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章 你别后悔啊
    回过神来的阮子文一脸懵逼,刚好像做了个梦,遇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红袖添香,他一直努力想要看清她的样貌,突然间许大烟那张放大的脸就冒了出来,一下子打碎了他的梦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许仙儿会捂着眼睛惨叫,看样子是伤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,你又做什么了?”阮子文想伸手去扶许仙儿,又觉得男女授受不亲,只得犹豫地看着许大烟。

    粗暴的女人,肯定趁着他发呆,出手伤人了。

    伤得还是眼睛,好狠的心。

    许大烟并没有下狠手,有些嫌弃地收回手,吹了吹两根手指头,但还是觉得不太干净,就抓起阮子文的衣角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看她眼睛不顺眼,戳了一下。”没什么好否认的,就是她干的,怎么着,不服来战啊。

    阮子文无语凝噎,这到底是什么人啊,连戳人眼珠子的事情都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再看捂着眼睛不断**的许仙儿,迟疑了一下,还是开口问道:“仙儿姑娘,你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许仙儿快要疯了,正在施展魅术的时候被戳到眼睛,那可是致命伤,尽管她的眼睛不会有事,可一时半会也是使不出魅术来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,这贱人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竟正好在关键时刻出手,速度快到她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若不是往后避了一下,最近她看东西都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“疼,我眼睛疼。”许仙儿嘤嘤哭出声,听起来越发可怜。“大烟姐姐你好狠的心,我只是想来跟你说说话,陪陪你,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许大烟余光瞥见娇爷扒着窗口咬着大拇指往这里偷看,就一脸认真地说道:“谁让你眼睛不老实,尽往我男人脸上看,我不高兴不戳你戳谁?”

    许仙儿嘤嘤哭:“哪有,大烟姐姐你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装柔弱装可怜没用,你那双招子若是不想要了,下次还继续,我可以保证下次不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大烟姐姐,你真的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美的一双招子啊,若是挖下来用药水保存,不知道能保存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仙儿心底下一沉,按耐下心中的不安,开始思考要怎么对付许大烟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踢到铁板,向对方施展魅术无用,换个人施展被破。在对方说要挖她眼珠子的一瞬间,她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力量的不足,哪怕她诱惑了所有人,这所有人的力量都不足以干掉对方的话,那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有这本事,魅术她顶多一天只能施展一次,所延续的时间也是很有限,不可能让所有人为她着迷。

    就如刚才,她以为把阮子文诱惑了就可以,于是催动了魅术,结果很是惨烈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就算是催动成功,阮子文能帮得了她?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许仙儿学聪明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还真是凶残,连挖人眼珠子的事情都说得出来,不觉得这样很不好吗?”阮子文试图去说教,心头却忐忑得不行。

    这女人很凶残啊,凶残啊,凶残~

    要是她改变主意不挖许仙儿的眼珠,换成挖他的眼珠子咋办?

    许大烟斜着眼神将阮子文从头到脚,又从脚到头打量了一番,看起来倒是个不错的少年,怪不得许仙儿会对他使用魅术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许仙儿是怎么想的,到处钓男人是什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人那么好,你把她送回去啊。”许大烟翻了个白眼,好歹是原主的真爱,尽管被砸了脑壳子,她还是选择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不过貌似不被领情,人家估计是愿意被诱惑的。

    许仙儿没有反对,她现在眼睛疼得很,的确需要有人把她送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她一点都不敢闹,因为她不能确定许大烟是不是发现了她眼睛的秘密,所以才会正好在她施展魅术的时候戳她眼珠子。

    倘若真被发现……

    心底下划过一抹阴狠,再是困难也要把这贱人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连道歉都不说吗?”阮子文很难理解许大烟的做法,欺负人就有那么好,好像在她看来一天不欺负人就会不痛快似的。

    许大烟:“别老在我跟着瞎哔哔,把我吵吵得不高兴,还把你拖树林里去。”

    阮子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,啥也不说了!再大的事情也比不过他贞操大,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,还是不要管别人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阮子文扶着许仙儿灰溜溜地跑了。

    许大烟见着不免有些后悔,就一句话的事,早知道这么简单的话,早点威胁出来不就好了?

    结果还来不及得意,耳朵让人给揪了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,你竟然还贼心不死,还在肖想那阮家幺儿。”娇爷火大,揪着许大烟的耳朵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许大烟斜着眼睛往上看,个子高了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揪人耳朵那是女人爱干的事情,你一个男人老揪人耳朵,就不会觉得很不好?”耳朵上传来痛意,许大烟就有些后悔为什么看到人过来的时候不防备一下,要是她有防备的话,肯定不会被揪着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女人都从来不干女人的事,我一个男人不干男人事又怎么了?”娇爷不以为然,什么是女人,又什么是男人。

    只要能治得了这死女人,被人说成娘娘腔他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许大烟眼珠子转了转,说道:“我跟你讲,你最好快点放手,要不然等我出手,你一定会后悔哒!”

    娇爷瞥了她一眼,不屑道:“有本事你出手,爷长这么大,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后悔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抠了抠手掌心:“你别后悔啊我跟你讲。”

    娇爷不如想像中那么无畏,见许大烟一脸坏相,总觉得有些不安,可让他就这么认输,打死他也不乐意。

    哼,就不放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