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章 堵着门不放
    娇爷张了张口,想解释点啥。

    可咋解释,说他小牛儿受伤了?可瞧这群骚老娘们淫荡的样,真说出来不得歪到哪去。

    难不成还要他把小牛儿掏出来,然后证明清白?

    娇爷黑了脸,心情糟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瞎嘚啵点啥,我家娇爷腿让毒蛇给咬了走不了路,我抱着他走咋了?”许大烟反驳,瞪了这群娘们一眼。

    一群老娘们就往娇爷脚上看,露出来的脚腕压根没事。

    不过脚腕没事,不表示腿上没事。

    腿让毒蛇给咬了这事可大可小,越是使劲走路毒就越散得快,倒真是不太适合走路。

    可农忙过了,一群人闲得蛋疼,总想八卦一下。

    伤着哪了?有人问。

    许大烟一本正经地说是伤着小腿,问要不要撸起来看看。要换成是乡下的糙爷们,谁都嫌弃不乐意去掀。可娇爷人比花娇,不看白不看,说不准那腿跟脸似的,也是白白嫩嫩的咧。

    “滚,都给我滚,不许碰!”娇爷急了,一手搂住许大烟的颈脖子,一手伸出去打人。

    一群老娘们面色讪讪,悻悻地收回手,哪里好意再占人便宜。

    许大烟忍笑:“行了,别激动,中毒了就老老实实的,越激动毒越散得快,趁着现在还不太要命,赶紧回去找夏爷爷给你解毒。”

    夏玖瞪了许大烟一眼,认定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点,想让我中毒死了你好改嫁是不?”不过夏玖自然不会去拆破,心里头记下了这笔账。

    村民还算淳朴,听着也赶紧劝说,让大烟快点去找大夫。

    大鱼镇四周环山,几乎每天都有人被蛇咬,运气好的遇到没毒的啥事也没有,毒轻点的放点血也没多大事,运气不好的遇着剧毒的,来得及救的也得去掉半条命,来不及的就是个死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不知道夏玖被蛇咬了小牛儿,就是知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人方便的时候被咬的,去年前面村子就有个妇人蹲大坑被蛇从后面上来咬了屁股,运气好不是多毒的蛇才没事。

    只是等许大烟抱着人走了,又忍不住八卦上。

    “瞧那样说不准真是让毒蛇给咬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是怎么被咬的,说不准在是在山上干点啥的时候被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是被蛇咬了,白白的,没瞅着哪发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反正不管是什么,认定了两人打了野战。

    许大烟把人送回去,出来再听到的就是这么歪的,偏偏人还伤着那个地儿,有种跳到河里也洗不清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误会了也没啥,反正要的就是误会。

    回到藏东西的地点,东西还好好放在那里,这块有点偏僻,没人闲着没事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把蛇身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比拇指粗点的蛇,扒了皮以后其实剩多少吃的,只是这种蛇很补,扔了有些可惜,不如拿回去给娇爷补补。

    小牛儿被蛇咬,估计以后撒尿都会有阴影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她哼着小曲儿,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村口第一家就是许家,回去的时候难免会遇上,毫无意外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婆子坐在院子里等许老三打猎下山,刚许大烟抱着夏玖进村不是没看着,只是连眼皮都欠抬一下。

    这会见着挑着一担东西回来,立马就打开院门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死妮子你想上哪去?”这老大一担东西得花多少银子啊,小簸箕上装的点心,连她这老婆子都没舍得买来吃。

    一时不察,导致后面的箩筐被抓住,大烟不得不停下来。

    瞧许婆子一脸贪婪,心里头腻歪得不行,这许家要是村里最后一家多好,偏生就在村头,出村进村都得路过。

    “你别瞎动,这是别人的东西,跟我没关系。”眼瞅着许婆子朝小簸箕伸手,大烟赶紧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里头装着娇爷的零食,哪能让许婆子给抢了。

    许婆子也不认为这些东西是大烟的,可挑着东西回来的是大烟,不从中得到点好处哪里乐意。

    反正东西不见了跟她没关系,找大烟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这鞋子看着倒是不错,正好合我脚。”许婆子拿了只鞋子,二话不说就套自己脚上去,还用力踩了踩。

    这速度快的,许大烟都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什么人啊这是,简直了。

    耳朵听到院子里传来脚步声,扭头一看,史氏冲了出来。许大烟眼角狠狠一抽,抓了另一只鞋子扔地上,又把许婆子给推一边去,赶紧挑起担子跑路。

    力气她有,放下担子痛扁这俩一顿也行,就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舍去一双鞋子,能省点事,其实也不错。

    史氏就是闻着腥味的猫,不捞点好处哪里乐意撒手,一边追一边喊:“死妮子跑啥,快让四婶看看你都买了啥……快回来,我给你沏糖水喝……你她娘的站住,别给脸不要脸……”

    许大烟挑着东西跑,还得防着会不会有东西掉下,自然没史氏跑得快。

    可偏偏夏老大夫家与许家隔得不远,不过眨眼的功夫就进了门。

    进门把担子一撂,回头把门堵上,正好把人堵门外。

    史氏气得要死,使劲推门:“死妮子你让我进去,看看你都买了啥,没人笨成你这样的,买了东西往别人家挑,听话赶紧把东西挑回家。”

    一担子都好东西,随便拿一样都不亏。

    其实史氏也就二十三四岁,比大烟大不了多少,仗着辈分大倚老卖老。

    许大烟不吃她这一套,堵着门不放:“买了啥也跟你没关系,这是别人的东西,想要就拿银子来。”

    别以为她没看到,许婆子跟小杨氏树底下瞅着,门一开准全来。

    是不是别人的东西,他们压根就不理会,只要这东西还在她手上,他们就不会放弃占便宜,反正有她填这窟窿。

    以前单氏不知,没少吃过这亏,不得已把嫁妆也填了。

    东西虽然都是她买的,却不想让许家给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史氏心里头不得劲,许婆子得了双鞋子,她啥也没得着,想着拿块点心吃也行。

    夏老大夫瞅着两大筐东西也呆了好久,见史氏一个劲地推门,啥也不说帮忙把东西给送屋里头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