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章 娇爷要上山
    别人不清楚这群人为什么这么好说话,趴在床上竖着耳朵听的许老三却是知道,心里头不禁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这功劳都是他家大妮子的,就是不给他们分,他们也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不过许老三不是那么小气的,毕竟大伙一起同生共死过,受了那么大的惊吓,不分点野猪肉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得意过后又皱起了眉头,死妮子咋还不回来咧。

    老许头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,视线在这群人身上来回扫了几圈,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为免夜长梦多,趁着这些人都答应,不如赶紧分野猪。

    将心里头的怪异感觉,归于他们对大烟的畏惧,跟其他村民一样,怕被大烟这妮子给赖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……孙女,还是有点用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同意,那么我来说说分法,两头野猪我们家要一头,两条猪腿也归我们家,剩下归你们分,如何?”老许头一脸正色,有些威严。

    几家人看着,以为老许头知道山上的事情,觉得老许头还算厚道,迟疑了一下下,纷纷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能须尾俱全地从野猪群包围中回来,还能分到不少的野猪肉,这种结果已经很不错了,就是一些见识短浅的老娘们,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老许头见状,心里头舒坦,又有些不舒坦。

    这些人答应下来,可不是因为他许得全,而是因为老三这个贱种。

    越想心里头就越不得劲,面色自然就不太好。

    许家分野猪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,这老半天野猪都宰好分好了,差不多时间进山的许大烟却不见人回来。

    眼见着太阳都快要下山,娇爷咬着手指头有些坐不住。

    “大烟咧,咋不见大烟回来?”娇爷冲进许家,直接跑到许老三的床前,一脸质问。

    “大烟她还没回?”许老三心头一突,记得大烟最后离去的时候带了四十多头野猪跟一溜儿猪崽,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回。”娇爷盯着许老三。“以前她进山,顶多一两个时辰就会回来,从来不会去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心里头咯噔一下,渐渐地感觉到不安,就想起来进山看看,后知后觉想起腿没法动,连起来都费劲。

    “这是咋回事,你在山上的时候有没有遇着大烟?”单氏听着也着急了,顾不得去帮忙收拾猪,赶紧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许老三看了单氏一眼,心里头斟酌了一下,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事。

    心里头觉得这事有点悬,大妮子说不准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见没见过,你倒是说啊!”单氏心提到了嗓子眼,死死地盯着许老三。

    许老三被盯得心虚,到底还是没敢隐瞒,把山上遇到的事情简简单单地说了出来,完了还补充了一句:“大烟这妮子跑得快,肯定是让什么事情给耽搁了,说不准很快就回了。”

    单氏踉跄了一下,一张脸失去了血色,差点稳不住摔倒。

    一百头野猪啊,那还是不算上猪崽的,大烟她一姑娘能躲了?

    “我的大烟啊,你咋就那么命苦啊,从生下来就多灾多难,没一天过得顺心……”单氏还没嗷完,一下子接受不了打击,悲伤过度,没挺住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孩他娘!”许老三急得伸手去接,却因为离得远够不着,单氏‘扑通’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好在大雁听到动静跑进来,将单氏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娇爷伸出一半的手缩了回来,眼睛微有些闪烁,心里头虚得很,刚他是有那个机会把人给扶住的,因为嫌弃而慢了半拍,等回过神来人都已经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可不关他的事,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让他扶的。

    大雁将单氏抱到床上去,摸了摸单氏的脸,扭头瞪了娇爷一眼。

    大姐找的什么小白脸,连丈母娘晕倒都不知道扶一下,以后会不会连酱油**倒了都不知道扶一下?

    这种姐夫要来有什么用,不如换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帮你找大夫。”娇爷被瞪了一眼,更加心虚了,扭头就想跑。“你娘得看,你爹身上的伤也不能耽搁。”

    大雁一点也不感动,这种事情狗娃也能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娇爷一溜烟儿跑回去,夏老大夫却闹起了脾气,之前可是发过誓不给许家人看病的,他不能这么快就砸了自己的招牌。

    不管娇爷怎么说,夏老大夫就是不去。

    你老许家有能耐自己到镇上找大夫去啊,找他干啥?反正他是决定了,许家那群混账不来求他至少三遍,别想让他帮忙。

    “你去给看一下会少斤肉不成?算我求你了,就去看一下。”娇爷想到大烟还没有回来,心里头着急得不行。“我没空在这里跟你墨迹,大烟那个混蛋让野猪群追进深山里头去了,我要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夏老大夫闻言,一副见鬼了的样:“你不是发誓再也不进林子了?胆子长肥了你,明知道那丫头让野猪给追了,你还敢进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娇爷一想到树林子就哆嗦,是真打算一辈子不进林子的,可那死不要脸的不是生死未卜么?他再怎么地也该进去找一下。

    说不准死不要脸的受了伤,正藏在哪旮旯等着他去救。

    “谁发誓不是嘴巴说着玩玩的,能当真么?”娇爷反驳,推着夏老大夫出门。“你不要闹脾气了,快点去给许家三房看病。”

    夏老大夫一脸哔了狗,敢情你发誓只是玩玩。

    可你玩你自个的,跟老头儿有什么关系,老头儿那是认真的跟你讲,就许家那伙子人,说不给治就不给治,谁来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不去,坚决不去,打死也不去!”夏老大夫抱着房柱不撒手,嘴里头嚷嚷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想着进山,就你这样的,去了是给大烟丫头添麻烦。没准人家啥事没有,你这一去就成了有事的。再说了,那丫头命硬着呢,跟猫似的有九条命,你死了她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快别闹,大烟要是回来见你见死不救,肯定要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说不准那死丫头真死山上了,回不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