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章 闺女很小气
    许大烟:卧槽……

    一口吃成个大胖子,父子俩这是犯规,会……胖死!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,为什么身上会有那么多灵力。

    ‘胖’起来的许老三像一头大熊,赶得上一个八百斤的超级大胖子,差点进不了篱笆门。

    不过这胖子胖得不太均匀,腿还是原来般大小。

    “夏大夫呢?快让他出来帮帮我,我身体里头有好多虫子,正不停地在我身体里钻,还吃我的肉,好疼,我生不如死啊……”许老三疼得嗷嗷大叫,尽管有点结巴停顿,但声音很是洪亮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许老三让人看着害怕,连单氏跟大雁都不敢靠近,总觉得许老三要爆炸。

    许老三试图用手去抓虫子,抬了抬手又放了下去,一点也不敢动,觉得一使劲自己可能就炸了。

    许大烟站在那里没动,许老三不是狗娃,她压根就不想帮忙,这人要死了还省事。

    只是死法会很难看,让人很是不喜。

    “夏大夫出诊去了,估计不到晚上不会回来。”许大烟说话的时候盯着许老三看,估摸着什么时候炸,然后趁着炸前把人扔出去,省得脏了地方。

    单氏跟大雁一脸煞白,看许老三那样,又惊又怕,浑身都在**。

    “那爹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大烟你有没有办法,快救救你爹,你爹他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当没爹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谁来救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狗娃呢,是不是狗娃去找大夫了,一会是不是有大夫过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这意思狗娃是来喊人的,没想到自己也会肥死,他们似乎还不知道狗娃刚才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又看了一眼许老三,这人她不想帮忙。

    可狗娃好像挺喜欢这个人,死了狗娃肯定会伤心,会哭,怎么办?许大烟拧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身体里有条蛇,快把它抓出来!”许老三一脸惊恐,看起来要崩溃,但身体已经没有再往上胖。

    许大烟眉头拧得打结,觉得许老三这个人运气好,估计是命不该绝,竟然在无意之间将灵力慢慢凝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知道走向,应该很快就能开阔丹田。

    一旦开阔了丹田,相当于练气一层,腿上堵塞的经脉就很快能自行冲开,从此开始牛掰轰轰……继续替许家卖命。

    那怎么可以?

    估计许老三真是个被耽误了的人才,随着大喊身体在慢慢缩水,说不准用不了多久就让他自行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来。

    许大烟在诅咒许老三失败,最好经脉尽断,从此变成一个全身不能动废人。

    事实许老三运气真好,灵力碰碰撞撞好几圈后,竟然寻到了正确道路,并且很快就要开拓出丹田来,这一切还是躺着完成的。

    然而比许老三还早jin ru狗娃却还在辛辛苦苦运行周天,灵力还未精纯到能开拓丹田。

    许大烟很不爽,心生恶劣,在许老三开拓出丹田的一瞬间迅速出手,抽空了自己一身的灵力,将许老三的丹田给封印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现在能力有限,没能把丹田完全封印,成了暂时只能进不能出,一旦许老三的丹田储存的灵力足以突破到炼气四层,封印就会破碎。

    许大烟的动作很是突兀,也很是奇怪,就冲着许老三肚子那么一戳,许老三整个人就跟漏气似得,眨眼就瘦了下去,露出原样来。

    这样也行?一群人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许老三还是感觉很疼,差点撑坏的经脉没那么快修复好,但隐约有了种很爽的感觉,总有种那条蛇再钻多两次他不但不会疼还会很爽的错觉。

    可蛇突然就不见了,被大闺女这么一戳,好像在肚子那块消失了,感觉好久也没感觉出来。

    有点欲求不满,就跟脱了裤子要大干一场,结果只来了一下,都还没感觉出来什么,人突然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许老三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有疝气,被我戳好了。”许大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面上不露半点心虚。

    许老三隐约觉得事情不是这样,也不该这样,可的确是被戳了一下自己才消气,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有人觉得奇怪,疝气不是小孩哭多了才容易得的么?为啥许老三这么大个人还会得,而且还那么严重,跟要炸了似得。

    不过许老三最近老哭,那哭声大的在田尾都能听得清楚,就觉得情有可原。所以讲,这个谎撒得不好,可因着村民见识少,没能拆穿。

    “孩他爹,你感觉咋样?”单氏很是庆幸地松了口气,心里头很是骄傲,她闺女就是厉害,一根手指头就把人治好。

    许老三是被直接放躺地上的,先前整个上半身的时候没觉得屁股难受,现在感觉伤口疼得要死,肯定又流血了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上半身还是疼的,很多地方被撑出血印子来,跟有些女人怀孕留下来的妊娠纹很像,也很难看。

    院子外边不少人在围观,主要是把人抬过来的时候有人看见,许老三又声大传通了村,村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就都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许大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只好奇许老三跟狗娃到底发生了什么,或者说吃了什么,差点把自己撑爆。

    就是外人太多了点,不太好问,想了想干脆把人撵走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就回去吧,待在这也没用,那谁……是你们把人抬过来的吧,赶紧把人抬走。”许大烟不耐烦挥手,反正还有狗娃,到时候问狗娃就是。

    刘亮兄弟对望了一眼,都有点犹豫,这人得病得得稀奇,好得也稀奇,就跟玩儿戏似得,让人有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“大烟啊,你爹他这样……没事?”单氏惴惴不安,总担心会复发,刚才那样太吓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少发脾气少哭,至少五年不复发!”许大烟说道。

    单氏相信了,找刘亮兄弟帮忙,把许老三抬了回去。难得闺女肯出手,还是不要留在这里惹闺女生气的好。

    她可是知道闺女心里有气,上次给老三买的衣服还压在箱底那里,到现在都没拿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