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章 傻了才过去
    许老三心有戚戚焉,想着下次再进山去,还得想法子把大烟带上。

    “跑得再快又能咋地,那可是一百多头野猪,要不小心让野猪给包围了咋办?”单氏瞪着许老三,心底下生起一丝怨气。“你是孩子爹,还是孩子仇人?”

    许大烟摊摊手,有这样的爹,她也很无奈的呀。

    许老三:……爹,亲爹,真的是亲爹!

    “你这娘们……跟我急啥,大不了下次我进山的时候小心点……不叫她去,这总可以了吧?”许老三嘴里头认怂,心底下不已为然,那死妮子厉害着呢,野猪都死光光,她也准能没事。

    别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认为,他其实自己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跟野猪一比,死妮子悍多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这会怂得很,可怂就不用上山了吗?因为这死妮子才欠了他娘五十两子,还得给这死妮子准备嫁妆。

    算计来算计去,他再怂也得上山去啊,不然哪来的钱。

    要说这死妮子别的长处没有,就准头好还跑得快,去打猎肯定是一好手。

    谁知道下次还会不会再遇到野猪群,听说这野猪是记仇的,下再要还遇上的话,不还得她帮忙?

    她要不帮忙,那老子就得死。

    死娘们欠操,就知道心疼闺女,不知道心疼她男人。

    却瞪了许大烟一眼,都是这死妮子的错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许大烟冷笑,伸出拔了单氏头上的木簪子就往许老三小腿上戳,小腿上面泛着不正常的白,隐约还有点发青。“都成残废了还想进山?别做梦了,你就等着一辈子躺床上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不了路,吃拉喝撒都在床上,痛苦死你!”

    “死妮子你说啥,欠打了是不是?”许老三一副要脱鞋子打人的样子,心头却直打突突。

    别人说他还不担心,被死妮子这么一说,他心头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再看大烟收回的簪子,就感觉更加不妙了。

    他,他的腿,不,不会真有事吧?

    “大烟你说啥,你爹咋了?”单氏听着心头一跳,刚她可是看到了,戳得挺死使劲的,但当家的好像没感觉似的。

    “一会夏老头就来,让夏老头看过就知道了。”大烟把簪子还给单氏,心里头已然有了猜测,打从心底下替许老三觉得倒霉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许老三是伤着经脉,造成严重堵塞。

    一般人屁股肉疼,被砍去一半都不见得会残,毕竟经脉在最里头,这人得多倒霉才会伤成残废。

    单氏拿着簪子,心里头隐约有些不安,下意识猛扎了许老三一下。

    “疼,疼不?”单氏忐忑问道。

    “疼啥,你扎我了?”许老三一脸奇怪,还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单氏慢吞吞地伸出手,在许老三小腿上使劲扎着,没缩回手就这么一直看着许老三的反应。

    许老三:……

    不疼,一点都不疼,只感觉有点麻麻的。

    “别忙活了,等夏老头来给他看看吧。”许大烟看了一眼许老三的屁股,猜测着伤到的地方到底是哪里,说不准是尾骨附近。

    单氏哆嗦着收回手,盯着许老三的屁股看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许老三则有点被打击到,心里头也还有侥幸,毕竟不是完全没感觉,说不定养养,等伤好了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没让人等上多久,夏老大夫背着药篓子,不情不愿地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见着人就吹胡子瞪眼,一脸别人欠了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冲他们发脾气得了,冲我瞪什么眼,信不信我不帮你采药。”许大烟白了他一眼,臭老头脾气有够差的,果然没先把药采回来是对的。

    那地方可是个峭壁,告诉他地儿他也采不着,还不得她出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也不能便宜他了,怎么也得压榨点银子来盖房子。

    夏老大夫瞪得最多的就是许大烟,可听许大烟这么一说,心里头想了想,的确是这么个回事。许家没啥好人,这死丫头也是个蔫坏的,不过比起其他人来说,勉强还能将就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瞪向许老三:“咋地,不是很有能耐,咋还躺着不起了咧?起来啊,下地走走看啊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“……”哪里得罪他了?

    单氏有些尴尬,心里头担忧许老三的伤势,就低声低气地对夏老大夫说好话,让夏老大夫先帮许老三看伤。

    在许大烟那里受了憋屈气,但三房这里拿回面子,夏老大夫气一下子消了不少,见好就好,开始认真给许老三检查伤势。

    因为伤的地方是屁股,大烟待在房间里不太合适,就把大雁也一块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家里头正炖着猪肉白菜,远远就闻到味道,不算有多香,只是闻着味本来就很饿的许大烟感觉更饿了。

    许婆子拿了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门口守着,手里拿着根烧火棍,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帮忙,不过是防着不让人偷吃罢了。

    看见许大烟,翻了个白眼儿,用鼻子哼气。

    “死妮子,你咋没死山上?”许婆子用眼神剐着,从上至下剐了个遍,一脸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许大烟嘴角狠狠一抽,看到她须尾俱全回来很不爽?

    “给我银子,我爹让野猪顶着屁股,下半身都动不了,得看大夫拿药。”说着走了过去,朝许婆子伸手。

    “要啥银子,没钱!”许婆子提高了调子,一烧火棍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棍子打过来之前许大烟就收回了手,早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,压根就没有想过能从许婆子那里拿出来银子。

    许婆子打了一下没打中,又举棍子往许大烟身上打去,这一下不但没打着人,还因为用力过度差点栽倒。

    “跑啥,过来,我问你点话。”许婆子说着话,棍子并没有放下来,朝许大烟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许大烟又不傻,老实听话过去挨打,闻言果断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“啥事你说,我耳朵尖着呢。”许大烟说道。

    许婆子面色难看,拿着棍子的手放了下来,烦躁地在地上敲了几下,看那样子说不准把地板当成了许大烟。

    “刚你说啥来着,你爹下半身动不了了?”许婆子盯着她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