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想必很有能耐
    东西都瞅不着,史氏才死心。

    “呸,小气巴拉的!”冲着篱笆门吐了口痰,这才骂骂咧咧转身去树底下,找人唠嗑去。

    许婆子瞅着鞋子挺好,料子也不错,没舍得立马就穿,还是穿回了自个补了又补的旧鞋子,新鞋子用胳膊夹着,跟人唠起嗑来。

    “娘,大烟那死妮子都买了啥?”史氏盯着许婆子夹着的鞋子看,越看就越发现是好鞋子,忍不住伸手。

    家里头几个妇人除了单氏以外,都差不多的个子,鞋子大小也没差多少。别看她长得胖,许婆子能穿的鞋子,她将就点也能穿得下。

    要是这鞋子大点,她就有借口讨要。

    许婆子拍了她一爪子,她穿不了还有许春燕,咋也不可能白给史氏。

    况且这鞋子她试了,特别合脚。

    “买了啥跟你有关系?手脏的,别碰我鞋子,弄脏了找你算账。”许婆子别的东西没怎么注意到,但那一小筐子吃的记得清楚,都不是便宜的东西,许家就是过年也不见得舍得买。

    那姓夏的老东西不是个好的,这些年不知扒拉了多少黑心钱,要不然能买得了那老些好东西?

    不过许婆子怀疑,那钱是夏玖出的,只是没证据。

    “奶你说,大烟大老远地给帮忙带了那老些东西回来,不知人家能分给她多少。”小杨氏抱着福哥儿,远远盯着夏老大夫家那边,虽有篱笆挡着看不清什么,眼珠子仍不老实地转着。

    许婆子最看不上小杨氏,翻了翻眼皮子:“就你眼皮子浅,自个不知道勤快着点,尽知道惦记别人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杨氏讪讪地低下头,眼内尽是气愤,心里头骂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娘,我大侄媳妇说得没错,大烟给帮了这么大忙,要是空着手回来那就是欺负人,咱得找夏大夫算账才行。”史氏忍不住说。

    许婆子抬了抬眼皮子:“你衣服都洗了?”

    史氏也低下了头,一脸悻悻地不敢再说话,心头把大雁给骂死,那死妮子最近也不知道整啥夭蛾子,叫洗个衣服都不肯。

    一大盆衣服堆在那里,苍蝇都围着转,臭得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可史氏就是个懒的,压根不想洗,还琢磨着让大雁给洗。

    树底下一群人在聊着八卦,见着这婆媳几个在边上不知聊啥,有人就想凑过来偷听一下,没想让许婆子给歪眼瞟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家在聊啥呢?”田婆子脸色讪讪地,挨着许婆子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婆子一脸嫌弃地往边上挪了点,没好气道:“能聊啥,一个个不省心的,教训教训罢了。”

    一股酸臭味传来,田婆子四下找了找,以为哪里被倒了剩饭剩菜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史氏伸手打了只苍蝇,骂骂咧咧地把手往身上蹭了蹭:“这树底下啥都好,就是苍蝇多了点。”

    田婆子僵住,嘴角狠抽了几下,总算知道哪臭了。

    这儿媳妇臭得……是得教训一下。

    不由得躲远了点,省得把自己臭着。

    “许婆子,听说你家大烟跟一从天堑河里头捡回来的小子走得很近,你不管管?”田婆子一脸八卦。

    又道:“那小子长得跟妖精似的,你放心得下?”

    许婆子可不知道夏玖是从天堑河里捡回来的,闻言皱起了眉头。说起天堑河来,谁不说里头有妖怪?

    一个从河里头捡回来的,还真说不好是什么。

    回想夏玖那张脸,许婆子心头一突,感觉不太妙。

    想当年她还是……反正活了大半辈子,见过的人也不少,还真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。

    莫非真是……妖怪?

    “瞎说点什么,那是大青城来的落迫公子,想不开跳水里让大烟给捡回来的。像大青城那样的大地方,多好看的人都有,夏公子那样的不稀奇。”许婆子翻了个白眼,事情没弄清楚之前,可没打算认了这事,对自家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田婆子不由得嘀咕,当年逃亡的时候倒是去过大青城,说起来还真是大,混乱中见过不少人,长得好看的人的确有不少。

    听说现在的大青城好得很,贵公子俊的俊,俏的俏。

    那夏公子若是从大青城来的,倒显得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只是田婆子一大把岁数没啥想法,在一旁带弟弟玩的张大丫却起了心思,急问:“大青城真有那么好?遍地都是俊俏郎君?有没有钱?”

    田婆子就乐了,说道:“哟,大丫这是想嫁人了?”

    一群人哄笑,张大丫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,话题也没怎么被岔开,不少人打听起夏玖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许婆子压根不想说,扭头就回了院子,小杨氏想了想也跟着回了,剩史氏在那里说得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等到大烟再出来的时候,竟就坐实她把人拖进树林里这事了。

    说得好像真有那事,就是娇爷太弱了点,不太禁造。

    娇爷的小牛儿上了药,叉着腿一点都不敢合起,就怕不小心给蹭到。

    疼啊,又时不时会有点异样的感觉,太折磨人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到大烟的时候,总觉得小牛儿被一双手给捏住,完了就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情啊……简直哔了狗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,我炖了龙凤汤,你要喝吗?”光吃蛇肯定没什么肉,就跟鸡一块炖了,用了个牛掰哄哄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喝,怎么不喝?”娇爷咬牙切齿。“我还要吃肉!”

    吃蛇肉!

    好不容易软了一点,挪屁股的时候不小心裤裆碰了一下,一下又坚挺了起来。

    娇爷脸一下就黑了,尼玛咬屁股都好啊,为什么要咬他小牛儿?

    大烟看着使劲忍笑,没忍住,笑得直打颤。

    娇爷: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笑得多难看吗?人家女人笑的时候抖胸,你笑的时候是抖肩膀,一点女人样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大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,虽说一点都不大,可也不至于一点都不抖吧?

    瞥了娇爷一眼,自然是没娇爷般花枝招展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到了该回去的时候,不知许老三回来没有,打到多少猎物。

    一米八八的彪形大汉,想必很有能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