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章 娇爷很受伤
    手脚都在哆嗦,几乎连站都要站不住,除了便宜这死女人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许大烟比划了一下,果然男人的这玩意与身高成正比,一米八零身高的人就是再瘦,这玩意看起来很很是可观。

    于是很大方地,就帮忙把蛇头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牛儿终于得到解放,夏玖仔细看了一眼,然后一脸生无可恋,闭眼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都被咬穿洞了,却感觉不到疼,肯定是坏了。

    许大烟伸手一抄,把人给抱了过来,疑惑道:“这蛇虽挺毒的,但不能这么快就毒气攻心啊?”

    疼晕的也不可能,这蛇毒有麻痹神经作用,这会肯定是不疼的。

    夏玖睁开眼睛,伸手:“把刀给我,我要自杀。”

    许大烟问:“自杀就算了,你挥手自宫吧,好歹留条命。”

    夏玖白眼一翻,就想晕死过去,可虽感觉有点发飘,就是没有要晕过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刀拿来,爷要去死!

    “要jj还是要命?”许大烟拿刀比划了一下,忍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牛儿在人在,没了小牛儿爷也不活了。”夏玖梗着脖子,可能是觉得小牛儿真没救,所以一脸的绝望。

    许大烟用小刀拍了拍,鄙夷道:“长得跟小牙签似的,还小牛儿,你咋不说大象咧?”

    夏玖心想,要是小牛儿有救,非得干死这女人,让她知道小牙签跟小牛儿的区别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呜呜~

    眼泪一下子流下,好悲伤。

    许大烟:……

    好吧,看在娇爷那么可怜的份上,就不逗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咬着,一会我帮你祛毒,伤在这地方肯定很疼。”许大烟随手捡了根树枝递过去。

    夏玖看到树枝就僵住,瞪大眼睛一脸惧怕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许大烟敲了敲他脑袋,提醒:“咬着。”

    咬你大爷!

    夏玖别过脸,现在看到树枝就怕,总觉得那是蛇来着。

    “快点咬,你的小牛儿再不救的话,真得成死牛我跟你讲。”许大烟又敲了敲他脑袋。

    “还有救?”夏玖一脸狐疑。

    “就说你以后想蹲着撒尿还是站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站着。”

    “咬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!”

    娇爷很任性,宁可咬自己的胳膊也不要咬树枝,大烟瞅了瞅那条死蛇,倒也能理解娇爷的心底下的阴影面积,叹了口气把树枝给扔了。

    这蛇毒不会立马要人命,但也不能拖久了。

    解毒的药她没有,但她有灵力,将毒逼出来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过程粗暴简单,毒从哪里进去的,就从哪里逼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地方不太美妙,对于中毒的人来说这过程太过酸爽,疼痛中有着一股玄妙之赶,简直了。

    娇爷是个很羞涩的处,内心是无比拒绝的,简直哔了狗。

    好想把裤子提起来,然后让自己去死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许大烟一脸严肃,心底下也是严肃的,没有丝毫的歪念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本正经的样,却让娇爷有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抓着爷的小牛儿,却叫爷别动,叫爷情何以堪?夏玖内心渐渐崩溃,然后……破罐子破摔,让身体顺着感觉来,不管了。

    噗~

    两道黑红的血液喷射而出,其中似乎夹杂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许大烟只是狐疑了一下,并没有太过在意,剩下的灵力不多,还要给医治创伤,根本顾不上别的。

    等好不容易把受损的地方修补好,灵力也透支了。

    这伤总算好了大半,剩下的敷十天八天的药就行。

    其实等许大烟灵力恢复,再给治疗一下,顶多两天就能好,只是看娇爷的样子,估计不会再想让她帮忙。

    “行了,回去吧。”抹了把汗,打算回了。

    娇爷忐忑道:“还能用不?”

    许大烟有些反应不过来,顿了一下才回道:“应该行吧,没伤到根本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晚了一点,娇爷心不自觉吊了起来,总觉得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疼啊,跟断了似的。

    麻痹了的时候觉得已经没用了,现在终于感觉到疼,却又觉得肯定被咬坏了,以后说不准就不怎么管用了。

    心里头七上八下,怎么也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还能走不?”许大烟瞥了他一眼,估计是疼了,那玩意一直中着没消,两颗血珠子一颤一颤的,要掉不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娇爷仔细看了一眼,小心把裤子提着,试着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疼,钻心的疼,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“走不动。”娇爷一脸可怜兮兮,面上还挂着泪珠子,一副被人蹂躏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错,被蛇给蹂躏了。

    瞅了那没了脑袋的蛇一眼,要不要拿回去给他炖汤补补?

    “你捡它干啥?”

    “这蛇是公的,有两条鞭,炖了给你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!”

    说得咬牙切齿,身子都哆嗦了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许大烟叹了一口气,把蛇先放到一边,伸手把人抱起来:“走吧,我把你送外头去,等把东西藏好了,先把你送回去,回头再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夏玖不吭声,由着许大烟作主。

    其实内心很崩溃,撒个尿差点连小牛儿都被咬掉,这天底下还有比他更倒霉的?

    同时也认识到,山林里不安全,随时会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死女人天天上山,会不会有事?

    “到村口了,你是继续要我抱着进去,还是自己走?”许大烟觉得男人都是死要脸活受罪的,一个大男人应该受不了众目睽睽之下让女人抱着走,而且还是公主抱。

    夏玖疼啊,稍微颤一下都疼得要命,自然不乐意走。

    至于脸这玩意,能吃么?

    “少废话,赶紧走,动作轻点。”谁知道自己走着时候会不会不小心蹭伤小牛儿,毕竟还是肿着的,在小牛儿与脸之间选择,他肯定是选小牛儿。

    许大烟能说啥,碰到个不要脸的,她也很无奈啊。

    不过说实话,死要脸活受罪,娇爷也没错。

    果然刚进村子就碰到一群在树底下唠嗑的,一个个就跟闻着腥味的猫,舔着脸往上凑。

    “哟,你俩这是咋地了,咋还抱着走咧。”

    “瞧他俩这满身烂叶子,不会是钻树林里干啥坏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脸白的,说不准让大烟给造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