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章 野猪没她跑得快
    两人正闹得欢,许大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门口,连门也不开,就这么目光幽幽地盯着。

    被盯得久了,两人才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你总算舍得回来了,听说你很厉害,一个人干掉一百头野猪。”娇爷先是眼睛一亮,跑了出来,盯着许大烟看了片刻,咬牙切齿道。“你那么厉害,你咋不上天咧?”

    许大烟斜着眼睛看他,没用的东西,连臭老头都搞不定。

    刚她听了一会儿,到底是听明白了,许老三倒霉让猪给拱着屁股,这会正躺在床上没法动。

    单氏听说她没回来,以为她死了,受不了打击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底不是亲生的,哪怕是用了原主的身体,她也没有那种特别着急的感觉,否则就不是站在这里,而是直接拎了夏老大夫走。

    血缘这玩意讲真不是那么靠谱,否则就没有那么多父母子女相看相厌,更甚者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许大烟生性有些薄凉,对这些所谓的亲人,根本不会搭进去多少感情。

    “这天啊,迟早有一天我上给你看,但不是现在。”一边说话一边将野鸡扔进去,有气无力地说道。“我先回去看看,你把野鸡炖了,一会我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娇爷怒叫:“死女人,宰鸡这种事情是爷能干的吗?”

    大烟不理他,转身朝许家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除了张脸能看以外,就一点作用都没有的话,她真的要考虑是不是要换一个,至少得会做饭。

    “臭老头,我今天看到一片铁皮石斛,本打算一回来就告诉你的,现在我决定了,不告诉你在哪里,也不帮你采。”走了几步突然想起这个,扭头冲夏老大夫喊了几句。

    夏老大夫眼睛一亮:“在哪,在哪,铁皮石斛在哪,你有没有采到?”

    许大烟放了炮直接走人,就没打算跟夏老大夫解释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给我回来,先说清楚了。”夏老大夫急了,就想去追。

    娇爷堵在门口,一脸嘚瑟地说道:“知道急了吧?我说怎么着,让你去许家给看病你不去,现在不要脸的回来了,你果然挨收拾了,现世报啊这是。”

    夏老大夫:……

    “鳖孙,愣着干啥,大烟叫你杀鸡呢,赶紧杀去!”你以为你能落着好吗,那死丫头就是个混蛋,惹着她就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娇爷僵住,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:“不就杀鸡嘛,谁怕谁啊?”

    “去啊,愣着干啥。”夏老大夫斜眼看他→_→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铁皮石斛,夏老大夫老脸直抽抽,一跺脚背着医篓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死丫头蔫坏,就知道欺负老人家。

    娇爷想了想,后山啥也不多,就野鸡最多,学会了以后自己做,想吃什么味道的就做什么味道的。

    盯着自己无比高贵的玉白手指看了足足一刻钟,然后一咬牙……抓鸡去。

    爷不止有绝世容貌,还绝顶聪明,不可能连只鸡都搞不定。

    许家这会儿有点冷清,分到的整猪让许老四跟许进金趁着天色还早送到镇上去卖,余下的两条猪肉只切了一斤不到的肉炖大白菜,剩余的都让许婆子给腌了起来,说是等许老五月底休沐回来再吃。

    知道许老三让野猪给顶了也没太在意,反正许老三自己也说没事,给拿了点家里存放着的伤药就没再管了。

    说起许老三受伤这事,家里人就有怨气,要不是大烟那死妮子帮忙,一个个都回不来了,还有脸分猪肉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事的话,他们肯定不会让出头猪出去。

    单氏这懒婆娘也不是什么好玩意,要晕不早点晕,早点昏倒他们也能早点知道这事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有屁用,猪肉都分完了。

    至于大烟是死是活,想必也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三房人一直等着娇爷把夏老大夫请回来,等了半天没等到夏老大夫,倒是把大烟给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姐你没死!”狗娃扑了过去,手脚并用,抱住大烟的腿不撒手。“就知道大姐会没事,大姐可是会打妖怪的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:这是什么逻辑?

    大雁也想抱大腿,可毕竟年纪大了点,没法子跟狗娃一样撒娇,只好退而求次,改为抱腰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大姐表示好日子,没了大姐就没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没死。”大雁发自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许大烟满头黑线:“都给我松手,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们这种又丑又沉的挂件,很妨碍我走路。”

    不经意对上许老三可怜巴巴的眼神,许大烟感到无比恶寒。

    这便宜爹想干嘛,不会也想来抱一下吧?

    卧草,快滚!

    “听说你让野猪给顶残废了?”许大烟视线落在许老三的屁股上,然后一下往下移,直至脚底板。

    这伤口的位置有点特别,说不准真倒霉了。

    许老三听到残废两字,心头一突,感觉不太妙,又伸手掐了把自己的两边大腿,明明就隔了一层薄薄的布,却偏偏有种隔了几十层去摸的感觉,很是麻木。

    “老子没事,上点药就行,你娘晕倒了,快带你娘去看大夫。”许老三不乐意往那边方面去想,一脸不在乎地朝大烟挥了挥大手。

    许大烟上前盯着单氏看了一会,伸手去掐人中,没多会就把人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单氏看到大烟先是一怔,很快便扑到大烟怀里,嚎啕大哭:“大烟啊,你总算回来了,听说你被野猪钔给追,可是把娘给吓坏了啊,你说你咋那么大胆……”

    许大烟拍了拍单氏的背,说道:“我没事,厉害着呢,有事的是我……爹。”

    真不想认这个爹,麻烦!

    单氏不太敢相信地摸摸大烟的手,又摸了摸脸,这才松了一口气,还好是热乎的,人没死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再厉害也是个姑娘家,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记得躲远点。”为了救别人,把自己的命搭进去,一点都不值得。

    哪怕里头有孩子爹,单氏也还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许老三憋得有点内伤,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你担心啥,死妮子厉害着呢,跑得比兔子还快,野猪压根追不上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