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章 老俩口有秘密
    有种被忽略了的感觉,好生气!

    许大烟把甘草渣吐地上,跑去舀了一瓢子水,当着夏玖的面喝。

    夏玖嗓子咕噜了一下,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,现在感觉嗓子在冒烟。

    不是不渴,而是不想喝,因为喝了就得撒。

    好疼的,要命的疼。

    “你得喝水,还得多喝水。”许大烟把瓢子递过去,一本正经地忽悠。“多喝水能排毒,要想小牛儿好得快,就得多喝水。”

    夏玖臊红脸:“……骗鬼吧你!”

    夏老大夫很自觉躲到一边,不说当事人夏玖,就是他这老头儿听着这种大大咧咧的话,也倍觉脸疼。

    讲真教出这么个娃,许家三房挺有能耐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这玖小子的确倒霉,要不是解毒解得快,那玩意十有**得坏。

    许大烟把水瓢收了回来,指着夏老大夫道:“不信你问夏老头。”

    夏老头:“……”关老子屁事!

    “对,多喝点水有好处,能快些将体内的余毒排出,伤口也能好得快一点。”不过这并不妨碍夏老大夫想要调皮一下,无比严肃地扯犊子。

    娇爷视线狐疑地在这两人脸上来回扫了几眼,看到的都是一脸的严肃与正经,没有半点作假的心虚。

    莫不成是真的?

    为了小牛儿着想,娇爷一咬牙,拼了。

    枉娇爷自命聪慧,从小无人能比。不曾想遇到许大烟后智商直线下降,明显的忽悠都没有看出来,差点让两个不怀好意的给玩坏,往肚子里灌了一瓢又一瓢的水,回回喝撑。

    上小解时的那个酸爽,简直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好在多喝水的确有那么点排毒作用,否则娇爷得记恨一辈子。

    其实许大烟还是有点可惜,尽管把人给忽悠住了,却不能没有节操地盯着人小解,否则还能多幸灾乐祸一下。

    站起来伸伸懒腰,抬头看了看大月亮,还是挂在那个地儿,似乎一点都没挪,光看它根本不知道夜深几许。

    倒是小月亮,位置好像产生了点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了,你记得多喝水,多排毒,不然小牛儿可能会坏掉。”许大烟一脸不放心地嘱咐。

    娇爷屁股贴着凳子,两脚蹬着转了个弯,用后脑勺对着许大烟。

    死女人对他有企图,应该不会害他,毕竟他小牛儿坏了对她没好处。往深想了想,死女人肯定是爱惨了他,才不放心地一再叮嘱。

    好吧,看在你爱惨了九爷的份上,九爷这回听你的就是了。

    嘣!

    许大烟凑上前去,给了娇爷一脑嘣儿,趁着娇爷来不及发脾气,朝门口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许——大——烟!”

    果然刚跑出门,就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    许家大院里有人,许大烟下意识放轻脚步,并且停在了篱笆门外,将身影隐藏在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很多人都睡了,许家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一向早睡的许婆子却站在院子里抬头看天,双眼看起来有些呆滞失神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老许头跟幽灵似的,无声无息地走了出来,静悄悄站在许婆子后面,一声不吭。就那么一直盯着许婆子,眼神莫名地有些诡异,面色很是阴沉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许大烟都憋了尿,已经打算推门进去撒,那两人才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老许头跟鬼似得伸出手,不松不紧地掐着许婆子的脖子,把人给吓哆嗦了才阴森森地问道:“老婆子,大晚上想啥呢?”

    许婆子哪里想到后面有人,被吓得魂都快没了,等回过神来就跟被踩了尾巴似得蹦了起来:“老头子你干啥呢,冷不丁站我后头,差点没把我给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许头缓缓地用满是茧的手指头摩擦着许婆子的脖子,一声不吭地不知在想些什么,夜幕掩盖下的表情阴沉得能滴下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老五了,都两个月没回家了,也不知过得咋样,身体好不好,有没有瘦了。”许婆子看不到老许头的表情,有些结巴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老许头不但没收回手,反而还紧了紧,阴冷道:“只是想老五了?”

    许婆子脸色变了一下,十分肯定道:“也想老大跟银小子了,县城开销大,不知道他们日子好不好过,有没有给银小子找对象。”

    老许头笑容不达眼底: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许婆子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:“不然能咋样?老夫老妻的,天天睡一床上,就出来撒泡尿的功夫,我还能想着你不成?”

    老许头面色变了又变,盯着许婆子的脸看了许久,这才收回手:“最好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困死了,我先去撒个尿,都要急死了。”许婆子打了个哈欠,叨叨了几句,往茅房小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出来时没看到人,站在茅房门口那揉了揉胸口,还悄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幕太过古怪,饶是见多识广的许大烟也禁不住心头一跳,刚老许头那个样子有点鬼畜啊,许婆子也明显有些心虚,明明就被吓得不轻,还跟没事的人似的。

    许大烟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,这俩老的有秘密啊!

    一时间心头就跟猫抓了似得,特别想要把这秘密给挖掘出来。

    不怪她太过八卦,实在是刚才那一幕,跟她从原主记忆里所了解到的,有着挺大的出入。

    记忆中老许头是个很会心疼媳妇的,一点苦也舍不得让媳妇吃。

    从逃亡到鱼尾村这里开始,就从未让许婆子干过活,哪怕是做饭这种乡下妇人都在做的事情,也压根舍不得让许婆子做,到老了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,一直就百依百顺,简直就宠上了天。

    如此,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刚她要不是瞎了眼的话,老许头面上分明有杀意,带着毁灭一切的冲动。

    许婆子没有恃宠而娇不说,还恐惧到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不简单呐!

    直到许婆子回了屋,许大烟才从阴暗中步出,迟疑地看了一眼篱笆门,调头朝夏老大夫家走回,今夜就不回家了,回头抱着娇爷睡去。

    娇滴滴的美人儿,看到本仙女回来,是不是感觉特别的惊喜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