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章 被堵门口了
    许老三想试试运气,给钩上了鱼饵抛水里头去,紧张兮兮地等着鱼儿上钩。

    钓不着钓不着……大雁在心里头念咒。

    鱼漂很快沉了下去,许老三满心激动地往上提,一条小指头粗的虾虎鱼被钓了上来。

    狗娃一脸惊喜:“哇,爹好厉害,竟然钓到鱼了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鱼小了一点,可钓到比钓不到强不是?许老三安慰了自己一下,然后继续下钩。

    大雁继续在心里头念咒,比许老三盯得还要认真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的功夫,鱼漂又沉了下去,许老三赶紧把竿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钩是空的,鱼饵没了。

    不死心继续下钩,然而钓上来的不是手指头粗的虾虎鱼就是空钩子,大鱼压根见不着影子。

    这钓鱼跟赌博有点像,会上瘾,许老三钓红了眼。

    一直不死心,一直钓,估计能钓一晚上。

    大雁偷偷地在幸灾乐祸,只当自己念咒念对了,心里头激动得不行。

    狗娃一直在给许老三打气,每次钓起来小鱼都会一脸惊喜,一脸崇拜,仿佛许老三有多么的厉害。

    许大烟(⊙o⊙)?

    感觉这俩孩子蔫坏蔫坏的,都有些同情许老三了。

    “别钓了,已经很晚了,该回去了。”许大烟收拾了一下东西,把没了脑袋的银环蛇给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再下一竿。”许老三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许大烟顿了一下,便宜老爹是不是忘了河边有妖怪这事?珍惜生命,远离河边啊喂!

    估计是气昏了头,压根不知道害怕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便宜老爹是个冲动的,冲动起来可能会不计后果,日后尽量防着点,以免会出事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要不要悄摸打断腿,能省不少事。

    许老三打了个冷颤,瞧着鱼漂沉了一下,一激动提了起来,鱼饵又被啃光了,这次连虾虎鱼都没钓上。

    再下一竿?

    “别钓了,回去晚了娘该急了。”看见许老三还要上鱼饵,大雁赶紧把竿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老三手松得慢,差点让钩给扎着。

    “死妮子抢啥抢,害老子差点扎着手,信不信老子抽死你。”想到大雁刚来就钓上一条大肥鱼,自己钓了那么久只钓了几条虾虎鱼,心里头各种不得劲,红着眼珠子瞪了大雁一眼。

    大雁被瞪得心虚,大声嚷道:“你钓不着鱼就冲我发脾气,又不是我让你钓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钓不着鱼本来就急眼,听着大雁说话,感觉特别没面子,抬手就要抽大雁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闹了。”许大烟抓住许老三的手腕,不耐烦道。“这边亮着火,还吵那么大声,搞不好村里人以为在闹妖怪,知不知道这样会很麻烦,都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当老子的让闺女给管着了,许老三满心不爽。

    可不爽又能咋地,跟闺女打上一架?

    不敢,怕丢人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蛇比较多,白天爱躲在洞里的基本都出来了,回去的路上就遇着了两条。没毒的,但还是把许老三吓够呛。

    估计是让银环蛇给吓狠了,好长时间见了蛇都会害怕。

    水沟那里一群壮汉在洗澡,光着膀子露着鸟,在月亮的趁托之下,该看不该看的都基本上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王八犊子,才天黑洗什么澡,要不要脸了!”许老三个子高看得远,俩闺女没看到的他先看到了,急得赶紧去捂大雁眼睛。

    “许有力你半夜三更在外头浪,你媳妇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你许有力不洗澡,跑河边去点火,找妖精打怪呢你。”

    “要脸干啥,要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男人你一句我一句溜开了,压根没注意到许老三跟两闺女一起,还以为只有许老三一个人。

    许老三急了,大骂:“王八犊子,瞎咧咧啥,我闺女在呢!”

    众男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了个去了,大晚上的,姑娘家家跑水沟这边干啥?

    “许有力,你家大闺女没在吧?”一群男人忐忑得要死,捂着大鸟伸长脖子往许老三这边看。

    草丛挡着了,除了许老三脑袋,其余啥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许大烟吹了个口哨:“在呢,你们要不要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众壮汉面面相觑,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这妞儿是不是彪,一群大老爷们露着鸟,她在那里吹口哨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要不要把衣服先穿上?”许老三尴尬得要死,觉得闺女这是在耍流氓,比二流子还要可恶。

    一群大老爷们有啥办法,赶紧拿衣服裹上。

    许老三探着脑袋,瞅着差不多了才让闺女出去,但还是警惕地捂着大雁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难免忽略了许大烟,让许大烟又有了吹口哨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夜色不错,慢慢洗啊!”估计是农活干多了,一个个身材都挺有料的,这一群壮汉裹着下半身站水沟里,怎么看都很有喜感。

    众壮汉:……

    不知为何,菊儿一紧,胯下好凉。

    “吹什么口哨,赶紧回去。”许老三脸都黑了,咋生了这么个混不吝的玩意,脸皮厚得跟墙有得一比。

    肯定生错了,应该是个小子才对。

    许大烟没点自觉,都走过去了,还回头看了几眼,若非夜晚看得不清,那一副意犹未尽的样肯定会让人给看着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尽管看不清表情,可人回头看还是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壮汉们简直哔了狗,大鸟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感觉有点害怕,这妞儿要是缠上他们咋办,对他们霸王硬上弓咋办,事后要他们负责咋办?

    听说那姓夏小子可怜见的,大鸟都让玩坏了。

    大烟妞儿彪得……实没人敢娶啊!

    等大烟妞儿彻底走没影儿了,壮汉们才悄悄松了口气,面面相觑了的一阵儿,都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。

    以后洗澡还得注意着点,这妞儿他们打不过,只能小心防着。

    一直走了老远,都到家门口了,许老三才松开大雁。

    “以后得注意着点,姑娘家家的,可不能再这么晚回来了。”许老三叹了口气,伸手去推篱笆门,没注意到门里头站了个人,被唬了一跳,心脏都差点给吓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地娘咧,大晚上你咋站在这哩,怪吓人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