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章 输了洗衣服
    “大姐,爹让我来叫你回去吃饭。”大雁的声音适时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大烟看了一眼夏玖,起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打到猎物了?”许大烟问。

    “打到了。”大雁点头,伸出两根手指头。“两只野鸡,奶想留一只,爷开口全炖上了。”

    去了一整天,打了两只野鸡回来,其实……还算可以了。

    只是大雁看了一眼自家大姐,又想了想,怎么都觉得自家老子没用,白吃那么多,白长那么大个子,也白瞎了那一身力气。

    忍不住小声对许大烟说道:“大姐,我觉得要是我也上山去,说不定也能打到两只野鸡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用力揉了几下大雁的脑袋,揉得她要炸毛,这才说道:“别乱来,后山上野猪多,你去等于是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鱼尾村这里虽然山好水好,却根本不适合人待,随时可能会有野兽下山,毒蛇也随处可见,待在村子里都危险得不行,更别说是上山去。

    不把事情说得重一点,这小妮子说不准会胆大上山去。

    “别总摁我脑袋,我知道你嫉妒我长得快,马上就要比你高。”大雁跟单氏长得像,单氏都有一米六五,她要是吃得好肯定会比单氏高,说不准能长一米七以上,毕竟许老三有一米八八。

    许大烟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,又狠狠地揉了一番才缩回手。

    “长得高有屁用,看你爹就知道。”许大烟不止脸长得像许婆子,就连个子也差不多,这隔代遗传基因不是一般的强大,再且都已经十六岁了,估计再怎么长也高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一米六其实不矮,许大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大雁一脸认真:“那也是你爹!”

    许大烟:……

    好吧,那也是她爹,没毛病。

    不知是为了炫耀,还是彰显作为父亲的无比高大,许老三特别想让大闺女崇拜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烟快来,爹上山打了野鸡,一会给你鸡肉吃。”许老三的原话应该是‘跟着爹有肉吃’。

    许大烟看了许老三一眼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,估计回来到现在还没有换衣服。

    也不知在山上遭遇了什么,把衣服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反正这衣服再烂也不可能扔了,估计要等单氏胳膊好了才能补。

    许大烟拽着大雁的小辫子走过去,说道:“我猜待会有一个鸡头两对鸡爪。”

    大雁将小辫子抢回:“我猜只有两对鸡爪。”

    许老三笑容一下子僵住,嘴角狠狠地抽搐着,下意识就想要反驳点什么。

    可话到了嘴边,不自觉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精神恍惚了一下,似乎想起了点什么,又好像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每次家里有肉吃的时候,饭可能会多上一点,肉却是多见不了。一起吃的话能夹着点有肉的,分开来吃以后好像就只吃过鸡爪了,连鸡脑袋没怎么吃过。

    看着俩闺女还在打赌,连小儿子也不知什么时候凑了上来,赌的是一半只鸡头两对鸡爪。

    许老三讷讷地低下头,不安地抹了抹烂了的衣襟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赌注已下。

    “输了的人洗衣服,别以为年纪小就能赖账!”

    “不赖账,谁赖账谁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洗衣服?好像谁没洗过似的,来啊,谁怕谁!”

    ……姐弟仨下了赌注,输了的人要洗七天衣服,不洗衣服就一斤肉一天,后者肯定是针对许大烟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对许大烟来讲,这压根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姐弟仨扭头回了屋,留下许老三一人原地凌乱着,抽搐着,好想叨逼点什么,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一咬牙下了决定,晚饭他自己去领,就不信领不着肉吃。

    从开始烧水烫野鸡毛,许婆子就杵在厨房不动,眼珠子紧紧盯着,防止有人偷藏或者偷吃。

    等到鸡炖好了,先盛了差不多一半,剩下的压根不管怎么分。

    别看野鸡个头不小,拔了毛掏了内脏也只有两斤多点一只,家里头荤腥沾得少,这点还不够上房三个人吃的,其实就是一人一只也能吃得下。

    许老三下定决心进厨房,刚进门口就让吆喝走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你先别忙,快去院子里拔几根葱来,鸡汤里放点葱味儿才好。”史氏被金氏看了一眼,立马就开口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老三没多想,扭头去了院子,老实拔起葱来。

    等葱拿回去了,厨房里的人都走光了,三房的饭菜装好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打开汤罐往里头看,葱花在上面飘着。使勺子捞了又捞,压根连块肉都没有,就只有半只鸡头跟四只鸡爪。

    许老三:……

    呵呵,自家孩子真聪明,竟然都猜得差不多……不过还是儿子最聪明,说得一点不差。

    许老三扯了扯嘴角,试着笑了几下,愣是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盯着汤罐看了一会儿,整个人就跟泄了气的,无精打彩地装了起来,蔫头耸脑地拎着篮子往三房走回。

    “来,吃饭,这鸡汤挺浓的,都来喝一口。”许老三呵呵笑了几下,表情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没夸下海口,否则都不知上哪要脸去。

    “你受了伤,多喝点补补。”赶紧给单氏盛了一碗,里头有半个鸡脑袋和一只鸡爪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盛了三碗,里面各有一只鸡爪。

    汤罐一下子见了底,里头几乎连肉渣都没有。

    狗娃踩在凳了上往汤罐里头看,激动道:“我赢了我赢了,我赢了大姐,你跟二姐输了,要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大雁翻了个白眼:“切,不就是洗衣服?经常干的事,有啥难的。”

    完了小姐弟俩瞥向许大烟,那意思明显得很。

    洗衣服就免了,每天来一斤肉就行。

    许大烟但笑不语,肉嘛,小事一桩,包你们吃到饱。

    许老三一口老血堵在嗓子眼里,忍了又忍,拿筷子去敲狗娃脑袋:“赢什么赢,才屁大点就知道赌,不是一直吵着要吃肉?赶紧吃,不够爹再上山打去,肯定不能让你们饿着。”

    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眼神是看着姐弟仨的,这是在保证点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姐弟仨不知是没看明白,还是压根没有期待,从脸上看不到一点在意,更没有对他的激动与孺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