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章 怂恿熊孩子分家
    老许头闻言,面色微变了变,很快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他不喜欢老三这个儿子,可他比谁都明白,这个儿子是家里头的主要劳动力,没有这儿子也挣不到这份家业。

    老五还在念书,需要用到钱的地方还多着,靠其他人根本不行。

    只见老许头视线落在许大烟身上,眼底下似乎衡量什么。

    许大烟本来就在关注着老许头的动静,与之视线不期而遇,表面上一片漠然,心底下却是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东西想要算计她,又或者说想要利用她。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,不由得有所恍然,对老许头所算计的东西已有所了然。

    显然老许头听明白了夏老大夫话中的意思,大概知道许老三没救了,而许老三是家中主要劳力,不能用以后自然要从别的方面补充。

    而她许大烟,恰好就是这个合适的补充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许大烟眼神有些冷,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,毫无遮掩地与老许头对上。

    老许头皱了皱眉头,表情又再变了变,面色显得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没救,只是花的代价可能要大一些。”夏老大夫说话大喘气,视线在所有人脸上扫了一圈,这才慢吞吞地说道。“如能找到一个精通内劲之人替其疏通经脉,再配以药物的治疗,只需十天半个月,便能行动自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。”老许头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夏老大夫嘿嘿笑了一声,那幸灾乐祸的样不要太明显。

    这世上能有内劲之人少之又少,精通内劲的更是凤毛麟角,哪怕碰巧遇上一个,人家十有**也不会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至少你得准备一大笔钱,没有黄金千两压根别提请人的事。

    就许家这样的,不说黄金千两,就是一千个铜板都不一定舍得出。

    要么说跟许家人打交道要小心,夏老大夫是看透了许家这群人的嘴脸,才会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许大烟眼睛微闪,低下头来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内劲啊,有点意思!

    回头仔细拷问一下臭老头,好生了解一番才是。

    “要没事我回了,看在我孙媳妇的份上,打坏药篓子这事就不跟你们计较了。”夏老大夫小心绕开许婆子走,连药篓子也顾不得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你孙媳妇哪个?”许婆子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烟丫头啊,除了她还能有谁?”夏老大夫警惕地看着许婆子。“别惦记着向老夫讨要彩礼,一铜板都没有。这臭丫头可是欠老夫好些药钱,你要不乐意让她嫁,把药钱还清给老夫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的孙子长相俏着呢,上哪娶不到媳妇,不是非这彪悍丫头不可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:……

    赔钱货,果然是个赔钱货,养这么大还啥都没捞着,就得垫出去一笔,谁他娘稀罕死妮子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许婆子一脸算计,并没有注意到老许头那已经变了的脸色。

    若换作是以前,老许头并不反对把许大烟嫁出去,还觉得把人嫁了能挽回点名声。

    现在却不一样了,这妮子虽有种种不好之处,却是个顶好的劳力。

    许大烟抠了抠手掌心,更加确定自己所猜测之事,暂且将臭老头说她欠了银子一事放到一边,等回去再找他算账,先琢磨起许家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她可以十分确定,只要她不愿意,谁也留不住她。

    只是很难说老许头会不会拿三房来威胁她,而三房的情况又是……对吼,许老三已经是个废物,在这个地位十分不平等的家里,废物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。

    其实许老三的情况要治好不难,她费点劲就行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还是不动手的好。

    转念又在想,趁着许老三残废,是不是能分家出去。

    许大烟一下想到关键之处,抬头看向正一脸算计的老许头,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老许头面色一变,心头暗道不好,这妮子不好控制。

    “都在瞎咧咧地啥,没事都看看老三去,一个个光顾着自个,连老三受了伤也不知道照顾着点。”老许头说这话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瞥了许大烟一眼,在看清许大烟脸上的表情后,面色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只不过很快老许头又收敛好表情,率先朝三房走去。

    许大烟一脸古怪地笑了笑,记忆中无论发生什么事,老许头都是一脸正色且淡定的样,什么时候如此失态过?

    “大姐,爹他不会真的残废了吧?”大雁拧着眉头,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“乖,盯着里面那个,千万别让她偷吃。”许大烟拍了拍她的头,无比淡定地告诉她。“其实你可以这么想,爹他腿不能动了也没有什么不好,至少以后没不怕挨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雁一脸茫然,这算是好事?

    话里头的意思她明白,就是感觉好没道理,说出去怕是会挨批。

    “妮儿,想不想以后自己当家,自个挣到的归自己管,不用吃个东西都偷偷摸摸的?”许大烟看她一脸傻样,屈指弹了弹她额头。

    大雁都还没有回答呢,狗娃的眼睛就先亮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可以吗?以后咱们能光明证大吃好吃的吗?”狗娃被人从房间里撵了出来,就跑过来找许大烟,正好听到这话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想么?”许大烟捏了捏他的小脸,感觉这娃儿不太好养,这段时间没少吃肉,却没见他怎么长肉。

    狗娃使劲点头,那么好谁不想啊。

    许大烟逗弄道:“只是以后只能吃自己的,没人能帮到你,哪怕你要饿死了也没人可怜你。”

    狗娃闻言小脸皱了起来,显然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“大姐也不帮吗?”狗娃问。

    “大姐是女孩,迟早要嫁人的。”许大烟笑眯眯地说道。“老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就是想帮你也不能啊。”

    狗娃小脸皱得更厉害了,成了一副小老头的样儿。

    一旁的大雁也在思考,拳头捏紧了又放松,看了一眼许大烟又低下头,不知在琢磨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急不来,可以慢慢想,慢慢考虑。”许大烟伸手捏了捏狗娃的小鼻子。“自己考虑,不要让别人知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