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章 有些人脸皮就是厚
    许婆子鼻子好使,很快就从许老三身上闻到鱼腥味,当场就抓着许老三打:“好啊你,竟然背着老娘在外头偷吃鱼,我这是作了啥孽啊,养了这么个不孝顺的玩意,遭天瘟……”

    狗娃下意识把手背到后头,悄悄往三房窗口那里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雁是个精的,看到许老三挨打,并且狗娃已经跑了,也偷偷摸摸地溜走。

    “娘啊,你打死我吧,我错了。”许老三既心虚又后悔,哪里敢反抗,怕许婆子打不着还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巴掌打在身上的声音,大晚上显得贼响。

    许大烟看着弟弟妹妹都走了,本来也想走的,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为毛,看着这母子俩总觉得有些怪异,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没多会家里头的人差不多都走了出来,一个个站在门口那里看着,谁也不帮许老三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烟啊,你上哪去了,大晚上才归家。”金氏一脸微笑,显得有些慈爱,可惜眼神不太友好。

    估计以为大晚上的,又背着光,没人能看清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抓蛇去了。”许大烟扬了扬手,黑白相间的银环蛇,在月光下散发着诡异独特的光芒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凑过来的几个女人吓了一跳,惊恐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娘咧,好大一条毒蛇!

    “你,你离我远点。”史氏腿都哆嗦了,赶紧往后退了退,不小心一脚踩到许老四的脚丫上。

    “干啥呢,你踩着我脚了。”许老四被踩得脚疼,气恼地推了这女人一把。

    史氏朝前扑了过去,直往许大烟身上压。

    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,味儿还不是一般的重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许大烟暗骂一声,赶紧躲了开来,说道:“瞧把你们给吓的,这蛇是死的,咬不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扬了扬手中的蛇,几个女人又尖叫着往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死的也吓人啊,哪个女人不怕蛇?

    许老四又挨踩了,朝史氏一巴掌抽了过去,骂道:“一条死蛇有啥好害怕的,还不赶紧洗澡洗衣服去,你他娘的想臭死老子不成?”

    史氏不想洗澡,更不想洗衣服,眼珠子转了转。

    “大烟啊,这几天你姐俩也闲着,要不帮四婶把衣服给洗了?四婶这一天到晚,看孩子累啊,都没力气去洗衣服了。”心头在暗骂,三房这两个死妮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最近死活喊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三房主意,我这人脾气不好,特别喜欢揍人。”许大烟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史氏瞪大了眼睛,一副见鬼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许老四才不管衣服谁洗,有人洗就行了,见史氏还在这里磨蹭,拍了她后背一下:“还愣在这干啥,瞧你自个臭的,想把老子熏死?”

    其实许老四这人不算太脏,不知道咋受得了史氏这样的。

    明明就一脸的嫌弃厌恶,竟还能住同一个屋里。

    史氏怕挨打,赶紧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烟啊,你爹这是咋了,咋地又惹你奶生气了?”金氏嫌弃地看了一眼史氏,扭头一脸温和地问许大烟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许大烟斜着眼→_→。“问我奶啊!”

    说完懒得理这群人,甩着胳膊又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死妮子你给我站住,大晚上的,你又上哪去?”许婆子也不打许老三了,冲着许大烟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家可是欠了夏老大夫不少药钱,不知道他收不收蛇,我拿去抵点债。”许大烟扬了扬手,都已经找到借口了。

    许婆子看到那条蛇,唬得退了好几步,眼珠子都要瞪凸了。

    这种蛇就算没见过也认识,毕竟太好认了点,瞅着在大烟手里盘了好几圈,不是一般的唬人。

    “遭天瘟的死妮子,大晚上不好好待家里跑去抓蛇,咋没让蛇给毒死。”想从许婆子嘴里听出好话来,那估计比登天还要困难。

    至于药钱这两字,压根就跟没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地,许大烟又回头看了一眼,还是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在修仙界活了几百年,被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一路追杀,没点能耐早就不知死多少遍了。

    因此许婆子看似没什么不对,许大烟却感觉到了不妥。

    “贱蹄子,瞪啥,招子不想要了?”许婆子有棍子不使,脱了鞋子朝许大烟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许大烟:……

    尼玛肯定是错觉,像许婆子这种人,还能玩出花来不成?

    瞅了一眼砸到篱笆门又掉到地上的鞋子,不是新的那双,还真是稀奇了,有新鞋子不穿,穿这补了丁的。

    蹭了蹭鼻子,把鞋踢到一边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了十多米,抬头看了一眼天空。

    这月亮哟,还真是奇特。

    “小鸟儿好点没?”心情还算不错的许大烟看到娇爷立马吹了个口哨,一脸流氓相。

    小牛儿,小牛儿,是小牛儿!

    夏玖瞪了她一眼,就这一会儿的功夫,小牛儿又竖了起来,又胀又疼的,简直各种酸爽。

    盯着自己的胯看了一眼,怀疑是不是真坏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能这么频繁地竖起来?

    没法见人。

    “你瞪我也没用,谁让你是只倒霉的弱鸡崽。”许大烟坐到夏玖的对面,一脸幸灾乐祸。“撒个尿还能让蛇给咬着鸟,这世上除了你估计也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鬼的是,那条蛇还是公的。”

    夏玖道:“死女人,你不说话没人说你是哑巴!”

    许大烟惊讶:“你待在这里,不就是为了等我,让我怼你几句吗?”

    “怼你大爷,快点滚。”夏玖侧身抓了一把药材扔过去,那张俏生生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。“这天下间就没有像你这样粗鄙不堪,口无遮拦,不知羞耻的女人,你一定会嫁不出去的!”

    那把药材大烟接了好几根,发现是甘草,很自然地往嘴里头丢了一截。

    甜滋滋的,味道还勉强。

    “说那么多话,渴吗?”许大烟问。

    “不渴,我一点也不渴。”就是渴死也不喝,夏玖瞪着许大烟,一直瞪着,被如此俊美的他瞪着,脸皮该有多厚才不会脸红。

    可有些人脸皮就是厚,脸不红心不跳的,压根没事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