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章 没见识的土妞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许老三困得要死的时候,总算明白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,孩他娘就是个话唠,能逮着他聊上一整夜。

    一整夜单氏都在说三房日子会不好过,许老三压根就不想听,或者不乐意相信三房会被遗弃,毕竟他以前为家里头贡献那么大。

    可打从心底下,许老三是明白的,想装糊涂罢了。

    早晨大雁厨房拿早饭,拎回来一锅子米汤,清得能当镜子照,放到桌子上就说道:“我去的时候他们不让我进厨房,等把粥分好了才让我进去,他们以为我没有看到他们用漏勺把米都捞干净,装作对我很好的样子,给了我好多米汤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们的菜盆里藏了肉,拿筷子去翻他们不让,把我撵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以前这种事情大雁看到了也不会说,毕竟说了没用还可能会挨打,现在她只要受了委屈就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大姐说过,你受了委屈不说出来,没人会知道,就等于是白受。

    现在爹躺在床上不能动,只要不靠近就打不了她,这么好的机会她肯定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能吧?”许老三伸手接过碗,米汤里头还是有点米渣的,不是真就一点点米都没有,好像以前也差不多这样。

    大雁把菜盆推了过去:“今天的菜很少,你要饿肚子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愣了一下,说道:“行了,以前连农闲都不吃早饭的,现在有得吃你就消停点。”

    大雁张了张口,想了想还是没吭声。

    她想说大伯看她的眼神不对劲,以前不知有多嫌弃她,现在竟然会对她笑,还拿糖来哄她。经常挂在嘴边的话,那就是跟她大姐许大烟差不多大,问她想不想嫁人。

    说嫁人能天天吃糖,天天吃肉,有好看的衣服穿,还不用干活。

    谁不想吃得好穿得好,不干活还有银子花,大雁也是很想要的。就是觉得靠不住,她爹多有能耐,一个人能干四五个人的活,还能上山打猎,不照样没让她娘吃饱,没让她跟狗娃吃饱。

    任你说出个花来,她也是怀疑的,有那功夫她不如跟紧点大姐,至少跟着大姐有肉吃,有衣服穿还不用挨饿。

    中午许春燕过来,说要聚一聚,午饭就在上房堂屋吃。

    没过多会许仙儿也来了,说是大伙都是一家人,好久没在一块吃过饭。一直各吃各的,感觉太冷清了些,不如一起吃热闹。

    许仙儿长得好看,穿着一身粉红裙子,乍一眼看着还以为是朵花儿。

    再看三房许大雁,一身灰布短褐,看着脏兮兮的不说,上面还全是大小补丁,坐着凳子背靠桌,还叉着腿,一边袖子撸到肩膀那,一边袖子烂到胳膊肘那,怎么看都不像个姑娘。

    人家生的闺女像朵花儿,他的闺女像个假小子,许老三又开始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你姐不是给你买了衣服,咋不见你拿出来穿?”许老三盯着大雁烂了的那只袖子说道。

    刚说完大雁就坐直,撸起来的另外一只袖子掉了下来,都烂出花来了,压根没有再补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要上山捡柴,容易刮坏。”大雁看了许仙儿一眼,心底下羡慕不已,谁家姑娘不想穿长裙子?

    要是可以,她也想穿得漂漂亮亮的,可她得干活。

    “大雁妹妹现在不是不用干活吗?堂姐那里还有一条好看的裙子,只是堂姐穿着小了,不如大雁妹妹跟堂姐一块过去试试,如果合适的话,那就送给大雁妹妹了。”许仙儿柔柔地笑着,拉着大雁的手轻轻地摇了摇,像在撒娇。

    单氏眼睛一亮,她还没见过二闺女穿裙子的样呢。

    “大雁妹妹,走嘛,去试试裙子。”许仙儿又摇了摇大雁的手,娇俏可爱又显得温柔的样子,十分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大雁心思微动,不由得看向单氏。

    单氏没想那么多,冲着大雁点头,微笑着让她想试就试去。许老三这心里头却有些不得劲,有些烦闷,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许老三现在看什么都不太顺眼,总忍不住多想。

    说是一条好看的裙子,事实上也没多好看,明显是穿旧了的衣服,但大雁穿在身上还是很高兴,毕竟是第一次穿上裙子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很好看?”许仙儿眼睛微闪,温温柔柔地说道。“以后等你嫁到县城,就能天天穿裙子,什么颜色的都有,比这个好看,可以每天换着穿,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大雁看了许仙儿一眼,提着裙摆原地转了几个圈圈,这条破裙子是黄色的,不止有些破旧,上面还有明显的脏东西,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才弄脏的。

    身在许家没个心眼活不下去,大雁心眼儿不小,能感觉出不对劲,尽管还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她看上的是许仙儿身上那条,因此这条黄裙子再好,也不如许仙儿身上那条能入她的眼,自然就会有所挑剔。

    黄裙子明显是被故意弄脏弄破,自然禁不起挑剔。

    大雁对着镜子显摆了一下,冲着许仙儿笑笑,把裙子脱了下来,换上自己的短褐,对许仙儿说道:“我觉得我不喜欢裙子,干活太麻烦,还不如我身上这套。”

    许仙儿眼角抽了抽,柔声道:“大雁妹妹你怎么那么笨,等你嫁给县城里的有钱人,会有丫环婆子伺候你,根本不用你干活,到时候穿裙子自然不会显得麻烦。你看看我,穿裙子是不是很好看?”

    大雁很是奇怪,这已经不是大堂姐第一次提嫁人的事情,为什么大堂姐老提她嫁到县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嫁人是什么鬼?

    她许大雁才十岁,离嫁人还太早。

    “衣服还你,我去给我爹捶腿。”大雁把黄裙子放到床上,然后发现黄裙子上竟然有个脚印。

    她盯着那脚印看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收回眼神,心底下确定那真真是个脚印,并且上面还不止一个脚印,心底下禁不住直呵呵。

    许仙儿以为她是不舍这裙子,心里头得意又看不起人,不过是她穿小了不要了的东西,也值得她这么稀罕,果然是个没见识的乡下土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