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章 踩着蛇了
    “死妮子瞎说点啥,你是我亲闺女,我能要你命?”许老三瞪大了牛眼,一脸怒气。“要不是你不干好事,把人拖树林里,能有后面这些事?家里头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:“叨逼叨逼点啥?痛快点,要闺女还是要五十两?”

    许老三愣住:“你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许大烟不耐烦地解释:“意思是给你五十两银子,把这亲给卖断了,以后你们全家老少的生老病死跟我压根没有关系,走我旁边过摔了一跤我也不会伸手去扶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好像听清楚了,又好像没听清楚,或者压根不想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说啥,你有五十两银子?”唯独这五十两听得清楚,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。“你上哪整的银子,赶紧给老子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好想打人,大鞋底抽死这便宜老子。

    说了半天只记得银子,别说她没五十两,就是有也不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现在就有五十两银子,我全换成铜板砸死你。”这绝对不是假话,许大烟真想这么干。

    许老三脸一下黑了,就想脱鞋子打人。

    “吵啥吵,吃饭。”单氏赶紧开口。

    自家闺女自个知道,还差不多的脾气,就是聪明了点,狠了点,拧了点,以前不吃外人的亏,现在连自家人的亏都不吃。

    不说假的,要是许老三敢动手,闺女肯定是会还手的。

    许老三也想起来了,抬起来的脚放了下去,心里头松了口气,别以为他没有看到,死妮子正要撸袖呢。

    正死妮子打架,他胜在个头大,力气却有些比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有那能耐明天跟我上山打猎去。”许老三说着眼睛就是一亮,死妮子力气大着呢,一块上山的话,说不准能打野猪。

    许大烟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:“怪声怪气的,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许大烟:“我是脑子进水了才跟你一块上山。”有那时间自己上山多好,打到的东西全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瞧你能耐的,有本事老子打猎回来你别吃。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让我们都吃上肉啊,瞧这是什么,凉拌空心菜一大盘,粥稀得能当镜子用,肉都让狗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谁,还不都怪你自个,干那不要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十两!”

    许大烟用五十两打算了许老三的话,见许老三一脸吃瘪,打算以后闲着没事就提一下这五十两。

    踢了一脚桌子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晚饭没法吃,就是吃也吃不饱,还不如趁现在天还没黑,到河边钓鱼去。

    好几天不见八爷,不知八爷咋样了。

    “走,跟大姐钓鱼去。”到了门口又绕了回来,把狗娃给捎带上。

    狗娃冲着大雁扮了个鬼脸,气得大雁直咬牙,大姐跟爹娘一样偏心,每次去都带狗娃,就是不带她。

    许老三拍桌站了起来:“死妮子你给老子回来,跟你说了多少次河里头有妖怪,别老到那里溜达。这会天都要黑了,你还要去河边,找死你自个去,别把你弟给带上。”

    “大雁你还愣着干呢,赶紧跟上,大姐带你吃肉去。”偏跟许老三作对,连大雁也一块叫上。

    大雁眼睛一亮,立马把碗放下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许老三那个气哟,手指着许大烟,低头看着单氏开骂:“你看你,生的……”

    单氏绷着脸,一筷子撂桌上,怒道:“你要真不放心就跟着去,一天到晚除了打孩子骂孩子,你还会干啥?”

    许老三噎了一下:“你冲我发啥脾气,仨孩子要去河边呢,你有那功夫生我气咋不管一下,这天堑河有妖怪可是有不少人见着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村挨着天堑河,有妖怪早就把人给吃光了,还能等着让人说。”单氏本来也悚这天堑河的,最近听大烟听多了,就受了点影响,觉得这天堑河也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不过能不去,还是尽量不去的好。

    听先辈人说,河对面有很多野兽,而且都长得特别大。

    鱼尾村这块的天堑河对岸就有一条蛇,那蛇比大腿还要粗,不说一口能吞下一个人,就是一头牛也说不准能吞下。

    瞧着天已经黑了大半,许老三到底是当爹的,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着,我去看看去。”别的不说,河对岸那蛇他可是见过,估计着有自家娘们大腿那么粗,一般人可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尽管那蛇没到岸这边来过,村里人都忌惮着,生怕有一天那蛇跑过来伤人。

    许家人都在吃饭,谁也没有注意到三房的动静。

    许老三故意从夏老大夫门口绕过,往里头瞅了一眼,看到夏玖从茅房里头出来,脸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,两条腿叉着走,慢得跟蜗牛似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联想到下午从山上回来,在树底下听到的调侃话,面色不由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说是让蛇给咬着腿,可腿伤了不是这样走路的。

    谁都不是眼瞎的,走路那样肯定是第三条腿有事,至于会是什么事,那就难以描述了。

    死妮子是越来越不像话了,许老三心想。

    以后得再往深山里走走,多打点猎物,早点把那五十两银子填上,好存银子给死妮子打嫁妆。

    反正这死妮子他是管不了了,早点嫁出去早省事,免得到时候肚子大了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要找男人也不找个好的,找了这么个小白脸,啥也没有不说,就连成亲以后住哪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事要能拖拖也行,可瞧夏小子被折腾成那样,估计是拖不成的。

    死妮子哟,咋骂都没用,打了还得还手,咋就养了这么个死孩子。

    光想着就愁死,肝儿疼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还算开放,很少盲婚盲嫁,都是看对眼了才结亲。

    只不过也没开放到大肚子才成亲,一般来说没有成亲都不能待一块,就连牵手都会遭人说嫌话。

    也就鱼尾村住得杂,各管各的,没人管这事。

    换作别的老村子,肯定得挨罚,还不知得受多少的罪。

    许老三光顾着想事情,没怎么注意看路,没看到从山根那里游过来一条银环蛇,直接一脚踩了上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