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章 娇爷中毒?
    说起来她也感到无奈,要不是她发现得早,闺女都要拿来当擦脚布。

    许大烟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惴惴不安,见人抬走出去,不等人都散了赶紧回了屋,心里头有了不太好的猜测。

    这里灵气还算充足,也只是适合炼气初期,炼气中期以后灵气就显得不够,如此也是不适合灵植的生长。一般情况下,许老三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灵植,还是灵气如此充足,泄去了不止九成,余下来的还能把把人撑爆,除非……

    她的灵果!

    到了门口往里看,狗娃老老实实地在那里打坐,娇爷盘腿坐在对面一脸好奇地看着,手里头拿了颗丑果子正咬着。

    其实娇爷很嫌弃,毕竟太丑了点,就是闻着很香,就想试吃一下。

    “住口,不许吃!”许大烟寒毛都竖了起来,连忙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娇爷被扑倒在床,吓了一跳,一口果子没等嚼直接吓吞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,想吓死我?”娇爷拍了拍胸口,心想还好果子不是硬的那种,不然得噎死。

    “你个智障,快吐出来?”许大烟伸手去抠他嘴。

    可果肉已经咽下去了,哪里抠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,果子有毒不成?”娇爷含着她的手指头一脸懵逼,死女人这是闹哪样。

    “有毒,能毒死你!”许大烟表情一点不像作假。

    娇爷闻言被吓到,赶紧弯身吐了起来,可不管他怎么使劲都吐不出来。许大烟一看不对,伸手使劲往他背上拍了几下。娇爷被一下拍倒,感觉真要吐的话,吐的也不是果肉,而是他的血。

    “艹,一般人让我这么拍几下屎都得拍出来,你丫的竟然不吐!”许大烟真真无语,一时间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这家伙可能要死,经脉细小成这样,估计撑不了多少就能爆。

    要知道娇爷吞下的是半个果子,所含灵气连她都很难立马消化,而娇爷连许老三又或者狗娃都比不上,对他来说这果子真真就是毒药。

    这么好看一个人,转眼就会变成一坨肉泥,让人有些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自杀吧,省得一会死得难看。”许大烟收了手,一脸同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别吓我,我胆小。”娇爷摸了摸肚子,感觉有些胀呼呼的,还有些发热,内心不由得恐惧。

    真的有毒?!

    爷掉天堑河被从大青城那边一直拽到这小山村,都坚挺地活了下来,不过是嘴贱吃了半只果子,就要把命给丢了?

    娇爷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,看起来像怀了四五个月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到了吗?”许大烟盯着娇爷的肚子看,突发奇想,其实娇爷只负责貌美如花也无妨,只要娇爷能怀孩子。

    “感觉你娘个头咧,快想办法!”娇爷都快要吓死了,哪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,不过眨眼的功夫肚子就变得这么大,再这么下去不得炸了?

    突然就想到了许老三,似乎许老三也是遇到这种情况,被这个女人伸手一戳,气立马就消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能,快给我戳一下。”娇爷拽着许大烟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放。“戳哪?之前你爹就是让你戳一下就好了,你快点戳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手指头微动,眼睛转了转,伸指往娇爷腋窝下一戳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!”娇爷气急败坏地大叫。

    他怕痒,被那一下戳得直打跌,又急又气,好想一把掐死眼前这个女人。他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,她还在耍,难不成他对她来说就一点都不重要,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?

    或许是被气的,整个胸口都在发疼。

    却见许大烟咧嘴笑,一点担心的样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突然就感觉好伤心,一把将人推开,扭头朝外面冲了出去:“你想眼睁睁地看着我去死,我偏不死在你面前,我跑别的地方死去。”

    如此娇花,死了实在可惜。

    许大烟叹了一口气,默默地伸出手,一把将人拽了回来:“你五行斑驳,经脉极细,筋骨奇差,我就是想救你……也很难。”

    娇爷瞪她:“你只说难,不说没办法!”

    死到临头时智商倒是回来了,竟然能从言语中听出问题来,还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不过几句话的功夫,娇爷的肚子又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许大烟眼皮跳了一下,办法她真是有,还是刚刚才想到的,就是做起来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然而为了命,难为情也得做。

    仅是犹豫了一下,把娇爷摁倒在床,就要直接亲下去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你干嘛,我都这样了,你还想占我便宜!”娇爷瞪大了眼睛,一脸你怎么可以这么禽兽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耳朵一下子红透,就是一点也没躲开。

    许大烟顿了一下,眼角直抽抽,差点就亲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再看抠你眼珠子!”许大烟伸手捂住了娇爷的眼睛,这才悄悄松一口气,俯身缓缓亲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然被那双狭长桃花眼瞪着,真干了不了这种耍流氓的事情。

    娇爷娇躯狠狠地颤了颤,心里头直泛嘀咕,死女人要耍流氓也不说点好听的,至少要温柔一点点。

    要实在不会说话……那就别说,直接做就行。

    唔~

    好像临死前能做点什么,也是件不错的事情,要不是矜持还在,娇爷都想主动把自己的裤子扒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非娇爷所想,两人仅是嘴对嘴,压根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灵气是从口而入的,因着时间不长,最好的法子便是从口出吸取出来。

    许大烟是为了救人,心里头暂时没什么想法,哪想到不过眨眼的功夫娇爷就想了那么多,甚至还想要脱裤子。

    后来娇爷也感觉到了不对,有什么被死女人从嘴里头吸走,并且随着她不断的吸取,肚子渐渐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腰腹细了回去,身体渐变得舒适。

    许大烟伸手摸了摸,这腰细得哟……跟她的有得一拼,一点都不像男人的腰。再摸摸胸口那里,骨头真他娘的硌手,让人**半点涟漪……

    一边腹诽着,手却没有缩回来,唇也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室内一下子变得暧昧,旖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