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章 难民许仙儿
    柳鸣眼皮一跳,看起来娇俏可爱的女子,竟然会有如此巨力,那棍子起来无比结实,只有擀面杖长短,换成是他也没有办法直接掰断,甚至两个他都很勉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柳雷眼珠子差点瞪凸噜掉下来。

    我日,力气好大!

    就这女人,兄弟几个能搞定?

    一直注意着这边许家老小那表情简直就哔了狗,作为一个未出嫁的妮子,就不知道要温柔一点吗?那用来做大斧头柄的棍子你掰它干啥,也不嫌手累。

    门口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人,估计已经站了有一会儿,大雁悄悄摸过去,扯了扯大烟的衣角。

    大姐,快看你后面。

    柳雷看向门口,说道:“许大烟,你不觉得你家小白脸很土吗?长了一张娘们兮兮的脸,哪里比得上我六哥了?”

    土?

    许大烟下意识回头看了一阵,看了足足十息,扭头瞪向柳雷,手里头咔嚓咔嚓掰着木棍:“很土吗,我给买的衣服我让穿的,咋滴,你好像很有意见?”

    柳雷:“……”我能说什么,对上这么个凶悍女人,我也好绝望啊。

    怎么办,我总觉得这女人想要打我,可不可以换个对象说亲?

    这家人是不是有病,没事摆那么一堆棍子在那做甚?女人,说话归说话,你先把棍子放下来。

    娇爷低头瞧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打扮,眉头拧了起来,九爷很土吗?

    “我家娇爷人长得好看,穿啥都好看,任你羡慕嫉妒,各种诋毁都没用。”许大烟心想,刚她喊小白脸喊得那么大声,娇爷应该没有听见的吧?

    柳家兄弟:……

    真相往往让人不爽,本以为是普通小白脸,没想到会是如此绝色。

    呸,一男人长成这样,真丢男人脸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肤浅,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,身弱体虚在床上功夫都满足不了你,说不定还是个不举。

    许仙儿早就看到娇爷,目光一直在娇爷脸上流连,那双动人的水眸痴迷不已,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人。

    每一次看到都移不开眼,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配大烟那个贱人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若是这男人家世好些,哪怕与柳家差不多也可,起码能勉强配得上她许仙儿,偏偏是个落魄公子,叫人可惜。

    “娘,有夏公子在,大烟估计很难答应下来。”许仙儿不舍地收回视线,看向将自己藏在阴影底下的大雁。“大雁为什么不说话,柳六柳七的目光应该多注意点大雁,都长这么高了,也能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金氏声音带着责备:“还不是大烟那贱蹄子,勾搭一个不够,还想勾搭俩,连自己妹妹的男人都要抢。”

    许仙儿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想不明白自己娘亲为什么会那么笨,那么明显的意思都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怪不得爹爹不乐意回来,也不想把娘亲带到县城,笨成这样,就是她这当女儿的都嫌弃。

    “娘,我去把夏公子引来,你去把大雁介绍给柳六柳七。”许仙儿说道。

    金氏想了想,觉得合适,叮嘱道:“你小心点,可别让那小子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杨氏听着挠心挠肺,恨不得自己代替许仙儿去,许仙儿怕被占便宜她不怕啊,要是能被夏公子占便宜,叫她三天不吃饭都行。

    “要,要不我去……哎呦……”小杨氏话还没有说完,就让许来财掐了一把,疼得她禁不住低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老实点,这里没你什么事。”许来财哪里不知道自家媳妇那点心思,心里头怄得不行,尽管他也没有多稀罕这媳妇。

    许仙儿冷笑一声:“大哥你真没用,连自己的媳妇都管不好。”

    许来财闻言立马打了小杨氏一巴掌,完全不顾小杨氏怀里还抱着孩子。

    “啥叫没用,我那是懒得跟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他最恨被人说没用,就是因为他爹认为他没用,才带二弟到县城上工,把他留在这山旮旯里头吃苦。

    “事实是怎么样的,大哥你自己最清楚不是吗?”许仙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转身出了门,迈着小碎步朝娇爷走去。

    就小杨氏那样的,连大烟那个贱人都比不上,也好意思肖想夏公子。

    金氏嫌弃地看了一眼小杨氏,对许来财说道:“你妹妹说的没有错,你这媳妇你真得管管。”

    许来财连连点头,说一定会好好管着点,等到金氏出了门,抬手又给了小杨氏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别心里头不服,仙儿她说得没错,当初死皮赖脸要嫁我,现在连儿子也生了,你就该老老实实的,别整天惦记那些有的没的。”要不是连儿子都生了,他都想把这丢人现眼的女人休了。

    就这副德性,还想给他戴绿帽子,也不撒泡尿照照。

    小杨氏唯唯诺诺地低着头,挨了打也不敢吱声,只小声抽泣着,眼底下一片愤恨怨毒,她心里头清楚得很,这个家谁都不喜欢她,谁都嫌她丢人,却把许仙儿那个赔钱货当宝贝。

    真以为许仙儿是什么好东西不成?等着吧,总有你们后悔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夏公子,有事吗?”许仙儿露出一抹自以为好看的娇媚笑容,轻扭着细腰,看起来身姿摇曳,美丽动人,举手投足间充满了诱惑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偏生娇爷眼瞎,疑惑地看了她一眼,往边上避了一下,无比嫌弃地说道。“你没吃饭吗?走路摇摇晃晃的,跟个难民似的,看着怪吓人的,赶紧找个凳子坐下,省得不小心摔倒砸到人。”

    许仙儿一脸僵硬,要知道她这婀娜走姿练了足足三年,不止男人看了移不开眼睛,就是女人看了也会心动。

    有一瞬间许仙儿想要跳起来大骂,如此婀娜多姿的她从哪里看着像难民了。

    “夏公子。”许仙儿神色哀怨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娇爷搓了搓胳膊,又躲远了点,一脸嫌弃地说道:“别用那么可怜的声音喊我,我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,没有多余的饭赏给你吃,你要是饿了就快去找你爹娘要饭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