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章 快点救人
    许大烟把人抱起来,简直不要太吓人,跟要爆炸似得。

    就一个时辰不见,人咋胖成这样的?

    卧去,好浓厚的灵力!

    狗娃做了什么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灵力,不会控制不就等于是找死么?一不小心砰的一下,就什么都完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好疼,我浑身都疼,救命!”狗娃疼得哇哇哭,感觉浑身每一块地方都在疼,很要命。

    她知道狗娃疼,胀成这个样子,换成是她也会觉得好疼。

    “别哭,听姐的,盘腿打坐,大姐姐教你引气。”许大烟将狗娃扶着坐了起来,还帮他摆好姿势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坐不住,好疼!”狗娃疼得受不了,根本没心思打坐,在床上直打滚。

    许大烟简直哔了狗,要么说宗门都不爱招收十五岁以下的弟子。小孩子多难教,就跟现在似得,你让他打坐修炼,他只知道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只要你熊孩子,不是特别天才的,谁都不乐意教你。

    “听话,不然你会砰一声炸成肉泥,爹娘来都认不出是你。”许大烟费心把狗娃拉坐起来,可狗娃还是忍不住打滚。

    小小身体从小瘦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小胖子,就是看起来有些狰狞扭曲,一点都不可爱。

    狗娃被大姐的话吓到了,想要坐起来,可身体根本受不住控制,他不懂得什么叫生不如死,只知道自己现在好疼,想让大姐帮帮他。

    许大烟没了法子,也没耐心去哄人,把人扶起来定住:“仔细听大姐的,吐气三寸纳至踵,绵绵密密闭如**,任凭气机荡脏腑,冲开毛孔人天通……”

    狗娃疼得嚎啕大哭:“大,大姐,三寸是多少,汁粽是什么,七鸡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许大烟:……

    “别说话,感觉一下你身体里正在钻着的小虫子,用心神控制住它,跟着姐的引导走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什么是心神?”

    “艹”

    好一个无知小儿,气得她直倒仰,好想就这么撂挑子不干,让他炸去。不教徒弟不知道,这教了总算明白,为什么有些人死活不乐意收徒弟,为什么有些人把徒弟当成自己的孩子,为什么有些人徒弟被杀了会难过致死……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是血与泪般的教训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‘师父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’,那是因为受不了我一遍又一遍地讲解,你却压根不懂。因此我就讲那么一两遍,你懂你就修炼,你不懂你就滚蛋。

    宗门弟子那么多,要一个一个地去引导,会累死人的。

    许大烟脾气有点暴躁,好想撂挑子不干,但还是耐心地坐了下来,手贴在狗娃后背,一边引导狗娃控制灵力跟着自己走,一边将灵力吸收进自己身体点。

    灵力运行了一圈两圈三圈……狗娃处于懵逼状态,到了第十圈才学会自己运行,还磕磕碰碰的,一不小心就要散掉。

    要是散掉的话,人肯定又会肿胀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停,不然你会爆炸,等什么时候把丹田开拓出来,你就能停下来了。”后面饿事情许大烟也帮不了,丹田是个很神秘的东西,只能依靠自己。

    狗娃被吓到,心神动摇了一下,聚集在一起的灵力差点崩溃,要不是许大烟还没收回手,经脉肯定要炸开。

    “别乱想,好好修炼!”许大烟神色有些讪讪,狗娃那样肯定是她吓的,可她也不想的,谁让娃子小不经吓。

    其实狗娃灵根不好,经脉细窄,没什么前途,穷尽一生也很难jin ru练气后期。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让狗娃修炼,只是机缘巧合之下,狗娃还是成为一名修者。

    或许因着年龄小,经脉还有可塑性,能勉强改变一下,虽然那很难。

    不过总比娇爷那弱鸡强,灵根经脉都不好,岁数还大,根本没有可塑性,这辈子要是能引气入体都是奇迹。

    察觉到狗娃渐入佳境,许大烟松了一口气,把手收了回来,她的鱼还在锅里炖着,不知火熄灭了没有,要没有的话肯定干锅。

    她急急去了厨房,发现厨房里有人,正十分积极帮她烧火。

    泥煤呀,谁要你多事!

    娇爷一脸‘你快点感谢我’的傲娇表情:“刚才火快要灭了,我帮你烧火,锅里水干了,有焦味,我帮你加了水jin ru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:……

    以后她要在厨房写个字帖‘娇爷与狗不得入内’,省得一不小心发生点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或许她该感谢娇爷没有太过分,毕竟没有连厨房一起烧掉。

    前世听说一宗门大能为了讨好吃货心上人亲自下厨,结果把半个宗门都炸了,还死了不少人,听着都吓死人。

    掀开锅看了看,还好还好,虽然鱼肉块变成了肉糊糊,还带了点焦味,但看起来还是能吃的。

    不能怪娇爷,怪自己太忙。

    娇爷往锅里看了一眼,笑脸都僵了,一脸不敢置信: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黑黄黑黄的,跟一坨稀屎似得!”

    许大烟:……

    都不想跟他说话,表面上身娇肉贵小白脸,说出来的话却粗俗得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夏大夫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吗?快点出来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疼啊,快点啥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篱笆门被急急撞开,一下跑进来好几个人,听声音还是熟人。

    喊疼的是许老三,不知又出啥幺蛾子。

    娇爷推了她一把:“还愣着干啥,快点救人去!”

    夏大夫去镇上出诊,压根不在家,就算在家也不一定就得了一个快要爆炸的人。

    对,许老三要炸了!

    把许老三送过来的人看得心惊肉跳,把人轻轻放下以后赶紧跑远了,都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刘亮兄弟内心痛苦纠结了好几天,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看许老三,没想看到胖起来的许老三,在其妻儿的要求下,帮忙抬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许家爷们没一个出面的,真应了他们爹娘说的,许家人都是狼心狗肺,没一个人会理受伤的许老三。

    这几天没过来,那是怕被赖上。

    他们也穷啊,要不穷也不能上山去,帮不了什么忙哪好意思去看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