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 都是熊孩子
    “柳家人脉关系还不错,要是把妮子嫁到他们家去,说不准能帮三弟打听打听武师的消息。”金氏看了一眼许老三的腿。“挺好的一个人,总不能一直这么瘫着,这事你们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浑身一颤,猛地一下子看向金氏。

    金氏却不说话了,挥挥手出了门,快步朝大房那边走回。

    “柳家关系真有那么好?”许老三两手紧掐站大腿上的肉,低声喃喃,**的身体出卖了他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不管好不好,我总觉得不太对劲。”不怪单氏不放心,毕竟被许家上下欺负多了,突然间就对自家那么好,这已经不是受宠若惊,而是惊弓之鸟,总感觉这里面有鬼。

    “孩他娘,你说柳家真能打听到武师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柳家真有那么好的话,你娘能不把燕子塞进去,不管是柳六还是柳七,随便一个都合适不是?”

    “要是柳家真能打听到武师的消息,我这两腿条是不是就有救了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事透着诡异,我总感觉大房不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夫妻俩你一句我一句,但显然都怎么在意对方怎么回答,夫妻间这一次还是一点默契都没有,所关心的事情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窗外听到这个消息的许大烟没多惊讶,毕竟柳家霸占了整个黑山县的铁器生意,认识几个武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不曾想到这个,乍一听感觉事情不太妙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你要完蛋,说不定会被你爹卖掉治腿。”许大烟一脸同情,小妮子不过才十岁,就要被亲爹卖给人当媳妇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那不是你爹似的。”大雁翻了个白眼,心里头有点捉急,那柳家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许大烟心想:那还真不是我爹!

    “想不想打听一下这柳家的情况?”许大烟问。

    大雁眼睛一亮,连忙点头,她正愁着不知道柳家是什么情况,要能亲自去打听一下,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大雁疑惑,这里离黑山县挺远的,会不会不太好打听。

    “明天柳家有人要来,等柳家人回去的时候,咱们悄悄跟上,偷偷到他们家打听去。”许大烟说道。

    大雁好奇到时候要怎么做,但聪明地没有问出来,想着到时候肯定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谁在窗外头?”许老三突然冲着窗口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姐妹俩对望了一眼,大雁缓缓地站了起来,朝窗口看了进去。

    许老三一愣:“你在那干啥?”

    许大烟冒了出来:“偷听啊!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单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偷听还这么明目张胆,不知道遮掩一下,直接就承认的,除了他们家熊孩子,估计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不过偷听也好,正好可以听听孩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刚跟你们大伯娘说的话,你们都听见了?”单氏说完便见大雁点头,迟疑了一下问道。“那你们心里头啥想法?”

    许大烟翻了翻眼皮子:“别把我算上,我有对象的。”

    大雁一脸认真:“我才十岁。”

    一个已经有了对象,一个年纪还小,听起来根本就没有跟柳家说亲的条件,但凡有点脑子,都会觉得这里头不对劲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是金氏催得急,貌似这几天就要亲事定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听那意思,定下来以后,估计用不着一个月,就得把亲事给办了。

    许老三心中一紧,又掐了自己的腿一把,小闺女还那么小,他不能那么狠心看着闺女让人糟蹋了。可大闺女年纪刚好啊,要是能嫁到柳家去,自己的腿是不是就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别用那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我,我长得就不像那种会可怜你的人,不过你要是欠揍,我可以满足你。”都不忍心告诉你,本来你那腿都能好了的,让我给一指戳坏了。

    摔,什么熊孩子!

    许老三心头在滴血,人家生孩子他也生孩子,人家生的都是孝顺孩子,为了爹娘可以连命都不顾,他生的都是反骨女,不但不可怜老子还要打老子。

    好难过,满心都是泪。

    “滚,老子不想看到你!”许老三知道这是没指望了,心里既生气又难过,大叫着把俩闺女撵出去。

    许大烟撇了撇嘴,一脸不在乎,扭头就去了夏老大夫家。

    “我才十岁,你别想着把我嫁出去。”大雁不放心,出门的时候不忘警告一番。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一个竹枕头,差点砸破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许老三气得要死,瞪了单氏一眼:“看你生的什么孩子,一个个专门养大来气老子的,迟早有一天我得让她们给气死。”

    单氏翻了个白眼,把枕头给捡了回来,扔到床上:“俩闺女的脾气都像你,怪谁?”

    许老三惊悚了,闺女像他?像你娘咧,别开玩笑了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他可是出了名的孝子,俩熊孩子都是头长反骨的,怎么可能像他。

    “就狗娃像我,斯文大方。”单氏把狗娃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狗娃长得像娘。”狗娃轻轻地点了点头,笑容显得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许老三再一次被惊到,头顶上乌压压一片黑鸦,这这……这熊孩子一直就待在屋里?刚,刚就蹲在床角边上?老,老天半都没有吱声?

    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,他压根就没有发现狗娃的存在。

    熊孩子,都是熊孩子。

    突然感觉人生一片黑暗,好生绝望。

    其实单氏也不知道狗娃在屋里的,刚扔枕头的时候才发现,心里头也是纳闷的狠,还以为狗娃跑出去找小伙伴玩去了。

    就一边胳膊能使劲,抱了一会儿觉得沉,把人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狗娃爬过去摸了摸许老三的腿,低着小脑袋一脸同情,其实爹的腿大姐就能治,而且好了以后还能跟大姐教他一样修炼,变得更加更加厉害。可是爹爹好傻,总惹大姐生气,大姐都不让他说修炼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想说的,可大姐说了,他要敢跟爹说,就打断爹的腿。

    大姐好凶残,狗娃不敢惹。

    “爹爹要乖,好好听大姐的话,不然大姐会打断爹爹的腿。”狗娃抬头一脸认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