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章 抢孩子食
    。“你要是听话改口叫我夏哥哥,这只香甜可口的果子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狗娃:“夏哥哥。”

    娇爷立马眉开眼笑,从袋子里拿了只果子递过去,又摸了摸狗娃的头:“狗娃真乖,听说你们家快要分家了,等你们分家了,夏哥哥给你起个好听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狗娃接过果子,使劲地闻了闻,小脸上全是笑容。

    小孩子不太清楚什么是分家,对名字也没有太在意,反倒是果子的香味吸引了他,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谢谢姐夫。”狗娃还是很有礼貌的,知道要感谢

    “……不听话,把果子还我!”娇爷一脸怒容。

    “不!”狗娃把果子揣进怀里,冲着娇爷扮了个鬼脸,略略略。

    娇爷:……

    是不是熊孩子都这么调皮?连狗娃都辣么可恶!

    一想到村里头那一群流着鼻涕哈喇的熊孩子,娇爷拧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好膈应人,好讨厌,一点都不喜欢。

    以后他要是成亲,不生!

    “姐夫姐夫姐夫,八爷它咋了?为什么没有反应,它不理我,它壳子坏了,是不是死了?”狗娃摸了摸八爷的壳子,有一角都烂了鸡蛋大一块,好像是被什么硬生生抠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死,你姐说它在睡觉,让咱别打扰它。”说起这个娇爷也是一脸莫名,死女人去钓个鱼,回来却扛了这鬼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鬼东西占地方,怎么看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屋子本来就不大,这死王八占了这老大一块,感觉更挤了。

    让娇爷咬牙切齿的是,死王八凭什么叫八爷,气死九爷了。

    “别提它了,你爹跟你娘咋样?”娇爷没啥脸去见人,那天回来喊人,半天都没把人给喊去,不知有没有耽搁。

    “我娘胳膊还不太能动,我爹的腿应该是瘫了。”狗娃说起来个,小脸愁得不行。“我昨晚起来撒尿,不小心踩着他腿根上的肉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换成以前他早就哎呦蹦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腿根上的肉掐着最疼,他是故意使脚使劲踩的。

    娇爷也不知该说啥,想了想道:“你人小,不用你担心,还有你姐在呢。”

    死女人多有能耐啊,怕个屁!

    狗娃抠了抠八爷烂壳子那里,差点让尖锐给伤着手,小心吹了吹手指头,不敢再乱动。

    只待了一小会,怕许老三醒来没人照顾,又赶紧跑回家去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头气氛不对,一直待在城里头不回家的大伯竟然回来了,还带着进宝堂哥。

    他因为好奇,往那边多看了一会,没想到让许进宝瞅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狗崽子,看什么看,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了!”许进宝这会心情正不好,看到是三房那个讨厌鬼,立马就骂了起来,作势要冲过来抓人。

    狗娃被吓了一大跳,缩着脖子往房间里头跑,关了门钻进许老三怀里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这是咋了?”许老三心情不好,但也没有把儿子推开,反倒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安慰。

    “爹,大伯跟二堂哥回来了,刚二堂哥凶我,说要挖我眼睛。”狗娃拍了拍胸口,不小心拍到个东西,这才想起来未来姐夫给的果子,担心拍坏了,赶紧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紫黑色的果子,颜色看着有些暗沉,外观不太好看,但闻着却是很香。

    狗娃试着小小咬了一口,一股香甜充斥口腔,好吃得不得了,无比糟糕的心情在吃了这一小口果子变得兴奋起来,感觉无比的幸福开心。

    许老三鼻子嗅了嗅,低头看了下去:“儿子,你吃的啥?”

    狗娃扬了扬手里头的果子,一脸开心道:“果子,姐夫给的果子,好好吃!”

    许老三看着那果子,禁不住咽了咽口水,暗自嘀咕了起来。不知是什么果子,也没在哪里见过,闻着贼他娘的香。

    他再混也不至于抢儿子那口吃的,可这果子香得……他都要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狗娃刚要把手缩回来,发现许老三盯着果子不放还拼命咽口水,想了想,把果子放到他嘴边:“爹要不要尝一小口?”

    许老三咽了咽口水,尴尬地别开脸:“不,不用了,狗娃吃,你自己吃就行。”

    还没鸡蛋大的果子,他一个大人还能不要脸跟孩子抢?

    只是别开了脸,视线却不由自主盯着果子看,眼睛一眨不眨的。

    “可爹看着好想吃的样子。”狗娃迟疑了一下,还是把果子举到许老三嘴边,笑眯眯地说道。“爹可以咬一口,就一口,这果子吃着能让人变得很开心。爹不开心,吃一口就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不好意思啊,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禁不住好想吃,就是一盆香喷喷的肉摆在他面前,他也不至于失态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那啥,爹真吃了?你不哭?”忍了忍,还是没能忍住。

    “吃吧,只吃一口的话,狗娃不哭。”狗娃小脸认真,把果子往许老三嘴边又靠了靠。

    许老三看了一眼狗娃,禁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唇,迟疑着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吼吃,太吼吃了,吼吼⊙;/td>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