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章 许家打算
    “没事,我教的,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,总不能跟坑崽的爹似的,没点出息。”大烟挥了挥爪子,让单氏放宽心。

    单氏哪里能放宽心哟,一丫头片子比小子还难凑,继续这么下去又得跟大闺女似的没人敢要,可咋办呐?

    “姑娘家,不能这么……这么横,得温柔点,跟你堂妹仙儿似的,多温柔可人,让人看着就喜欢。”单氏试图去说服这姐妹俩。

    许大烟捏了个兰花指,朝单氏柔柔一笑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单氏看得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收回表情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翻了个白眼说道:“那也只是表面,就跟我那好仙儿堂妹似的,表面上是朵漂亮的小白花,事实上内里全黑透了,还带了剧毒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仙儿堂姐不好。”大雁应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单氏闻言愣了愣,张口就想替许仙儿争辩,在她的记忆里许仙儿是个很温柔善良的好姑娘。

    这时门口一片粉红闪现,单氏下意识闭了口。

    “哟,我说错了,不是小白花,是小桃红!”许大烟打量了门口的人一眼,吹了个口哨,一脸调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桃红?”许仙儿一愣,觉得小桃红这三个字听起来不对劲,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许大烟抱胸,将许仙儿从头至脚打量了一番,说道:“你这一身看起来就跟桃花一样的颜色,人就跟桃花似的,所以咧,就叫你小桃红咯!”

    许仙儿一脸恍悟,原来是这么个意思,虽心里头还是觉得不对劝,但也勉强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大烟姐姐可别取笑我了,我是来叫你们去吃饭的。”许仙儿羞涩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许大烟勾唇笑了笑,要说比心眼子,估计十个大雁也不是许仙儿的对手。许仙儿可是打从四五岁开始就会坑人,原主没少替她背黑祸,还是怎么背的锅都不知道的那种。

    大房这几个人一年到头没几天在家,这一次回来到现在待足了三天时间,要说这里边没什么猫腻,许大烟是压根就不信的。

    回来那天都不见聚餐,到现在才说要聚一聚,这里头肯定有事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鸿门宴。

    “你先过去吧,我们几个很快就过去。”许大烟拦在门口,不让许仙儿进门。“屋子小,你甭进了。”

    许仙儿委委屈屈地看了她一眼:“那,那大烟姐姐你记得要来啊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,记得许仙儿还小的时候,是叫原主大烟姐的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变成了大烟姐姐,听着能腻死个人。

    等许仙儿一步三回头离开,大雁伸指戳戳许大烟的后背:“大姐,你干嘛不让她进来?”

    许大烟道:“太臭了,齁鼻子!”

    大雁:……

    其实她闻着感觉挺香的,村里人白日里要干活,天气热的时候走身边过都是汗臭味,唯独许仙儿走到哪香到哪。

    不说是大雁,单氏也感觉挺香的,因此看向大烟的表情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我没觉得臭,可也没觉得香,就是太刺鼻子了点,闻那味我总忍不住打喷嚏。”狗娃软软的声音在屋里头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我的亲弟弟。”许大烟一脸赞赏地揉了揉狗娃的脑袋,然后扭头看向许老三:“你打算怎么去,拎着扛着抬着拖着,你选哪个?”

    许老三闷声说道:“老子哪个都不选。”大不了不去吃这饭。

    哪一个都不是好法子,哪一个都丢人。

    许大烟会做轮椅,可惜她一点要做的想法都没有,像许老三这种人,就该让他一直躺在床上,连门口都出不来才是。

    要不然他总觉得能用武力解决,就死活不乐意动脑子。

    闲得蛋疼胡思乱想?

    那就对了,不多想想脑子会发霉,变成脑残。

    “大姐,凳子还算结实,咱俩一人一边?”大雁肚子饿了想吃饭,全家人一起吃饭她能抢食,这次过后肯定没人打得了她。

    “也可以。”许大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姐妹俩商量好,齐齐扭头看向许老三。

    许老三一脸防备:“熊孩子想干啥?”

    姐妹俩对望一眼,点了点头,不等许老三反应过来,一人架住许老三的一边胳膊,直接把许老三拖到了凳子上,然后抬着凳子往上房走。

    凳子没有靠背,抬着的时候一边高一边低,还没有规则地摇晃着,许老三好几次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许老三:他娘的!

    单氏看着觉得不好,伸了一只胳膊在后头扶着。

    许老三这才感觉安全了点,要没人扶着他不是摔个四脚朝天,就得是狗啃泥。

    二房人都没人,老俩口跟大房四房一块商量了几次,把事情琢磨出大概来。

    今天这场聚餐,对三房来说的确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在许家人看来,如今许老三瘫痪,单氏的胳膊不能再使劲,许大烟又不是个能听话的,三房算是差不多废了。

    按许婆子的想法是把三房分出去,眼不见为净,偏偏每人同意,就是老许头也不答应。

    三房没了许老三还有许大烟,现在看着许大烟好像胳膊往外拐,压根不理三房,又或者是不理许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把人分出去却很难说,好不好三房正惦记着要分出去,然后靠着许大烟过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不把人分出去,他们心里头也不得劲,家里头本来就不富裕,还得养几个闲人,怎么想都不值当。

    既然不值当,自然要从别的方面来补,总不能让自己吃亏。

    许老大算计了一把,柳家七个兄弟,一个比一个彪悍,听说先祖是奴隶主,压根不把人命当一回事,都没人敢嫁进去,姑娘们宁愿上吊自杀也不要嫁入柳家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柳家七兄弟还打着光棍,要是能送他们一两个媳妇,这聘金说不准就不要了,还会给送来点。

    三房这两妮子悍呀,配给柳家正好合适。

    这事都不用多麻烦,只要跟老俩口说跟柳家打好关系,对老五的前程很有帮助,老俩口就没有不同意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