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章 变了个人似的
    “喜欢就拿走,千万别跟堂姐客气。”许仙儿有些嫌弃地伸出两指捏起衣服,往大雁手里头递。

    大雁避了开来,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开门走出去,根本不等许仙儿反应。

    刚试衣服的时候兴冲冲,心里头其实挺高兴,都没有仔细打量这衣服,现在想起来也没有什么后悔,就是有些厌恶。

    “大雁妹妹,大雁妹妹你……”许仙儿习惯迈小碎步,等她走出门口的时候大雁都溜了十多米远,哪里还追得上。

    许仙儿俏脸扭曲了一下,恨恨地把衣服扔到地上,用脚使劲踩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暗骂大雁不识抬举,白送的衣服都不要。

    大雁刚回到房里就让单氏拉着说话,见她身上还是穿着原来的衣服,不免有些失望,不是她贪心,而是想看看闺女穿裙子的样。

    “你仙儿堂姐让你试裙子了?怎么样,好看不?”单氏问。

    “裙子不难看,就是扯烂了几个口子,还踩了好几个脚印。”大雁面无表情地说道,完了还补充一句。“刚仙儿堂姐要把那裙子送我,我没要,她就把裙子扔地上又踩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单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单氏感觉还好,以往大雁受了委屈,偶而还是会跟她这个娘说说,尽管她这当娘的也帮不了她。但许老三就不一样了,感觉自从他受伤以后,什么都变……不对,应该是从大烟脑袋破了以后,很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的感觉没么强烈,现在强烈到让他有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妮子会不会是在说谎?她仙儿堂姐那么柔弱的一小姑娘,平日里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,哪里会干那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看错了?”许老三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相信外人而不相信自己的闺女。”大雁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妮子,咋说话呢,想挨抽了是不是?”明明死妮子的语气很是平和,许老三真切地感觉到被怼了,趴床边上就要去捡鞋子。

    大雁上前一脚把鞋子踢开,然后迅速退后几步,无比淡定道:“来啊,打我啊!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死娘们生的什么闺女,简直就是狼崽子,还是带白眼的那种。

    大雁拧眉说道:“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,说什么都是我的错,以前我说不过你也打不过你,只能自己受委屈。现在你起不来了,我终于有机会翻身,凭啥还要受别人的鸟气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大雁最近被大烟‘教导’得很好,连补刀都学会了。

    许老三脸色难看,一直以来自以为是孩子的天,是个顶天立地的丈夫父亲,没想到被会认为是块压死人的棺材板。

    熊孩子那一脸终于翻身作主的表情,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大,大烟啊,你爹他心情不好,你……”单氏结结巴巴,眼底下有点虚,不敢承认自己也是有点幸灾乐祸,毕竟被压迫了这老些年。可男人成了瘫子,还被孩子嫌弃,她也是真心疼。

    大雁打断了单氏的话,说道:“他这才哪到哪,我都心情不好十年了,他才几天的时间?”

    “他心情不好是因为他自己没法动,他自己无能为力。我心情不好那是被他压迫的,从小到大,只要惹他不爽他就得抽我,我手好脚好身体好,却什么都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他老爱抽我,你知道的,一言不合就抽我。每天吃不饱睡不好,还有干不完的活等着我……我感觉我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是个瘫子,那样我就会认命,绝不对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单氏脸色有些发白,哆嗦着唇瓣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孩子才十岁啊,不应该是上跳下窜,人嫌狗厌,又无忧无虑的年纪么?为什么会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大,大烟呢?”单氏抓住狗娃的手紧了紧。“快,狗娃快去,把你大姐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狗娃看了大雁一眼,一溜烟儿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雁坐在桌旁,自己给自己倒了一碗水喝,就是把大姐叫回来她也不怕,这些都是大姐教她的,不想被压迫就反抗。

    等真正立起来了,也就没人能欺负得了你。

    许老三舔了舔干涩的唇,感觉有些口渴,却没胆子叫大雁给倒水。总觉得他家二妮子也反了,被大妮子给带坏了,不是那么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做错事,要不然我能抽你?”许老三拒不承认自己有错,当爹的还不能教训不听话的熊孩子吗?

    大雁斜了他一眼:“堂嫂打碎了盆子是我的错,四房的衣服没洗是我的错,小姑走路不看道让凳子绊倒是我的错,茅坑太臭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扑哧!

    刚进门的大烟乐了,笑道:“哎呦喂,讲笑话呢,茅坑太臭怎么成了你的错了,快说说是咋回事。”

    大雁一脸认真:“因为我蹲了呗!”

    许大烟:→_→

    这听起来像个笑话,单氏却面无表情,实在笑不出来。很多事情不去回想的话,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,一旦回想起来,却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。

    许老三压根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事他还有那么点印象,努力回想了一下,好像他抽二妮的理由就是二妮蹲了坑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理由?

    “都多久的事情你还记得,死妮子记性那么好干啥?”许老三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吃的,我可以不记打。”问题是没吃的啊,她每天都饿着肚子,挨打的时候就记得越清楚,到现在她还能清楚地回忆每一次挨打,是什么原因挨的打,有多疼。

    许老三彻底没了话,整个人有些愣愣的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烟啊,大雁她是不是有点不对劲,我咋感觉她变了个人似的?”单氏扯了扯许大烟的衣袖,往边上走了几步,压低声音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许大烟木着脸看了单氏一眼,心想:我这个真正变了个人的你没有看出来,反倒怀疑上你万分正常的亲闺女,你这样子真的好吗?

    要不要我跟你讲,你二女儿耳朵很好,你说的她其实都能听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