸单氏的额头,认真感受了一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