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章 睡什么睡,起来嗨
    其实多余的灵气早被吸走,剩余的不但不会伤害到娇爷的身体,还会成为滋补他身体的养分。这种少儿不宜的动作,已经没必要继续,只是某人起了色心,琢磨着要不要把人拆骨入腹。

    娇爷也做好了脱裤子的准备,打算再等上十息,死女人不帮脱他自己来脱,今天就要把梦里常做的事情都做了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大姐,姐夫,你们在做什么?”狗娃瞪大了眼睛,看了有一会儿了,实在忍不住好奇才开了口。

    两个起了色心的人浑身就是一僵,才想起一旁还有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扫兴,真他娘扫兴!

    许大烟直起身子,伸手抹了把额上的头发,一本正经道:“没事,你大姐夫跟你一样吃错了东西,又笨得要死,没法子跟你似的自己搞定,我只好帮他把气吸出来,省得他把自己撑死。”

    狗娃一脸恍然,看向娇爷,鄙夷道:“大姐夫真笨!”

    娇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内心很是捉急,却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许大烟捡起被娇爷扔到一边的半只果子看了看,然后塞进嘴里头嚼了嚼,连皮带肉一块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才不过片刻,之前消耗的灵气就已经补充回来,连带着修为也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那果子有毒,为什么你还要吃?”娇爷拧起了眉头,眼底下闪过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“对你来说是剧毒,对我来说却是宝贝。”许大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,无比同情地说道。“谁让你是只弱鸡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娇爷看了看狗娃,又看了看许大烟,内心受到了严重打击。

    “哔哔啥,谁乐意听你瞎哔哔了,赶紧做饭去,你想把我饿死?”娇爷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睡了这个可恶的女人,可现在自己回过神来了,绝对不能给这个女人好脸看。

    狗娃摸了摸肚子,饿啊,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。

    这里的饭比家里的好吃,他能不能在这里吃?

    许大烟暂时没理娇爷,扒拉了果子数了数,的的确确少了两个,估计许老三跟狗娃同吃了一个,不过狗娃吃得量少。娇爷吃的那个她看见了,很幸运地让她看见了,不然美丽的娇爷现在是一滩肉泥。

    狗娃人虽小却不会随便拿人东西,估计是娇爷给拿的。

    然而似乎又不能怪到娇爷,毕竟是她随手放在床头上,没特意嘱咐不能动,人家回来看到有果子,拿出来吃很正常。

    应该庆幸他们只祸害两个,不能生气。

    狗娃跟许老三是因祸得福,一定要嘱咐狗娃不能说出去,以后修炼要小心再小心,不能让许老三知道。

    于是许大烟把狗娃抓了过来,提着耳朵嘱咐了好多遍。

    许老三感觉浑身上下除了腿以外都是疼的,火辣辣的疼,但这种疼又不是很难接受的那种。

    心里头慌慌的,总觉得哪里不对,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,好抓狂。

    “我屁股是不是又流血了?”许老三趴在床上自己扒了裤子,让单氏帮他看伤口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看起来好多了。”单氏仔细看了看,感觉伤口比早晨起来的时候要好得多,上面那两块疤看起来要掉。

    看着那疤就觉得手痒,忍不住伸手抠了抠,几下就抠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疤都掉了。”单氏把抠下来的疤拿给许老三看,小手指头肚大小的疤看起来很圆。

    许老三看了一眼,自己伸手去抠了一把,另外一块也让他抠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摸着都不怎么肿了,可为啥感觉好疼咧?”许老三揉揉屁股,疼蔓延到屁股上,像有小虫子在他无比结实的屁股肉里头钻,感觉每根血管每根筋都在疼着,又有点痒。

    单氏看了看,张口想说点什么又没说,心想着知道疼是件好事,之前他屁股都没有感觉的。可有感觉不表示能好,还是别跟他讲的好,省得高兴太早,好不起来又要崩溃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刚才胀的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单氏说道。

    许老三想了想,好像也说得过去,就是感觉不太得劲。翻过身去摸摸肚子那块,那条在他身体里头钻的‘长虫’就是到了这个地方没动静的,会不会突然跑出来再钻几下。

    突然好期待,可肚子那里压根没动静。

    这事憋在心里头有点难受,想跟自家娘们说说,又怕被笑话,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憋着。

    大房齐聚的这两天,家里头伙食好得出奇,几乎顿顿有肉。

    三房没有分上肉,但沾了光,勉强分到点肉汤。

    每天许老大都会过来找许老三谈心,过后许老三的心情都很不好,jin ru了自暴自弃的状态,完全没有活下去的**。

    一天夜里单氏睡得正香,突然就被许老三给摇醒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活着是不是拖累,是不是早该死了?”黑天里看不清楚许老三的表情,只觉得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“他大伯白天到底跟你说了啥,你这几天神叨叨的,跟中了邪似的。”单氏困得不行,说完又想继续睡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。”许老三推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半夜三更死什么死,你要真不想活了自个找个地死去,别吵着我睡觉。”单氏被推得胳膊疼,脾气又大了些。

    许老三一脸痛苦,觉得自己被嫌弃了。

    “死娘们,你想等我死了改嫁,做梦去!”要单氏好声好气劝他,可能他在继续纠结,不想拖累媳妇孩子,偏生单氏这么个态度,让他心里头窝火得很。

    一想到媳妇可能会带着孩子改嫁,心里头就酸得不行。

    好死不如赖活,就拖着她,不让她改嫁。

    单氏:……

    孩他爹这是想到哪去了?半夜三更不睡觉尽瞎琢磨,还不琢磨好事,改嫁……亏他想得出来。真要闲着,不如好好琢磨以后怎么过日子,这腿瘫了站不起来,家里头这些人能让三房好过?

    单氏心里头发愁,一时间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折腾到这会儿,许老三开始犯困,想要睡觉了,翻了个身背对着单氏,打算闭眼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“睡啥睡,咱聊聊。”单氏推了他一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